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 27, 2017

占领中环:一个法学教授的公民逻辑

Written By:

|

2013 年 5 月 31 日

|

Posted In:

占领中环:一个法学教授的公民逻辑

2013年1月16日,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发表文章《公民抗命的最大杀伤力武器》,号召一万人占领中环,争取一人一票的普选权利。文中提到“以非暴力的公民抗命方式,由示威者违法地长期占领中环要道瘫痪香港政经中心,迫使北京改变立场。”

普选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是1980年代就开始的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中规定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全体立法会席位最终达至由普选产生,并在附件中限定于2007年之后执行。但在香港现今所处的政治瓶颈期,香港社会对于双普选(普选特首与立法会)的呼声越来越强烈。全国人大常委会2007年做出承诺,2017年香港的行政长官可由普选产生,不过普选执行时间表一拖再拖。戴耀廷认为,如游行示威、苦行、五区公投和占领政府总部、绝食等已经无法让中央政府兑现承诺,唯有占领中环,以马丁路德金式的“公民抗命”理念争取普选香港特首及立法会。

走向衰亡的城市

走进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港人开始用昔日港剧中的经典台词形容今日的香港——“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2012年,呼吁反对“国民教育”的学生组织学民思潮引用这一台词呼吁香港市民:“当世界末日没有来临,我们就决心改变香港一次!”

追求改变的急迫生发于自由港的焦虑:香港新闻自由排名在2011-2012年无国界记者的全球排名中较上一年大跌20位至第54位,香港记者协会的调查报告显示:“政府收紧资讯及阻碍采访”及“政治干预与财团施压”均是受访者认为香港新闻自由倒退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香港历史上的4次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简称人大释法)均被民主派及法律界人士不同程度上质疑有损香港司法独立。此外,全港仅有24万人有资格做选民的功能组别将选出香港立法会的一半席位,选举制度被传媒批评背离普及而平等的选举原则。关于特首选举,曾有香港市民嘲讽仅689人投票选举出的梁振英成为了700万人的特首。

由英国《经济学人》编制的全球民主指数排名中,香港排名63,只属非民选政府的“部分民主”一类。从2003年50万香港人上街反对危害新闻自由的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国家安全条例草案》的立法到2012年12万人占领香港政府总部反对国民教育,香港市民对于民主的呼声越来越强烈。而大部分香港市民将民主失守归咎为最基本的选举制度的失守——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非普选产生。

公民抗命瘫痪中环

3月27日,戴耀廷联同支联会常委朱耀明牧师及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陈健民召开记者会发布《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信念书》,称“占领中环运动的起点是对香港的关爱,只有公义的政治制度才能建构真正和谐的社会”,通过签署誓约、商讨日、公民授权和公民抗命四个步骤的公民运动争取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目标。

根据戴耀廷的构想,占领中环运动将收集逾万人签名的誓约书,公民将通过数个商讨日(Deliberation Day)讨论政改及占中方案,预计明年3、4月份便能商议出真普选方案,方案经由全民电子公投和公民授权后便是与中央谈判的成熟之际。

但是政改谈判一旦破裂,占领行动随即开始。戴预计明年7月1日占领中环一旦开始,将有1万人参与堵路、瘫痪中环。他对“主场新闻”说“能有一万人的话,警察不可能四个抬走一个(目前警队人数约2.8万),那么出催泪弹吗?出防暴队?”而且“相信警方会清场,占领者要主动自首。自首除了显示参与者愿意承担罪责,还可以瘫痪警署”。 瘫痪中环的同时还瘫痪警署,他称“公民抗命”是一颗“核弹”,将“引爆中环”,也是“最大杀伤力武器”。

以法达义 争取普选

若占领中环运动施行,将长期违法占据中环要道,是一个公开且可以预见的大规模公民抗命运动,香港资深大律师排名第一的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早期在明报表示他愿意承担被吊销牌照的风险,并希望自己成为“第一被告”。他认为“法律是重要,但不是最重要,法律之上还有一个Natural Law(自然法),尤其是民主这些大题目。”

占领中环运动的支持者认同这样的理念:“若法律本身就不公义,守法只会沦为社会不公义的助力而已。违反不义的法律以达到公义,是符合法治的做法。有了守法的道德,法律的不公义才有机会被揭露出来,使法制能作出修正”。而这就是超越条文的法治的最高层次——“以法达义”。

就行动本身的违法性,戴耀廷在接受香港“独立媒体”的访问时解释道:“不推翻旧法,怎会有新的?”而这背后的逻辑是:以守法的道德去违法堵路,以公民抗命的方式引发一连串的问题以暴露制度的不公义,最后建立新制。

