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 21, 2017

清华学生里除了学神,其他的都在干嘛?

Written By:

|

2014 年 12 月 24 日

|

Posted In:

清华学生里除了学神,其他的都在干嘛?

下面是706青年聚团队在11月22日周六晚上的青年聚活动,这次邀请了清华大学4个学生来分享了各自的经历和想法。

主持人:颜晓川

大家好,我是706的老朋友颜晓川,大家在清华的学习发展中心能看到我,我在那里做咨询师和讲师。大家可能还不熟悉706这个地方。用我的话说就是一群一些奇葩,或者是异类份子不安分的心才让他们走到一起成立了706。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706的起源就是源于这群不安分的人,他们在这个大学时代要找一地方讨论或是发泄一些大学里不能说的东西,因此12个年轻人筹资在华清嘉园做了一个青年空间,又因为那个二居室公寓的房号是706,所以就把706作为这个青年空间的名称。

我开始接触这群奇葩的小伙伴是因为我住在华清嘉园,我的房东说我刚回国也没有朋友,不如去706看看,那有好多有意思的人,所以我来到了这里,认识到了很多朋友。

为什么说他们奇葩呢?我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位706的成员,他叫葛旭,北大毕业,而如今他在北美卖茶叶,他要成为北美逼格最高的茶叶店。之所以说它逼格最高就是因为他买的不是茶而是逼格。就像星巴克来到中国让中国人培养起了喝咖啡的习惯,其实星巴克卖的不是咖啡,而是逼格,而葛同学也要在北美买这种逼格,让大家把喝茶当成一种档次。

另一位同学是大黄,他有N位女朋友,他把他们放到微信群里统一管理,最奇葩的事就是他有的时候把他的女朋友叫到一起点起一根蜡烛,围坐在在蜡烛边听他讲他过去的故事。

也许大家已经对706有了一些了解,现在进入今天的主题,你所不知道的清华人,现在有请我们今晚的嘉宾做主题分享,第一位嘉宾他叫做严丞翊。

第一位嘉宾:严丞翊

主题:未来交通创业:火箭与电动滑板车

1

可能大家对我还不了解,我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我在那本科学习的是物理,后来又去美国读研究生,在美国主要搞的是航空航天。我在国外因为做的是航空航天,因此对卫星火箭产生了兴趣,所以做了一段时间的卫星,进入到美国卫星发射中心,为全球定位卫星做了一些事,后来又开始做火箭,在做火箭的过程中参加了火星计划,在美国的火星模拟项目做了一段时间的负责人,带领几个美国助手搭建一个模拟火星环境的地方,按照着落火星后的方式生活了几个月。在美国接触到了很多坐火箭的团队,他们自制的小火箭可以发射到5公里甚至更远,因为兴趣我也开始接触到一些。后来因为签证的问题想回国,又不知道回国做什么,因此就给清华打了几个电话,申请到了清华的博士,我就来到清华,在清华带领大家搞火箭。可能国内的环境不像美国那样,我得到了国内好多人的关注,在清华搞起了自己的实验室,带领大家做火箭。我们的实验室全部是靠自己挑选的每一样东西,我们的火箭也在清华试飞了几次,但是做货架并不是我的全部。

我在做火箭的同时开始研究电动滑板车,它和普通自行车的区别就在于他轻巧、简便,在五道口你如果带自行车锁上也会被城管收走,在清华你如果骑自行车还要存车,风大也可能被吹倒。我的眼光着眼于当前绿色交通的前提,使用简单方便的代步交通工具—电动滑板车,能更加灵活,你可以随时随地携带,也不用再有存车的烦恼。

人类用腿行走了20万年,我觉得可以用滑板车与你的其他交通工具做到无缝搭接,你在北京即使有公交车,但是却不能随时随地方便的出行,拥挤,等车的烦恼困扰着大家。有了电动滑板车,你可以用最短的时间到达目的地,或者规划最短的路线。电动滑板车可以成为你的代步工具,同时它优于自行车,可以带着他上飞机,上公交,上轮船等等。以后城市规划当中可以单独给电动滑板车留出来专用道,让科技改变生活。

