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 27, 2017

久拖不决的搬迁:蓉城老厂棚户区改造背后

Written By:

|

2014 年 12 月 21 日

|

Posted In:

久拖不决的搬迁:蓉城老厂棚户区改造背后

10月20日深夜,从超市下班回家的徐虹在自家楼下遭遇抢劫。

大约十点半左右,她刚跨入单元门,一道黑影倏忽闪出,捂住她的嘴,以刀相逼,随后抢走她的挎包与手机,逃之夭夭。

案发当晚,徐虹一夜难眠。事发多日后,她仍是惊魂未定,“以前最多是小偷小摸嘛,持刀抢劫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

翌日,徐虹向厂方迫切地表达了尽早拆迁的愿望,却依旧没有得到明确答复。本已启动的棚改进程眼下因厂方的拖延搪塞陷入停滞。小区内的种种问题一如既往地严重困扰着住户生活,使他们对厂方的不满情绪日渐发酵。

老厂家属区之殇

Untitled

7436厂家属区一角

沿锦江区的菱窠东路前行,步入位于小径尽头7436厂家属区时,两侧破败老旧的低矮楼房与大片平房使人恍然有时光倒流之感,与伫立四周的广厦高楼形成鲜明对比。

7436厂原为成都军区的军工企业,主要负责军用汽车的修理保障工作。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家为保障军队顺利进藏在成都组建该厂。“(政府)依靠川藏线给前方运送枪支弹药,当时汽车团的汽车大修都到我们厂来修。”提及往事,老工人殷师傅记忆犹新。战时,为使损坏的军车第二天就能投入使用,工人们通宵达旦加班抢修。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期间还曾连续三天不睡觉工作以支援前线,为我军的运输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

2001年,工厂被移交给了中国蓝星公司(今中国化工集团公司),家属区留存至今,居民以退休和下岗工人及其亲属为主,约有3000多人。

2

家属区某住户室内屋顶

小区平房以木质结构与干打垒砖木式结构房屋为主,大多建于上世纪中叶,年久失修,损坏情况严重。好几位居民都有差点儿被房上落下的抹灰或木片砸到的经历。平房居住面积狭小,最大的为31.25平方米,最小的仅18平方米。

每逢雨天,住户们更是苦不堪言,五十多岁的女工胡芸(化名)描述道:“一下暴雨就漏了,风都把那些搭上去的油布吹垮了。”居民们总会修整房顶,但只是勉强维持,以缓解“大雨大漏,小雨小漏”的困境。天长日久,房内受潮痕迹十分明显。

在基础设施方面,家属区从周一到周六分早中晚三个时段供水六小时左右,只有老人逝世或哪家办喜事时才全天供水,如此情形,市内罕见。七月中旬,成都市卫生局监督人员对当地二次供水系统进行检查时还发现:该系统无卫生许可证,工作人员没有健康证。居民生活用水的水质没有合法保障,这一问题至今未被解决。此外,平房区室内无厕所,只有三个公厕,且其中一个屋顶漏雨。

小区的安全与治安还存在不少隐患,如天然气管道问题,今年八月,厂里一位离休干部因管道爆炸手被烧烂。十月初,因天然气管老化破裂,燃气大量泄漏,所幸由于发现与处理及时并未爆炸。“地下哪里扭断了(指天然气管道),几十年的东西,一崩了,不得了啊,这埋了个炸弹啊!”居民徐明(化名)对深度记者如是说。

3

居民在家属区悬挂的针对水质问题的抗议标语

另外,社区工作人员称,小区虽有消火栓,但实际上没有水。更糟的是片区无消防通道,一旦发生火灾,消防车无法到达相应地点。目前,小区消防器材都已超出使用期,住着87户居民的后二门内片区甚至没有任何消防器材。

至于治安方面,家属区区原本盗窃案多发,大家早已习以为常,“摆龙门阵”(四川方言,意为“聊天”)与打麻将时还会当做谈资和,相互提醒,徐虹家之前就失窃过两次。可是,小区出现劫案还是破天荒,从小住在这里的居民和处理案件的警察都觉得不可思议。

