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 21, 2017

杨炜乐:离开公益如是说

Written By:

|

2014 年 10 月 25 日

|

Posted In:

杨炜乐:离开公益如是说

在一次黄油青年会议上认识杨炜乐,他是讲者,那天的主题是“折腾大学,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冲突”。炜乐讲了自己在大学期间做过的很多公益尝试和最终的职业选择。他是91年的,福建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大四学生,市场营销和社会学双学位。目前已经拿到游戏公司的offer,毕业之后去杭州工作。他挺有意思,讲话兼具缜密的逻辑思维和人文情怀,我很好奇他如何在被称为“社会毒瘤”的游戏行业和他热爱的公益事业之间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平衡点,于是又约他,我们在北大光华学院的小咖啡馆愉快地胡扯了一阵。

Q:大学的市场营销的专业是你自己选的吗?这是你的兴趣所在吗?

A我刚进学院没有专业,是之后大二自己选专业。我其实不喜欢金融,不小心高考考太好就报了光华,其实自己对于怎么赚钱和资本运作的都没兴趣,我对跟人有关的行为感兴趣,而营销就是研究人的行为。这个专业在我们院很冷门,因为人很少,我觉得进去能和老师多接触和交流。但别人会觉得你是个loser,只有理性思维不够数学学不好的才会去选这个专业。实际上我觉得选了最适合自己的专业。

Q:还辅修了社会学?为什么?

A那是大二下,因为选择了市场营销,还想学一些相关的比较基础的东西,都是研究人的行为,我同样对社会学感兴趣。另外我觉得如果来了北大,不学学优质的学科很浪费,所以选了它。我真的很喜欢这个专业。

Q:讲讲你大学时候折腾的事儿吧,可以按照时间轴说。

A大一的时候知道的信息不多,除了没参加团委,别的学生会和社团啥的基本都参加了。所以我大一上成绩不好,当时还自己搞了一个小小的话剧团队,参加比赛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选择参加的社团一部分是基于兴趣,另一部分是想可能对我的未来有帮助。

Q:还自己编话剧,文艺青年啊!

A其实我高中是豆瓣青年,大学就没有那么文艺了,很少花时间在音乐影视书记的观赏和评价上。写东西完全变成了吐槽,觉得也挺悲哀的!

Q:接着讲讲大一之后的折腾吧,每个大一新生都会加一堆社团,最后好像都退了。有什么是你一直坚持做下来的吗?

A其实那也是一种探索。我加入TECC(科技教育交流协会)一直呆到现在,它是一个公益社团,最早是清华做的,主要工作是去中国西部的一些小学,给那里的老师做教师培训。我在项目创新部,刚进去就跟这一起做了一场Brain Storm来解决实际问题。我喜欢带着批判视角去解决问题,和这儿的人臭味相投,部长就是一个特别喜欢创新和反思的人。所以我们经常一起探讨和挖掘项目本身存在的问题,试图找到切实的解决方案。一整个学期都是那种氛围,特别激励我,后来我就留下了。

Q:你觉得这个公益组织和其他的公益社团有什么不一样?

A它很强调创新,一般学生社团很少有专门的创新部改革部。即便TECC的项目已经发展十年,但是我们还是会去思考项目存在的问题,力图做到更好。而且它非常理性,大部分高层都是男生。大家不是用很感性的力量去做事情,而是想真的做出改变和实际效果。它很客观,不会因为受那些很温暖的煽情的东西去做事情,而是理性有原因的,比较踏实。在现在的大环境里有这种态度挺难得的。

Q:能具体跟我说说你们办的一个公益项目吗?

A大一暑假,我自己带队去甘肃,我是协会创建以来最年轻的领队,团队成员几乎都比我大,也都是大学生。当时我们去当地给小学老师做英语和计算机的技能培训。这之前,我们自己做了备课,也在北京和专门研究教育的老师们取经。去之前,其实当地的学校有自己的培训,但是非常死板,大多为了应付教育部的安排。我们的方式是非常平等的,一对一,每天都是教到会为止,培训效果也比较好。我们切实让他们学到一些技能,这些机会对于他们之前来说是不可能的。最后我们做了问卷反馈测试培训成果,发现教的那些计算机的操作他们基本都学会了。做英语培训的最后我们会让老师自己设计一堂课。

Q:你们和当地的老师交流多吗?他们都跟你们聊什么?