我这还配有一个眼镜,可以形成三维图形,帮你导航,让你选择最短的路线。玩酷出行-更科技,我已经在国内找到了几家合作伙伴,为生产操作性更好,行驶更加稳定的电动车努力。大家对我的创意感兴趣可以下来跟我单聊,谢谢大家。

第二位嘉宾:肖世泽

清华土木工程系的博一学生,校园创业咖啡厅“创+”的老板

2

大家好,我叫做肖世泽,作为清华土木工程系的博一学生,我今天的主题是:好好学习与不好好学习。

和学习相比我更爱创业,因此打算休学,因为总不去做实验,已经被导师下了通缉令。其实创业的梦想还是在开始上大学的时候看到许多贫困地区的孩子吃不起午餐,我们就开始发起为贫困地区的儿童捐午餐的行动,为了筹钱我们开始筹办了公益社团“粉刷匠”,就是我们帮他们宣传,他们卖出去商品我们有提成,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努力,我们筹集到了8000元钱,为贫困地区的儿童争取到了一个学期的午餐。

也许就是从这件事情后,我开始想着自己创业。其实觉得我是个不太会生活的人。但是我认为有梦想就是生活,梦想是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后来有机会到几个大的团队实践,看到了创业过程中的问题,就想着帮助许多刚刚创业的人解决刚刚创业中存在的困境。于是就成立了校园创业咖啡厅“清华大学创+青年创业空间”。在这里许多刚刚创业的人可以交流,我们也可以帮他们找到猎头,找到资金和其他的资源。

我创办咖啡厅的不是为了收钱,只是为了给大家提供这样一个场所,在这里大家可以交流,帮大家解决创业过程中存在的许多问题。许多刚刚起步的创业团队,可以在这里资源互补,进行资源的优化配置,使之更好的发展。

这就是我的故事,也许大家觉得咖啡厅老板的身份有点和我不一致,但是我觉得我是一个有梦想的人,创办一个地方,让更多有梦想的人在这里实现梦想我很开心。谢谢大家。

第三位嘉宾:孙梦璠

清华大学《清新时报》总编辑

3

大家好,我叫做孙梦璠,是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1级本科生。我今天的主题是:媒体(人)的“节操”到底被谁吃了?作为一名被大家认为的“文科狗”和段子手,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当记者的感受。作一名记者其实是很辛苦的,经常写稿子到深夜。另外我想和大家说说媒体人的节操都哪去了。

首先,现在的社会环境下,新闻无非是做大家不知道的事和大家没想到的事,大家不知道的事则包括抢速度的“新鲜事”和拼深度的长报道。现在的传统媒在速度上远比不上新媒体,已经丧失了速度优势。另外从深度上来说,而微博等社交网络平台的发展,诞生了大量的自媒体人,又让传统媒体的发展空间变小。所以有些媒体在速度和深度中摇摆,只能通过创造新闻来博人眼球。

《清新时报》写的一些深度报道,在阅读量数字上处于劣势,但最近我们写了一篇比较简单但有话题性的新闻《清华不再与北大和动物园同时供暖》之后,两天阅读量达到3万,微信粉丝突增。媒体要生存就要得到反馈,创造影响力。大家认可的都是什么我们就要做出什么。我们把其实一段导语就能表达清楚的内容——清华将不再和北大、动物园同时供暖,给拉长成一篇文章。我们采访了学校和海淀区的相关的负责人,结合了一些边角资料,把一块布扯成纱,一眼就能望穿里面,虽然信息量不大,但是大家爱看。有的时候也是无奈之举。

