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 21, 2017

“小霸王”之殇

Written By:

|

2013 年 4 月 7 日

|

Posted In:

“小霸王”之殇

他,4岁选入中国幼儿申奥形象大使;4岁学习钢琴,师从中央音乐学院著名钢琴教授韩剑明;他8岁学书法,师从清华大学方志文;他获奖无数。他10岁加入国家冰球队。他读人大附中,后留学美国。七岁随父母上电视的时候,被主持人赞为“根正苗红,是多年未见的爱国主义栋梁之才”。

他,备受溺爱,嚣张跋扈,诨名“海淀银枪小霸王”;在美国读书时,持强好斗,曾因小问题和同学争论至大打出手,并口出狂言:“你敢到中国来,我就捏死你,你知道我爸是谁吗?”;2011年9月,无证驾驶宝马车打人,被劳教一年;2013年2月17日晚,伙同另外4人将一名女子轮奸。

他就是李冠丰,原名李天一。据说生于1996年4月,照此计算今年才17岁。著名歌唱家李双江的儿子。

两份截然相反的人生履历交织于一名个体,徒然感慨“善恶一线隔”之余,不禁引人深思,究竟背后是什么力量割断了这条泾渭分明的善恶线?

首先是家庭教育的渎职。不再深究师生恋是否有悖伦理以及梦鸽如何冠上李姓的个中经由,仅从李家典型老夫少妻的家庭模式,加上李双江58岁高龄得子,还是很容易嗅出其中李老师对妻儿宠溺的意味。早在2011年3月6日,李双江曾做客新华网与网民进行在线交流。李双江在访谈中曾大谈过教育孩子问题。“我儿子天赋好,但我们现在不逼他。他喜欢运动、喜欢交朋友,电脑在他手里我看就像弹钢琴一样,他思维非常灵敏,英语单词随便就能记几千个。这代人是我们的希望。所以我们的下一代我认为了不得,我非常高兴。孩子总归学不坏,因为我们所给他的东西都是正面的东西。”记者问及,“你会打他吗?”李双江说:“不打,舍不得,有时真想打,但不能打,劝说,我们吓唬一下。还没有打,自己的眼泪先掉下来了。”讽刺的是,李天一并没能做到父亲期望的那般温良,仅半年后,李天一无证驾车并打伤一对夫妇的同时,更是给了自己父亲一记响亮的耳光。倘若李双江能在儿子成长过程中收敛几分宠溺,及时给予正确引导,帮其树立积极健康的价值观,相信李天一不致最后酿成轮奸大祸,覆水难收。

再者,畸形的社会风气亦难辞其咎。拜金拜权、阶级分明的时代,灌输给“官二代”“富二代”本就“高人一等”的错误观念,让孩子们误以为享受“最好”是天经地义、拥有“机会”是顺理成章。于是才有了盛气凌人的“我爸是李刚”,才有了嚣张跋扈的“谁敢打110!”,才有了肆无忌惮的违规犯法行为。如何匡正当今不良的社会风气,如何给付成功更平实丰富的内涵,如何抹除或淡化不同阶级本身具有的明显特征,如何在这种浅薄势利的氛围中培养孩子不卑不亢的品行,成了需要我们深思的命题。

再有值得关注的是,轮奸之事一出,各路媒体各色传言纷纷甚嚣尘上。“星二代”乖张暴戾的行为,一时间成为了舆论宣泄的出口,甚至很多媒体不惜以讹传讹,几个和谐词堆砌成的不堪标题,配以“组图”的字样,靠出位的姿态搏网民眼球。当然,今天探讨的并不是一个关于舆论道德的问题,只是笔者希望大家在李天一宣判结果出来后,在公众视线从事件本身移向衍生的各色花边谣言时,在盲从而失智的愤怒转换成群体性冷漠时,能匀出几分悲悯,关心一下那个被“明星犯罪”事件晕轮遮住的受害女孩,给她最真诚的同情与安慰。惩恶是必须,但人性本应向善。

 

本文作者 研究中心·社会与新闻研究院 王天翼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社论 | 没有党组织,就没有中国梦
我们塑造了朝鲜?
【社论】重建独立媒体界的信心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