住户们急切地期盼着居住环境能得到改善,在2013年,政府棚改工作的推进终于向他们投来一道曙光。

一波三折的棚改

4

家属区内模拟搬迁工作程序示意图

7436厂家属区问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国有企业改制的遗留物,片区在移交给中国化工后即为央企下属的棚户区。2013年7月12日,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快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首次将央企棚户区明确纳入棚改规划[1]。《意见》要求居民住房条件要得到明显改善,基础设施水平提高。基本原则中要求“政府主导,市场运作”,政府发挥组织引导作用,在政策与资金方面给予支持[2]。此后,央企棚户区改造成为政府工作重点之一。

事实上,早在当年3月16日,厂方就以“中车汽修集团7436工厂”的名义向政府呈文称:“我企业由于经济发展受限及产业结构调整改制等诸多因素,无力单独实施拆迁”,建议政府牵头将企业家属区纳入改造计划。

9月,原7436厂人大代表黄屏生,职工代表严奉安及一些老工人致信成都市长,市委书记和中国化工总经理任建新,介绍了片区现状,希望棚改工作尽快实施。

11月13日,时任成都市长的葛红林与区委书记一同前来视察。葛市长认为,这里的环境比成都市有名的棚户区曹家巷还差,同时表示资金不成问题。他还对周书记说,如果区上资金有问题,市政府可帮助解决,并指示区政府尽快改造。工厂棚户区职工搬迁改造促进协会(以下简称“促协会”)很快组建了起来,具体环节遵循近年成都市推广开来的“模拟拆迁”模式。

这一模式按“意愿调查——模拟拆迁——项目实施”这几个步骤进行,主要做法为:当地居民自愿申请拆迁改造的同意率达到相应比例后,即启动模拟拆迁,随后进行预评估、安置补偿方案制定、签订协议等步骤。如果协议签订率达到一定比例,就开始正式拆迁[3]。但只有改造同意率达到95%时,模拟搬迁才会继续[4]。

今年1月2日,小区民意征询工作正式启动,短短五天内同意率就达到了95%以上[5]。但三月份后,中国化工方面却又突然插手棚改。

据黄屏生所述,厂方于5月20日以工厂名义发函到区政府,要求棚改由中国化工操作,但对市政府要求的有关搬迁计划、实施时间、资金来源等安排一直不作书面回复;对居民则采取拖延敷衍态度,不告知具体计划。此后,棚改再无进展。

在此期间,居民和厂方的矛盾日益激化。住户对中化方面缺乏信任感,坚持要求政府主导拆迁,反对企业干预,厂方过程中的若干举动加剧了这种不信任感。

八月之前,居民们向中央国资委、中纪委、中央巡视组等写信反映小区的问题。促协会还印制了抗议标语悬挂在小区表示对厂方的不满。这些措施都未能取得实际效果,信件也石沉大海,渺无音讯。居民们愤怒之下在八月末向市公安局提交游行申请,打算通过这种方式表达诉求,但未获通过。9月9日,锦江区政府在人民网上就此问题回复说,政府对中化方面“自主改造”的意愿多次开会研究,目前正协助企业落实改造计划[6]。

时至今日,本该按步骤进行的进场评估工作仍未开展,此时距民意征询工作完成已近十一个月有余。一位居民代表告诉深度记者,今年九月份她向企业询问情况,对方声称九月进场却并无动静。后来,公司又说国庆节时进场,也没有落实。

目前,棚改依旧停滞,公司方面没有明确解释棚改迟迟无进展的原因,居民们对中化方面更加不满。

旧怨新愁

5

家属区内一角

2001年,7436厂本来面临破产命运,多数工人反对移交,一度与厂方发生激烈冲突,厂领导被打,办公室被砸,公安部门多次出警[7],局势相当混乱。又因厂方推行“低成本减员”政策,工人们甚至两次包围成都军区机关请愿。

厂里原来的轮胎工人张雷(化名)提起往事不悦道,蓝星公司当年讲过不少好话,说不让工人下岗,但还是把他们推向了社会。十多年来,家属区渐渐变成一块弃置之地,居民与中化方面的矛盾加深。

现任厂长八年来一直在外办公,与居民隔阂日久。小区无专门的物业公司管理,虽然家属区里有厂方专管小区的办公室。可根据社区工作人员的说法,他们的主要做的就是收取水费,电费和小区商铺租金,“除了收钱,啥子都不做”。