A挺多的。老师们会倾吐很多负能量,他们讲自己在那种小地方无受到到尊敬,很无助。当地教育资源匮乏,孩子们大多是留守儿童,老师遇到问题无法和家长交涉,只有爷爷奶奶,却也老护着孩子,家庭教育这部分是缺失的,当地政府对小学老师也不重视。我听完这些,想想觉得我们做的事情真的有意义,另一方面也在想如何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好更大。后来我就要求志愿者们更多地去和老师交流沟通。他们很想有人和自己讲话,我们对他们的鼓励和肯定对他们来说是非常有帮助的。每次下课我们都会去和他们聊聊天,分享生活,鼓励他们。有时候我们专门空出一个下午,放有趣的电影给他们看,他们笑得特开心。我们虽然不能在这里呆很长时间,但是还是可以在短暂得时间里做一些让他们开心的事情。这个项目最后,我们还采访了3个老师,把他们得的故事带回来,让更多人看到并了解到他们的生活。

Q:除了去西部做培训,你们还做别的类型的项目吗?

A我在TECC的第二年做了个新项目,:我的名校公开课。那时候这个东西正在流行。我当时就想,我们自己拍摄,但是不是让老师来讲,而是让大学生讲。因为我觉得很多大学生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关注的有趣的领域,也有讲课的能力。我想录下他们的课程,把这些东西带到西部去,通过视频传递这些优质的内容。那时候还没有MOOC(视频公开课),我们项目的缩写恰好是MOCO。当时这个项目做了一年,我自己没有讲,因为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硬知识和大家分享。我们录了简单的经济学概念,手语课,趣味知识,飞机为什么会飞。都是比较有趣味的身边日常知识。但是我们每学期只能录5,6期。因为成本高周期长。最后制作和发放有脱节,所以并没有真的如预期拿去给很多学校。

Q:听说你也加入过做公益咨询的Ijoin,在那儿具体做什么工作?

AIjoin是我大二时候加入,当时它刚成立半年,是个类似于社会企业的东西,小的咨询公司,虽然不在校内但主体成员是学生。加入之前有个伏笔,大一参加了个公益讲座,有个嘉宾说了一句话:你们光华的学生应该用你们的知识去做公益。这很触动我,我可能不擅长去一线教小孩和老师,但是我有一些专业特长,可以用这些知识去帮到别人。我刚好看到IJoin在招咨询师,帮助NGO更好地运作,提高他们的管理效率。我就觉得很兴奋,虽然我不喜欢我的专业,但这些知识在这里是有用的。刚好那学期我在学组织与管理的课,刚好学完就能用到项目上去。

Q:具体帮什么组织做了咨询?解决了什么问题?

A大二上帮一个特老牌特传统的NGO作咨询。这是一个大妈级别的组织,做助盲的。我帮他们做流程规划,组织转型。他们之前就是一个小团队在工作,没有很具体的分工和规范。我们帮他们确定分工,梳理流程和架构。其实我还做了很多沟通的工作。因为刚开始除了一个团队的负责人有先见之明觉得我们做得事情很有必要,其他成员都很排斥我们,我们花很多时间告诉他们做这些事情对他们有什么好处。我从来没去和这么多比我年龄大的人交流,教导他们或者传授专业知识过,感觉获得了不少成长。他们最后接受了这个东西,感受到我们提供的知识带来的变革的力量。而我作为第三方,外来者能够推动他们完成这个事情,真的是一个比较大的成就。

Q:之前你说,去尼泊尔做了一个关于当地NGO内幕的调查?具体说说这段经历吧。

A那是大二下暑假,一个朋友和我说想去尼泊尔一个NGO当志愿者。我想起之前看过很多人对海外志愿的吐槽和抱怨,说有很大落差。我就想这个事到底值不值得做,毕竟去一趟要花不少钱和时间。我当时比较叛逆,既然所有人都要去做志愿者,那我偏不做,我就要去调查一下他们为什么要去做志愿者,当地的志愿者机构到底是什么样。另外,你去当志愿者不需要任何技能,而你做研究和调查需要知识和能力,我也很好奇,觉得这是一个牛逼的事。当时刚刚有众酬,我通过追梦网发起了这个项目,还找朋友给我拍了个视频介绍我筹钱要干嘛,筹了2000多,父母也资助我一些钱。当时我身边有很多公益圈的朋友给我捐钱,我参加的组织也给我吆喝,他们觉得我挺靠谱,做的事儿挺有趣的。通过众酬,一方面有了钱,另一方面有宣传作用,很多人知道了我,给我很多信息和线索,他们告诉我自己在当地黑组织的遭遇。也遇到驴友主动要求来加入我。我去之前一个南京的驴友就帮我走了一两个机构,我去了当地他还陪我两天让我很快适应当地环境。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旅行。一路上遇到很多对我的想法感兴趣的朋友。最幸运的是就当地遇到那么多有趣的人给我线索。

Q:都遇到什么人给你啥线索了?

