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 27, 2017

【社论】灾难当前,新闻工作者勿无视底线

Written By:

|

2014 年 3 月 9 日

|

Posted In:

【社论】灾难当前,新闻工作者勿无视底线

马来西亚航空从吉隆坡飞往北京的第MH370号航班与地面失去联系已超过30小时,这架波音777-200型客机上的数百名旅客至今生死未卜。多个国家的地面、海上、空中力量集结搜寻仍没有发现有力的证据可以追踪航班的降落位置。无论是中国国家领导人以及高级官员给予前所未有的重视,还是世界媒体的高度关注,都显然表明,此次飞行器事故是特别严重的“国难”。此时此刻,在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发表声明让家属“做好最坏打算”,更令所有关注者揪心。

一些视频网站在3月9日凌晨三点钟披露了对疑似罹难者家属的采访视频,其中几名记者追问:“你有什么感觉?”“你们怎么办?”“会在哪里等(亲人消息)?”“你现在有什么要求么?”“你现在着急么?”这一连串问题让勉强带着微笑接受采访的家属满眼泪光,然而到最后也不禁回答道,“这些问题有点过了吧!”

中国著名媒体人、《博客天下》杂志主编石扉客于昨夜发表评论《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挡记者报道灾难现场》。他提到,“新闻学界老师总是习惯第一时间对业界发出不要这样不要那样的谆谆教诲”,指摘学界不应端起好为人师的自负,而是和业界一起对付信息管制;又提及,“当事人的眼泪,家属的痛苦,和灾难的过程,灾难原因等一样,本身就是灾难的组成部分”,记者理应以最快的速度来揭示信息,并尽可能地挖掘隐情——这是媒体的天职所在。

这一些言论实在让新闻专业主义蒙羞。媒体本没有什么天赋权力,尤其是作为一个商业集团运营的机构,传播渠道的构建有的时候是作为一种通向社会的手段而建立,即便不是,新闻工作者也不是通过民主选举和自由筛选脱颖而出的“代表者”,只是具有一般的职业属性而已。怀着这样的“天职”来揭示信息、挖掘隐情的一切前提是受访者得到了充分的尊重和保护,这意味着受访者要对采访人有完整的授权。事实尚未确定的情形下,任何由陌生人引起的刺激、放大当事人眼泪、家属痛苦的行径都毫无疑问的应该受到最严厉的批判。为此辩解的媒体人主观地抱着“英雄主义”的大旗来宣扬信息自由、新闻自由,且以此来博得新的游戏市场,才是灾难,才是最荒谬的自负。

另一位资深媒体人、凤凰卫视的主持人闾丘露薇亦在反思媒体行为的文章的末尾写到,“如果你遇到这样的事情,如果你对航空公司的处理不满意,如果没有媒体,你可以找谁?”这也让人困惑:新闻媒体报道事实断然不是一种“施舍”,而是责任。通过生产出的新闻产品,获得人们的认可,以增加媒体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是媒体的基本运作手段。认为新闻工作者和新闻媒体本质上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一种荒谬的理解,负责任的媒体是由恪守新闻理想、坚守道德阵地媒体人的理念构建出来的,而他们绝对站在公平正义的一方,并视所有人为朋友,和他们坚定不移地站在一起。

无论如何,新闻工作者报道灾难的前提首先是对生命饱含敬意和肯定人性,面对任何所谓的“困难”而做的妥协、突进都不能逾越公民的基本限度。一个正常的新闻界应该行走在和公众平行的道路上,试图攀至高处,或者低头乞怜都必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和不公。假如新闻工作者让受难者说出“这个问题有点过了”这样的回复,那才是新闻界的耻辱和灾殃。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社论 | 没有党组织,就没有中国梦
我们塑造了朝鲜?
【社论】重建独立媒体界的信心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