厂方从未改善过房屋与基础设施。小区道路2011年以前本是泥土路,是由社区出钱进行了路面硬化与平整。在供水问题上,居民们在四月和厂方交涉过,强烈要求每天二十四小时供水,厂长却让水工照常停水。住户闻讯更加愤怒,一名男工威胁工人:“你要敢关水,老子打死你个狗日的。”还有居民威胁要砸水房,双方发生激烈冲撞,一度惊动属地政府。小区的安全问题厂方也并不重视,不设保安。

“他们接管我们以后,十年当中,可以说基本上没有投入一分钱进来。”退休工人肖师傅激动道,尤其让他感到没有人情味的是,离退休老工人有人逝世后,厂方既不出讣告也不送花圈。

另外,因厂方撤消了党支部,致使当地四百多名离退休党员十多年没过党组织生活和开会。年过八旬的李师傅在厂工作了三十余年,党龄有数十年之久,谈及此事时泣不成声。“年轻的时候是党员,为国家做贡献。到退休了,老了,你把支部取消了,没得人过问。”老人孤身一人住在平房,生活艰难,他对中化方面全无好感,“对于蓝星(指中化方面)集团,我们绝对不相信他”,他反复强调:“我们只相信政府”“让政府做主”。

老人的话代表了大部分居民的心声。“政府要来搞,他(指中化)说他搞,结果他又不搞……就一直在拖。好多职工真的都有点儿灰心了,很恨蓝星集团。”担任促协会代表的殷师傅说,“他没得群众基础,他来搞也很困难。”

小区居民收入普遍较低,只有棚改能使他们有机会住进新居。以刘芳(化名)为例,她在超市做库管,丈夫以上午送报纸,下午送牛奶为业,两人月收入共有三千多元,并无余钱购房。对余日无多的老工人而言,新居对他们的意义更为重大。黄屏生曾就此对区委书记讲:他们是跟党,政府及我军几十年的群众,应加以善待。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住到那种地方,又会作何感受?

后二门内片区的居民盼望拆迁的心态更为急迫,他们所在的土地早已被出售给了佳宏房产公司。可去年公司对居民称:片区拆迁事宜归厂方负责,三年前企业已向厂方支付了一定的赔偿资金用于安置居民。但是,这些住户未被迁走,居住环境也没有改善,厂方承诺这次也会对他们进行拆迁,但同样没有进展。

谈起对策时,一直为棚改事务奔走的严奉安老人很无奈。“有人就喊,要游行,施加压力,要静坐。”然而,他不希望大家采取违法行动,而且这样可能会影响老住户的身体健康,居民们只有茫然地等待。11月20日晚,促协会开会就当前情况进行商讨,鉴于厂方前不久又表示11月底会进场,大家决定再等10天。

“这里每一块砖都有我们的血汗。”一次在户外交流时,肖师傅感叹道。他说,从十月份开始,已有住户不交水气费以示抗议。但停滞的棚改究竟何时能启动,谁的心里都没数。

 

 (本文中部分受访者人名为化名) 

深度中文网 西南站  

 

[1] 《明确今年棚改目标:至少470万户》,凤凰网财经频道,2014-8-5:

http://finance.ifeng.com/a/20140805/12861225_0.shtml

[2] 《国务院关于加快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意见》,中国政府网-公文公报,2013-7-12:http://www.gov.cn/zwgk/2013-07/12/content_2445808.htm

[3]《成都“模拟拆迁”将权利和权益还给群众》,新华网,2011-9-29: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1-09/29/c_122107655.ht

[4]《成都经验:“模拟搬迁”》,成都晚报,2014-9-11

[5]锦江区狮子山街道菱窠社区微博,2014-1-8

[6]关于7436厂家属区棚改的留言及后续回复,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 http://liuyan.people.com.cn/thread.php?tid=2669340

[7] 《浴火重生——素描丹齿零部件有限公司总经理贺圣国的齿轮人生》,中国化工集团公司官方网站-人力资源-全球化工人,2012-11-01:http://www.chemchina.com.cn/portal/rlzy/qqhgr/webinfo/2012/11/1352359783251012.htm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消失中的麻风村
大学生党员,路向何处?
“我是给京剧打工的” ——专访民间京剧爱好者刘鸿麟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