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 27, 2017

深度总编2015新年致辞:理想闪耀

Written By:

|

2015 年 1 月 1 日

|

Posted In:

深度总编2015新年致辞:理想闪耀

叶凝

12月20日,我看到“人人影视”的微博上说“需要我们的时代已经离去”,让人不禁联想起字幕网站“射手网”前些日子的境遇。这个时代的一切繁华,都是应这个时代而生的,它们顺应了一个季节的冷暖,只是有些没有熬过另一个更替。我常常想,深度大概也要在某个时候死去,或光荣的,或枯败的。

大约是半年前,我到北京大学去,看到了这所学校里许多像我们一样的独立组织——倚靠着这所百年名校的臂膀,迅速而茁壮地成长起来。它们大多数比我们做的要好的多。那次我大约是要介绍一点我对独立组织的看法,讲台左侧坐了两位已经退休的北大老教授奶奶,据说是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的,所在领域跟我说话的内容没有什么关系。但她们在我说话的过程中,一直紧张地做着笔记。这让我想起我的恩师们。

也是在今年,十一月,北京大学学生会记者写的一篇特稿红透了微信朋友圈,讲的是LGBT的校园生存现状,其水平业已超过了大多市场媒体,立意语言逻辑都堪称上乘。那真的是我再次质疑,深度新闻网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的时刻。

我年轻的时候深受新闻专业主义的影响,一心思考客观中立性,以至于对老一辈媒体人深埋于心底的怨怼缺乏理解。随着时间的增加,他们在制作新闻、甚至进行学术研究时所夹杂的愤怒,竟然逐渐被我感受。然而这个时代,最不缺少的大约就是这样的愤懑,各行各业,垂直的、横向的。历代年青人的使命大抵是,承担上一代或几代人的沉痛,然后在坎坷的道路上寻找一扇光芒。

这几年深度所办的活动,多少都受到了“境内势力”的庇护。一年半前,我孑然到清华寻求几位清华院长的支持,他们虽然表示了对“独立媒体”未来的担忧,但仍不吝在他的能力范围内给以了最大的襄助。后来清华、北大的校方也间接地、婉转地传达了一些“正能量”到我这里,在那些炎热和冷酷交替的时日,安慰了我的许多忐忑。今年,就在我离开人民日报社前,几位老师还予以特别指点,各种恩谢更是难以以我贫匮的词汇来表达。

中国的新闻业正面临着一场危机。技术革新给我们新闻界带来的震颤看起来远小于西方世界,那是因为我们的新闻界本质上还不是市场化的。我们应该意识到,政治在干预意识形态建构的同时,也神一般的推动了传统媒体向新媒体迈进的脚步。像澎湃这样的媒体,其实是把《东方早报》的固有队伍转移,借着北京强劲的朔风,换了一番滋味昂然前行。但这种幻象会在未来的十年内破灭,那些举着调查新闻旗帜的媒体将在此后的岁月中更加艰难:经济与政治问题交织的繁复程度必然日益加深,并且两者本身的环境都会更加复杂、难以估量。除了强大民间资本构筑的门户帝国在金钱问题上让位,或者理想世界的独立媒体异军突起外,实在很难想到有什么其他方法来规避这场灾难:而这一切都需要整个行业,甚至与其相关的根本行业,做出全面的、英雄式的牺牲。我们的许多新闻人由于对专业主义缺乏最基本的恪守,必然在前赴后继的大潮中低头跪拜。与此同时,妥协和无力感,将几乎亦步亦趋的大肆蔓延。对此,年轻的新闻人都需要做好准备。

有的新闻人寄希望于“境外势力”的解救,这是很荒唐的。这样的偏见源于我们对“新闻专业主义”根源性的差错认知——专业主义不是被定义的。而正如毛泽东在《实践论》里说的,它是从实践中来,又要回到实践中去的。美国、欧洲一些地方的新闻实践,本质上是和中国、亚洲的不可调和的。我们对这个定义的错估,直截导致了新闻学院和媒体圈里弥漫着“客观、中立”这样的词汇,却对如何实现全然不知。我们的新闻业必须从零开始,学习如何制造新闻,如何让新闻有效地传递到更多的地方,如何让这个产业本身健康的存在。

以产业为导向的教育,给刚刚通过高考进入大学——满怀期待的年轻人以悲怅和失望。前几年,这种绝望只是弥漫在新闻学大四学生的心里,但两三年过去,这样的气焰就充斥了大一新生的世界。这对于整个行业的专业教育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有的圈内学者把研究焦点全然转向技术,认为技术将取代传统的技艺,这显然也是错误的。那些基于语言的创作,只能通过技术来表达,而断不可能被技术所创造。实际上,技术本身是一种独立的艺术,但技术实现过程中的方法论和抉择策略,实质上也绝不只是一次唯物的活动。其折射出来的,无非是新闻制作者看清事实的角度、步骤和途径。

中国媒体生态已经步入一个娱乐闭环当中,但这不仅仅是媒体所造成的。那些色彩鲜明、言辞猛烈的文字被人追捧,而事实真相变得无人问津:这需要新闻人思考,到底是我们的内容出现了问题,还是方法论出现了偏差。新闻人要甘于寂寞、享受苦难。与其说面对诸多坎坷,生不逢时;不如说正是这样的时代,给予了我们更多的机会。新的一年,时不我与,踽踽前行,并依然拥抱时代!

2012 – 2015 © 深度新闻网 China Current Network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路透社原总编辑2015新年致辞:中国从未如此需要好新闻
汪玉凯:习近平的执政使命与国家治理现代化
香港的最后一刻: 方志信的中环夜晚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