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 27, 2017

美国大法官让宪法接地气 —-《九人:最高法院风云》书评

Written By:

|

2014 年 7 月 30 日

|

Posted In:

美国大法官让宪法接地气 —-《九人:最高法院风云》书评

你也许以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应该处理的,都是那些了不起的重大政治、经济事件,都是那些引起人人瞩目的大贪特贪的腐败案件,都是涉及到三权分立的多党纷争的重大案件。

事实上,这本书以及它引用的案例告诉我们,最高法院处理的多是那些我们看起并不起眼的小事,有时候它看起来更像左邻右舍,饭后茶余的谈资。但是,这就是美国。一个稳定成熟的民主国家,人们已经无法再有机会亲历内战、党派贿选、贪污成风、国有化还是私有化这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高端政治。这个国家,就像建立在一个用无数历史案例堆积起来的极其稳定的强壮主干上,只有上面的细枝末叶还在随风摇摆。

一叶知秋,管中窥豹。

通过这些细枝末叶的摇摆方向,才能发现美国的历史进程仍然在变动中,偶尔还能感受到细枝末叶一起摇动时对基座的震动。

堕胎、同性恋、大学录取、校园祈祷、军人招聘、医用大麻种植甚至县政府门口的那个宗教戒碑等等,都会一路打官司到最高法院,而且会被受理。

这些看似鸡毛蒜皮的小事,经过最高法院大法官,也就是这九个人的司法判决,尤其通过他们提供的“意见”,你也许才会恍然大悟,治国如烹小鲜,也可以倒过来,就是烹小鲜如治国。这些小事竟然都涉及到根本的宪法原则和治国理念。

一个国家,无论是原告、政府律师还是法官,都能够保持对日常生活和宪法之间关系的敏感,我们才有信心说,没有人真的敢明目张胆地破坏这个国家和谐的根基。

你可以说,这部书透露出太多的两党政治对最高法院的渗透,但是一个社会是在变动中的,没有大法官们对宪法的不同解读,对美国社会生活以及舆论的不同体验,不在大理石台阶上的言词辩论中交锋,又怎么保证这是一个活着的宪法,而不是一个罔顾社会现实的自负图章?

比如堕胎案,这个问题似乎比任何问题都能更清楚地展现出两党的意识形态分歧,但是从堕胎非法的保守,到允许堕胎的“罗伊诉韦德案”的自由,再到力图推翻该案的保守力量的卷土从来,也就是从女方征得父母和男方的同意,到继续维护女性不可剥夺的宪法自由权利;从各州可以自行其是的消极对待,到推翻各州禁止堕胎的立法,再到具体的讨论几个月以上才不能堕胎和几个月前能堕胎。摇摆的两种意识形态的斗争,凝聚在九个大法官的智慧和思辨中,对堕胎的理解一方面影响到两党对宪法的理解和选举的议题设置,另一方面又在推动着具体而微的医学、家庭和技术的思考。

再比如一个县在政府门口树立十诫的石碑,这是违宪的,而一个相似的石碑在另一个政府那里呆了40年却是合理合法的。那是因为前者显示的是,政府有意确立或者鼓励某种教义,而歧视另外的宗教,它违反了宪法对宗教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保护。而第二个则是一个存在了很久的历史物体,本没多少人在意,但是如果非要挖掉它,那也是一种宗教倾向的宣示。

最高法院以最细微的对公众反应的洞察,极其克制和智慧地摆脱了一个个面前的陷阱,并不失指导地影响着美国人的生活方式。

也许真正能危及最高法院的事情,就是大法官的人选问题,从这里也才能看到赤裸裸的政治的刀光剑影。为了一个大法官的人选,总统领导的行政分支和国会的参众两院都不会放过影响国家未来的机会,当然那些党派、民间团体甚至某一个小人物都可能被卷进来。

但是,这绝不是某个人的权力意志,也不是某个党派的意识形态,它是具体的权力和程序的完美博弈,这样恰恰打造出来最合适那个位置的大法官。

 

深度中文网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奥斯卡得主杨紫烨谈影像: 真实最重要
“甄嬛体”的形成与对《红楼梦》的借鉴  ——汉语词汇学视野下
皇帝已经打倒,士大夫必须重生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