A我有一帮朋友加入了一个NGO,结果和他们期望差距特别大,他们去了一天就跑出来了。地方特别偏僻,离市区特别远,住宿条件特别差,他们之前还交了很多钱,吃得也很差,其实这个钱在尼泊尔能住的条件特别好。还在咖啡馆遇到一个人,刚从当地一个特黑的机构出来的,他给我讲了很多黑幕,老板怎么不靠谱之类的。又有一天遇到一个当地妇女,我去她家做客,我告诉她在做的事情,她恰好知道一个特不靠谱的机构,和我说了一大堆。这些偶遇的人们帮我把我在做的事情梳理得更加清楚。

这里最有戏剧性的故事是:我从当地人口中得知得一个风评特别差得机构,每年输送得中国志愿者还是最多的。但是据说老板特别凶,我不知道怎么去找他。刚好当时我在咖啡馆看到一个farm stay的信息,就想去看看。负责人带我们走很远,穿过一堆小巷,到了一个很偏的地方。我和机构的老板说,我想了解他们的志愿项目,推荐靠谱的给更多中国志愿者。他就给我拿出一本自己的资料。我一看,发现就是当地人说的口碑特别差的那个机构。结果特别讽刺,他跟我说的项目介绍特别酷炫,和我之前听到的志愿者的吐槽完全相反,比如说环境有多好,有很多孩子什么的。我就不断地套他的话,他说了特多。最后我要走的时候,他说觉得我做的事情特好,如果我给他介绍更多志愿者,愿意给我7%的回扣。我觉得意外拿到了这么重要的线索和证据,很兴奋。

Q:简直像打黑记者一样!

A就是特有趣,像历险一样。很多时候在街头巷尾都能看到这些NGO的信息,当地的NGO实在太多了。

Q:那你当时一共调查了几家NGO?一共在尼泊尔呆了几天?怎么把你的调查成果反馈给众酬上关注你的人?

A8,9家吧。前前后后有3个人加入。我在那呆了两周。在那每一两天都写一个 update发在网上。说说我遇到什么人和事,这个写东西的过程也是我的思想在发生变化的过程。后来回来之后我整理出一个报告,介绍当地情况,推荐了我觉得靠谱的机构,也给一些志愿者tips。起初我觉得我应该做正义使者,揭露黑幕透露事实。但是后来我放弃了,因为我觉得我对当地的了解很有限,不能因为我说这些东西就影响大家的行为,让大家都不要去是不负责任的。所以后来我在报告中就持客观的态度,让大家去之前三思而后行,调整好自己的预期,多了解当地的信息。我觉得这样就可以了,也没有很咋咋呼呼去宣传这事儿。

Q:那你调查的机构里,有没有什么特别靠谱的?

A有。当时我去尼泊尔“特蕾莎修女修道院”做了志愿者,理念特好:只要你有爱,就能来。也不用交钱,每天准时到就好,做得事情特别简单,那个地方像一个养老院,去了就是照顾老人,帮他们剪指甲,给老人喂饭,整个过程很纯粹,很踏实,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我当时挺有感触的,那么多中国学生想来做志愿者,与其花那么钱不如来这里纯粹做点事情。后来我经常给别人推荐这个。

Q:说说你的职业选择吧。怎么没走社会精英的路数出国深造?

A本专业出国很难申请到好项目,需要工作经验。我本来想申请教育领域的专业。那些项目都很贵,拿不到奖学金。目前来看,出去接着念书,学到的东西不能给我技能方面的提升,可能只是观念的提升,这对我现在的发展不一定有帮助。另外就是我已经拿到了一个很难得的工作Offer。朋友跟我讲,与其你现在花这么多钱拿个学历回来之后都不一定能找到这么高薪水的工作,还不如先去工作。这是个很现实的原因,现在这个工作能让我在短时间内对这个行业有更多了解,在实践经验上有很多积累,这是以后很难获得的东西。所以我想与其现在申请出国不如我有了工作之后再找机会出去。