后来我去公关公司实习,发现公关公司基本就是把媒体和企业拉到一起的中介,大家各取所需,形成一个利益链。企业想要发展,想提高知名度,想上报纸,因此就请来公关公司宣传;记者一方面有新闻可报,一方面可以拿到车马费。在这种利益链条下,像之前21世纪网的事儿,别对节操抱太大希望。而且,即使记者媒体报道了,每天可能有几百万的新闻,这几百条公司新闻根本不能起到什么作用,更别提帮企业提高知名度了。企业想要的可能主要也不是对真正的潜在客户的宣传,更多的是以后能说:我们企业曾经上过某报,被某台采访之类的。

最后真的请大家理解一下新闻狗,我们有的时候忙乎到凌晨3点多钟,回宿舍的路上很冷,但是我们坚持要把《清新时报》做成独立、有思想、有深度的校园观察家。谢谢大家!

第四位嘉宾:杨玉铭

清华大学藏文化与藏传佛教艺术考察队队长

4

大家好,我叫做杨玉铭,我今天的主题是:德令哈赤字的藏地情缘。作为一个清华建设管理系的文艺工科美男子一枚,我在这里还是比较有压力的,因为前边的都是我的学长学姐,我作为一个学弟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些我这几回深入藏区的感受。

我是青海人,在我们那个地方受3股文化影响,分别是汉文化、藏文化和伊斯兰文化。我觉得藏文化的魅力是无穷的,他的底蕴是其他的文化无法比拟的。我正是源于对藏文化的热爱所以深入藏区,去拍反映藏文化的纪录片。我要把这种藏文化的大美带出来给大家分享,大家看过我前边放的录像,相信也觉得藏文化很绚烂。

我们藏文化与藏传佛教艺术考察队来到西藏的塔尔寺看到了许多外人看不到的东西,后来我们又来到了四川阿坝壤塘县探寻藏传佛教觉囊派,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藏文化。

在藏哇寺,藏传佛教觉囊派第四十七代法主健阳乐住上师和僧众热情的接待了我们。我们和他们一起学习,记录他们的生活,看到了藏哇寺佛学院的学僧们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不问世事,他们在佛学院学习的更多的是文化。

他们的课程有五明,即声明、工巧明、医方明、因明和内明,只有最后的内明才是佛学经书,前边的都是(声明 研究语言和名、句、文身等如何构成的学问。工巧明,商业,农业。医方明 相当于现代的医药科学和医疗技术。因明 印度逻辑学。)所以在那里我们看到虽然是落后偏僻,但是藏传文化却熠熠生辉。

我们通过摄影机记录下了许多场景,学僧们学习之刻苦,为僧之清净,辩论之激烈给大家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我们在与他们的相处中看到了许多特质,这是我们身上所不具备的,更使我们对于觉囊派和藏哇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藏区还有许多像藏哇寺这样的寺庙隐藏在藏区的角落里等待我们去发现,去记录,这也是我之所以想拍纪录片的动力所在。

为了支持佛学院的继续,健阳乐住上师还创办了唐卡学校,把寺院中传承的唐卡艺术无私地传授给这里的孩子,不仅作为一项安身立命的技能,同时希望孩子们能从唐卡这种佛教艺术的学习中锻炼心智,提升自我。唐卡学校一经创办,便吸引了大量当地牧民家的孩子,随着学员的增多,又开设了藏医学等课程。9月10日 我们还有幸邀请到了健阳乐住上师从四川阿坝藏区来到清华大学与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教授 共同就“艺术与宗教”展开对话 ,通过这次活动是我们把西藏文化引入大众视野 。

这就是我看到的藏区,也希望大家有机会走到西藏去体验藏文化的魅力,谢谢大家。

本文由深度中文网合作伙伴“706青年空间”提供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为文艺青年一辩|一千零一夜·活动总结
潘绥铭:如何看待性骚扰、约炮和一夜情?
带着旅行的心,走到哪里都是风景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