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5, 2017

占中现场

Written By:

|

2014 年 9 月 30 日

|

Posted In:

占中现场

警方昨日(28日)施放多轮催泪弹,并出动防暴队驱散占据港岛行车线的市民。众多香港市民下午相继占据港岛的金钟、中环、铜锣湾以及九龙的旺角的行车线。占领中环昨日凌晨启动。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今日(29日)凌晨呼吁市民离开马路,占中发起人停止占中。

截至今早,港岛北及旺角主要道路封闭,200多条巴士线需停运或改线。港岛的湾仔和中西区所有中小学按教育局要求停课。17间银行的29个网点受影响暂停营业。

27名泛民主派议员要求立法会召开紧急大会,弹劾梁振英。

昨日下午六时左右,警方在金钟夏悫道施放第一轮催泪弹。催泪烟雾随即弥漫,市民四散。有市民吸入催泪气体后感到不适,用毛巾捂嘴,表情痛苦。警方行动并未见效,市民不久之后重新聚集。

过万市民昨日下午首先占据金钟政府总部对开的夏悫道。随后,有市民转至中环、铜锣湾集结。警方又分别于晚八时、晚十时及今日凌晨一时在不同地点施放催泪弹。今日凌晨,占领行动也蔓延至九龙旺角的主干道弥敦道。

梁振英今日一时发表电视讲话,澄清警方在行动中并无开枪,也没计划动用解放军介入事件。他亦呼吁,占中组织者“为整体利益着想”,停止占中。早前,梁振英在记者招待会上指,占中是违法行为,政府不会受此胁迫。占中主要人物陈健民回应说,梁振英应该下台,施放空间重启政改五步曲,“这样才能化解当前危机”。

香港学联、天主教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陈健民等在深夜都呼吁示威者离开,香港多间大专院校也劝谕学生回家。陈健民称,要保持实力,持续抗争,但运动发展至今,已经是市民自发行动,“占中三子”和学联也无法平息。

昨日凌晨一时三十七分,占中发起人戴耀廷突然走上学联在政总外添美道搭建的舞台,宣布正式启动占领中环。他提出两项诉求,即要求全国人大常委撤回关于政改的“落闸”决定,以及要求梁振英政府重启政改,重新向中央提交一份“真实反映香港民意”的政改报告。

戴耀廷计划的占领中环,是通过佔领中环道路,并静坐等待警方拘捕的抗命行动。参加者需要签署《“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意向书》。戴耀廷在不同场合指,行动者自甘被捕,会有强大的道德感召。

在罢课完结之后,学联周六继续在添美道一带举行。学联常委方志信称,他们要留守至所有週五被捕学生获释,和政府正面回应他们的政改诉求为止。由于担心警方清场,学联周六傍晚便不停在Facebook呼吁市民前来增援。学生在集会场地四周用铁马设置路障,防止警方攻入,只留海富中心对开行人天桥一处出入口。

共有61名学生和市民因周五晚冲入政府总部前地公民广场遭拘捕,其中包括被捕时间超过24小时的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副秘书长岑敖辉及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峰。周、岑、黄三人已于週日晚间获释。

据香港电台报导,周六晚的集会一度达到5万人。根据记者在现场观察,许多前来支援学联的学生、市民都直接一排排睡在地上,部分人士则带上潜水镜、穿上雨衣、手臂包裹保险纸在路障旁守候。

然而在戴耀廷宣布占中启动后,现场人数大幅减少。

市民郑女士对记者说,她是来支持学生的,而不是占领中环,“如果我的身份突然变成占中死士,我要回家再考虑如何参与进来。”有中大学生也冲到主舞台前,与学联常委、中大学生会主席张秀贤理论。“我们被占中骑劫了!”参与守候路障的城大学生在主舞台另一端对学联工作人员表达不满。

第二天周日上午,记者在现场看到,周六晚睡满人的行车线和行人路已变空。十点许,警方曾限制海富中心对开行人天桥通行,只准出不准进,引起在场市民鼓噪。事件扰攘约十分钟后,警方让步。下午四时左右,警方又突然封锁天桥,引起大批市民不满,高喊要求警方开路。警方再无让步。随后,市民与在场警方发生推撞。推撞期间,警方使用胡椒喷雾,并用警棍阻止市民拉扯铁马。部分市民突破警方防线,拉大缺口,开始相继占据夏悫道西行及东行行车线,整条夏悫道交通瘫痪。市民一度让出一条道让受阻车辆驶过,但一直占据夏悫道,持续至今。

人权监察总干事罗沃启批评,警方阻止市民进入添马公园,是“迫人上街”,现在占领行动遍地开花,警方要负责。

行政会议成员罗范椒芬今早在香港电台直播节目表示,如果警方的行动激发民愤,就应该对行会有交代。罗范在听众请求她为催警方施放泪弹祈祷时,一度用手巾拭泪。而另一位行会成员、曾任保安局局长的叶刘淑仪在另一档节目说,“警方有需要施放催泪弹,那些学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会推水马、推铁闸。”

深度中文网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路透社原总编辑2015新年致辞:中国从未如此需要好新闻
深度总编2015新年致辞:理想闪耀
汪玉凯:习近平的执政使命与国家治理现代化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