Q:你是进入游戏行业了吧,为啥选这个?和你之前做的事儿差异这么大。

A选择游戏是我人生的另一个轨迹。我从没有想全职做公益,那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之前考虑要去投行咨询或者营销。后来发现我还是喜欢互联网,因为我喜欢新的变化很快的事物,想做产品,去见证一个东西从无到有的过程。我虽然不学设计,但是UI和产品设计都是我很感兴趣的。本来准备投产品设计,但是去年我有学姐学长去了一个游戏公司,我顺道看到招聘信息,他们要招“虚拟世界构建师”。其实我完全不适合这个岗位,他们要求有很强编程能力,要么就得有很强的编故事能力。当时就是觉得游戏行业前景很好。我有预感,这种虚拟世界的发展会越来越渗入现实,人们在虚拟世界里的行为会越来越丰富,我很想参与虚拟世界的设计。后来我莫名其妙就面试上了,去年暑假就在那实习。面试的时候我和老板说,我觉这行好玩,有兴趣,游戏化的应用在别的地方也会越来越多。老板后来说,其实我当时说的都是bullshit,但是他觉得我的沟通能力不错,就把我留下了。这是这个行业里最好的岗位,又是产品类的。其实我在这家游戏公司实习两个月,道德受到不小的冲击。之前我做公益,总是被贴上“做好事的人”的标签,一下子到了“社会毒瘤”游戏行业。我一直在想我做的事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现在我对这个行业有了新的了解,我还是期待做纯粹的东西。我觉得游戏就是娱乐,是创造快乐的,有的游戏会让人丧失现实生活,但其实还有很多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的游戏,比如保卫萝卜,特别萌,玩了很开心。我觉得我特别能在这行里学到东西。比如之前我完全不会去关注那些在游戏世界里的重度玩家,也不知道他们的生活是怎样的。其实他们是一类数量庞大的人群。虽然我的背景很差,又不玩游戏又不是工科出身,但是我在短时间内能学会了这些技能,和他们一起编了一个游戏副本。老板很惊讶,最后就把我留下了。

Q:那为什么要选择去外地工作离开北京?

A我非常喜欢北京,如果不是因为公司在杭州,我是不会离开的。

Q:为什么喜欢北京?这城市有什么特别的?

A它很多元。之前我在香港看一个作家描写的关于90年代的北京,说北京周围有很多地下摇滚和画家村之类的东西,但是再往核心走又有很多精英的东西。这个城市是精英和最屌丝的人并存的地方,他们都能活下来,而且相安无事,北京当地人对这些人很包容,是一种非常大度的包容。我认识两个北京的女生,特别有趣,没有什么架子,大大咧咧的,活得特坦率,不要把自己装得像个什么一样,我觉得这个感觉特别好。整个城市给人机会很多,我属于那种看到北漂文化很容易感动的人,我觉得我不算是一个北漂,但是我特别能理解那些在北京闯荡的人,而且我特别喜欢在坐地铁的时候观察那些北漂,我觉得他们特别可爱。虽然在高峰期,很挤很累很不舒服但是每个人还是活得很有自信。

Q:说得真好。你是南方人呢,很多南方人都不习惯北京。

A嗯。我来自福建的一个很小的城市,今年过年知乎上有一篇特火的文章《我为什么要留在北京》,我觉得它说的特别对,特别能体会到那种感觉,就是你在北京其实是个相对公平的地方,你可以靠你的能力和想法创出自己的一片天,这种际遇真的是在小城市无法实现的。我是一个没什么家底的人,我来北京之后完全靠自己一个人,爸妈除了寄钱,什么资源都没有提供给我,但是我觉得我可以在这里过的很好。我觉得这是在现在的中国很难得的东西。所以我非常喜欢北京。

其实我小时候成绩不太好,到了的高二时候突然意识到我想要走出我们家,我想要去大城市。当时我会上网看电视,我觉得在福建获得的信息和其他地方获得的信息是不能比的。我想获得更多东西,所以我想要以一种很积极的方式去北京,或者别的大城市。我要了解更多的事物,所以我的触角是要伸出去的。相比起其的的同学,我对这些东西的渴望会更强烈。如果不是因为工作,我还是希望能回到北京。杭州太小资太安逸了不适合我这种很躁动的人。不知道用什么方式,但是我觉得我一定会回到这座城市。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马骏:治理雾霾需用经济与金融手段
男男正传:那些在生命长河里的小人物大故事
流动儿童,离城市有多远?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