《基本法》作为建立新制的核心,其中第45条规定“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

戴耀廷曾多次表示以现有提名委员会组成的机制去提名行政长官并没有广泛代表性。他在《苹果日报》撰文写道:根据《基本法》中“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和“按民主程序提名”的规定,普选应是“起码得让所有香港选民都有权选举产生提名委员会的委员,以达票数相等的要求。提名委员会的委员起码也必须不能由非自然人的团体选出”。

而关于“民主程序”提名,“选民选举提名委员会的选举权必须是平等的,即每名提名委员会委员与所代表的选民数目的比例应是大致相等的,以确保票值是要相等。”如此才能确保按“民主程序”设计的提名程序下公民参选不受不合理限制。

占领中环试图以“以法达义”的理念,通过“公民抗命”的方式争取普选。如《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信念书》中所写:“每名公民享有相等的票数、相等的票值和公民参选不受不合理限制的权利”。

胜利还是溃败

“占领中环”虽引入了如“公民抗命”、“商讨日”等在华人公民社会鲜有实践的西方政治概念。但质疑和批判“占领中环”的声音仍不绝于耳。

一位仅在精神上支持“占领中环”的香港浸会大学学生向深度记者表达了她的忧虑:“我支持这个理念,却不支持这个行动。不是勇敢不勇敢的问题,而是我觉得没用。所以我肯定不会去中环堵路”。她认为运动注定失败是因为香港人对占领中环连一点基本的了解都没有。“大部分人香港人拿着占领中环四个字就已经很害怕了。占领中环整个概念太深了,泛民主派对占领中环行动也没有很统一的概念,戴耀廷是忙着统一概念,也没有出来好好的跟香港市民去解说,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就算是我们读书人,你问我,我其实也不是清楚,所以你还能期望一般的市民能知道吗?”

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则早以行动表达不满,5月20日在香港多份报刊刊登半版广告批评该设想,题为“勿让‘占领中环’行动破坏香港经济繁荣”。

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批评占领中环运动是“少数人的独裁”,在她看来,占领中环是以香港市民的福祉做赌注,堵塞道路将严重影响旅游业及投资者。

最严厉的批评声来自香港城邦自治运动发起人陈云,他直接对主场新闻预言占领中环注定失败,而且将以一场闹剧收尾,“如果照民主党的做法,占领中环将会是香港最后一次的大型的虚假的公民和平抗争,它的大规模、它的大溃败,会令后来者无法模仿和超越,而令日后香港的斗争只能以零星的暴力冲突形式出现,一如今日大陆的官民暴力冲突,将香港推入绝望境地。”

激烈的批评之外,还有冀望占领中环能改变香港政治生态的声音。平时低调、温和的作家陈慧成为首批站出来表态的支持者,在独立媒体的访问中不乏对占领中环运动的赞誉。“占中是一次民主教育,也是一面‘照妖镜’。对于担心占领中环影响经济、影响生活的人,她以《一代宗师》中的对白寄语他们“而在国难当前,又不是我一个人没有饭吃,吃少一餐两餐有什么问题?”。

除了本土作家,国际机构也曾正面回应。《苹果日报》日前针对占领中环会否影响香港金融中心国际信贷评级向三大国际评级机构查询,惠誉及标准普尔均未表示占领中环行动对评级不利,标准普尔更“若政治改革能改善社会包容和政策制订,从而促使经济增长和财政稳健,可帮助香港维持AAA(最高)评级。”

戴耀廷曾对深度记者说:“希望香港人看到其实民主的讨论也可以好和平理性,即使大家意见不同,也可以聆听。占领中环不只是一个民主运动,也是一个公民教育的运动。”

无论如何,占领中环在过去几个月在大陆与港之间已多次引发对普选机制、民主细节的论战,而占领中环的第一个“商讨日”即将于今年6月9日举行,共600人参与讨论。戴耀廷撰文称“商讨日”倡议的是一套商讨的程序,在商议的过程中,“以程序的设计促使不同意见者透过详备的程序安排,尝试增加相互的了解、减少大家的差异、建立互信,并尽力达成共识”。他预言,无论和平占中成功与否都将为香港播下“商讨文化”的种子,一定程度提高香港公民民主素质。

 

深度中文网 港澳记者站(发自香港)

返回专题页面《一个中国,一个香港》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饥饿的信阳
子禁城—开学季,非京籍儿童学归何处?
变形计之后:少年笑与痛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