Thursday, May. 25, 2017

steroid oxy anadrol wiki you can find out more visit this website winny v cycle testoviron 250 side effects find more information imp source

当名人成为人道主义斗士

Written By:

|

2015 年 1 月 11 日

|

Posted In:

当名人成为人道主义斗士

名人做慈善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了,他们捐钱捐物,成立基金会,作为大使奔赴贫困地区。有的名人甚至已经走出国门,成为了国际大咖,比如作为联合国的大使去非洲难民营探访,甚至成为国际会议的参与者。当然,也有质疑声说他们是在作秀,但是考虑到他们的影响力,人们往往会觉得不论他们的动机是什么,只要真能帮助到人就是好事了。

然而,芬兰于韦斯屈莱大学的博士生Riina Yrjölä 在2009年的一篇论文中指出除了问他们是谁,做了些什么事情,达到了什么效果之外,我们还要关心的是,他们是如何做的以及如何再现了受助群体。这两个问题之所以很重要,是因为这些名人的事迹会通过媒体得到广泛的传播,从而影响了其他人的看法和行动。

想想我们脑海里的非洲吧。当我们提起非洲这个词时,你脑海里浮现的是什么?是夕阳,是大草原,是动物,还是衣不蔽体但笑容灿烂的孩子,顶着水桶的妇女?那幅被秃鹫盯着垂死小女孩的照片是否让你想象到了非洲的贫穷,那幅持枪索马里海盗的照片是否让你想象到了非洲的混乱?这些图像是否激起了你迫不及待的想将他们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的愿望?是否在你的脑海里你很难想象到非洲的高楼大厦,金碧辉煌?这并不是说那些照片、电影、图书都只是关于非洲的错误景象,而是我们要意识到人们的行动是和这些再现的方式紧密相连。

通过对有关吉尔道夫和波诺在非洲进行人道主义事业的报道以及他们自己写的相关书籍进行的分析,Riina Yrjölä 展现了它们如何再现了非洲,从中又蕴含了怎样的隐性暴力,并因此维持了西方对非洲的霸权统治。

这两位来自爱尔兰的歌星吉尔道夫和波诺已经是关于非洲事务最有名的代言人,从乐队援助计划(Band Aid) 到Live Aid 音乐会,再到慈善组织DATA(Debt, AIDS, Trade, Africa),他们一直在进行援助非洲的人道主义事业。他们为埃塞俄比亚的饥荒举办募捐活动,为推动减免非洲国家的债务和艾滋病救助游说西方领导人。他们的这些行动促使了非洲经济状况的改变,也给他们自己带来了无数的荣誉。他们被授予了大英帝国骑士指挥官的头衔,也曾多次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尽管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到非洲事务的决策中,但并不妨碍西方民众将他们视为非洲事务的代言人,并且认为他们所提供的是一个真实的非洲。

在Riina Yrjölä 看来,通过媒体上关于吉尔道夫和波诺在非洲进行人道主义事业的报道以及他们自己写的书,非洲的真实情况被两个相互重叠的时空话语构建出来。这两种话语作者称之为当代的地狱(Contemporary Hell)和永恒的家园(Eternal Home)。

在将非洲视为当代地狱这个话语中,它被描绘成一个充满了贫穷、饥荒、疾病和腐败的地方,而将非洲从这种糟糕的状态中拯救出来是西方国家的使命。对吉尔道夫而言,如果非洲不能得以拯救,那将是道德溃败的标志。而对于波诺而言,那将是违背上帝旨意的罪恶行为。除了道德感的驱使,吉尔道夫和波诺也将其视为一种政治策略。波诺认为非洲现在虽然不是反恐战争的前线,但很快就会。而通过援助非洲人民,能够使得他们消除对西方的敌意,这当然要比和对抗他们更好。而现状是西方各国在非洲做的事情太少了,这使得其他不注重民主、透明和责任的国家趁虚而入,他们通过金钱换取了对非洲资源和政治的影响力,这在吉尔道夫和波诺看来是一种巨大的危险。

另一方面,通过吉尔道夫和波诺在非洲的照片,展现出来的是一个没有痛苦和危险的非洲,一片平静美丽的土地,是永恒的家园。无需语言,只需通过照片的角度、灯光和内容,就能使得它们完全不同于拍自西方国家的照片,成为符号式表达。在波诺的书中,面无表情的男孩孤独的站在空旷灰暗的背景中,而在孩子们和波诺在一起的照片中,他们又显现出活力和生机。Riina Yrjölä 说这里揭示的信息是:隔离造就痛苦,欢聚带来幸福。也就是说西方援助者的到来能使非洲当地居民境况变好,如果放任他们不管的话,他们就会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

不管是波诺还是吉尔道夫,他们书中的照片都没有出现非洲人的名字,这些照片的目的不是为了解释真实的非洲,而是为了唤起读者的情感。这些照片中除了非洲人和他们自己,没有在非洲生活的其他人,比如阿拉伯人和中国人,也没有媒体中常出现的饥饿的孩子们、死人的尸体和种族灭绝的受害者,出现的大都是微笑着的妇女和儿童。这些照片展现的是一个平静甚至是静止着的非洲,人们过着像几十年前一样生活。

在吉尔道夫写的书中,没有照片是关于非洲的大都市的,没有高速铁路,也没有超市、豪车,或者任何能体现非洲国家过去一些年经济发展的象征。同样没有的是政治元素,比如议会和政党。这样一个没有现代化和政府机构的地方,就像是人类生活的前现代时期。对生活在西方现代国家里的人来说,这种复古的气息就像在呼唤你回家。在吉尔道夫的照片有的是出现在非洲的西方潮流和产品,比如贝克汉姆、可口可乐、饶舌音乐和艾滋病教育。于是,呈现在人们面前的还是一个被西方主宰的非洲。

最后,Riina Yrjölä 总结说通过这些名人的人道主义事业所呈现出来的是一个没有智慧和能力掌握自己的非洲,那里的人们等待着外界的救援,而西方国家因为他们所拥有的知识、资源和道德感,当仁不让的成为了拯救者。同时,这些再现还会影响到非洲人民对自己的认识,对他们的历史、现状和未来的想象,也就造成了一种对非洲人民的隐性暴力。在殖民时期,他们需要反抗的是显性的压迫统治,而现在他们又被召唤到了投入另一场战斗,这场战斗里的敌人是贫穷,是文盲,是落后。因而,从这个角度上说,这其实是一种殖民主义的延续。

这并不只是一个关于西方和非洲的故事。或许,我们也应该反思包括名人慈善在内的整个慈善事业、媒体报道和政策倡导,反思它们再现了怎样的农民,怎样的残障人士,怎样的孤寡老人,而这种再现中又包含了怎样的隐性暴力。

 

本文由深度中文网合作伙伴“NGO发展交流网”提供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深度关闭中文服务的公告
马骏:治理雾霾需用经济与金融手段
男男正传:那些在生命长河里的小人物大故事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