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 22, 2017

“甄嬛体”的形成与对《红楼梦》的借鉴 ——汉语词汇学视野下

Written By:

|

2015 年 2 月 23 日

|

Posted In:

“甄嬛体”的形成与对《红楼梦》的借鉴  ——汉语词汇学视野下

一种新的网络文体“甄嬛体”风靡全国。“甄嬛体”得名于近年来热播的电视剧《甄嬛传》。该剧台词因带有文言古韵且用词造句富有明显特点而被网友纷纷仿效,这些仿造句被称为“甄嬛体”。例如网上流传的一则交警版“甄嬛体”:“今儿个是小长假最后一日,赶着回家虽是要紧,却也不能忘了安全二字。如今的路虽是越发的宽广了,但今日不比往昔,路上必是车水马龙,热闹得紧。若是超了速,碰了车,人没事倒也罢了,便是耽搁了回家的行程,明日误了早班,也是要挨罚的。总之你们且记住了:舒心出门,平安到家。”诸如此类造句,不胜枚举,遍及工作、学习、生活等各个领域。

电视剧《甄嬛传》改编自热门网络小说《后宫·甄嬛传》,台词基本脱胎于小说的人物语言,所以“甄嬛体”风格主要是原著的言语风格决定的。《甄嬛传》最早发表于晋江原创网,后转入新浪个人博客连载,点击率5000多万。2007年开始纸媒出版,发行量超过100万册,被誉为“后宫小说巅峰之作”。从网上的读者留言看来,《甄嬛传》受到追捧,除却跌宕的情节、丰满的人物塑造和精湛的艺术手法,小说古典诗意的内在气质以及古色古香的语言风格也是重要的原因。

通过对《甄嬛传》原著的分析和作者流潋紫本人所述,不难发现,小说人物语言主要模仿的是古典名著《红楼梦》的语言风格。流潋紫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对我影响最深的一本书始终是《红楼梦》……我从小到大看《红楼梦》十几遍,为曹雪芹的才华所倾倒并景仰他。我写古代言情小说的文风也深受《红楼梦》影响,可以说《红楼梦》是我文学写作之路上的启蒙之作。”很多读者和观众也表示,《甄嬛传》的言辞风格等颇有《红楼梦》的影子。在《甄嬛传》的创作中,流潋紫有意借鉴《红楼梦》,大量引用唐宋诗词、古代典籍等,每一句台词都非常考究,而且大多话里有话,暗藏玄机。[1]

所谓语言风格,就是个人在运用语言手段进行交际(言语)时的表达方式的特点所构成的系统,“是使言语形成一定的气氛和格调的言辞表达手段系列”。[2]当作家在其作品中广泛地运用独特的语言和言语要素时,就形成了他的言语风格。

一、何为“甄嬛体”

要弄清“甄嬛体”言语风格对《红楼梦》的借鉴,必须先回到原著小说,弄清什么是“甄嬛体”。百度百科给出的解释是: “随着电视剧《甄嬛传》的热播,观众们在看电视剧的过程中,被里面‘古色古香’的台词所倾倒,剧中人物对话文艺调十足,语调不急不缓,口气不惊不乍,从容大方。细细品味这古诗风韵之余,引起网友的效仿,并将这种文体称为甄嬛体。”

我认为,来源于小说《后宫·甄嬛传》的“甄嬛体”是一种半文半白语言,具有明清时期文学语体的特点,语气较为舒缓,语调持中,从容大方。简单总结一下“甄嬛体”的句式特征:

1、人称:自称双字“本宫”、“臣妾”;

2、在单音节词前后加上词缀/副词: 如:想来、更是、极好、定可、必是、罢了。这样具有半文半白的特点。

3、时常使用转折复句,如:“若是……想必是极好的,但……倒也不负恩泽”,“便是再好不过了”。在转折关系中,尽管说话人承认偏句中的事实,但表意的重点还是在正句上。这样就使得语气舒缓,语调持中。

4、常使用叠音词,如:真真、巴巴。

我们看一些网友们应用“甄嬛体”的例子:

@田小跳儿:话说今日大雨滂沱,甚是凉爽,若能在床上小憩一下也是极好的。无奈昨日通知今早须提前半小时上班,若能早些下班或给点赏银倒也不负恩泽。只可惜一切皆为浮云,又奈何天公不作美,故而为此精神萎靡,消减了上班的兴致。(新浪微博)

@我本伐木:方才想起已是初秋,满觉陇路的银桂必将陆续开放,私心想着若是这周末前去赏桂,定可沁人心脾,对洒家的修行必是极好的。(新浪微博)

“额娘你看今日外面天气极好,儿臣想出宫走走,既能冲冲喜气,也能看看京城中百姓生活如何,早日完成儿臣登基之业。不知额娘意下如何?”“说人话:我要出去!”(新浪微博)

此处我们仅对以上第4条特点进行考察,就会发现其中一些奥妙。

“真真”在现代汉语中用作“真”,“甄嬛体”用作叠字“真真”。“真真”最开始出现于佛教用语中[3],但在近代汉语双音节化的发展过程中出现了副词“真真”。刘冬青[4]考察发现,“真真”发展到清代才在作品中使用较多。例如:

1、这都是治生由衷之言,敢有一字虚头奉承,那真真禽兽狗畜生,不是人了!(明《醒世姻缘传》)

2、兆蕙道:“实实憋得我受不的了!这智大哥装什么象什么,真真呕人。”(清《七侠五义》)

3、李嬷嬷听了,又是急,又是笑,说道:“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厉害。”宝钗也忍不住笑着把黛玉腮上一拧,说道:“真真的这个颦丫头一张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清《红楼梦》)

这个例子已然可以说明“甄嬛体”和《红楼梦》中的某些联系了,下文我们将从汉语词汇学的角度进行详细分析。

二、汉语词汇学分析

对于书面作品,个人的语言风格主要通过语言符号系统来体现。在语言符号系统中,语音、词汇、语法都是言语风格极为重要的表现因素。关于《红楼梦》(主要为前八十回)语言风格对《甄嬛传》的影响,本文将仅围绕词汇因素展开分析和讨论。

1、词汇构成

《红楼梦》基本上是以乾隆时期的北京话写成的。俞平伯说:“《红楼梦》里的对话几乎全部是北京话,而且是经作者加工洗练过的北京话,真是生动极了。”[5]同时,曹雪芹又“以北京话为底子而又吸收了方言里的(如南京及其它地区的)和民间文学传统中的以及古代语言中的合用的东西,成为他的表现工具。”[6]

《红楼梦》中的词汇构成首先是通语词(即北京官话中通用的词),夹杂北京的土语、俗语。其次,吸收了部分方言词汇,主要包括下江官话(南京、扬州一带)和吴方言(苏州一带)。同时,行文中也吸收了部分的文言词汇,散落分布于白话语词之中。

《红楼梦》以清前中期的白话写成。清代正处于近代汉语向现代汉语的过渡时期,并因是文人写作,白话中仍保留了一些文言的表达习惯——吸收部分浅易的文言词,采用简单的文言句法,语言呈现出一种接近口语而稍有文言成分的半文半白的面貌。文言词汇集中在文中的诗词歌赋和官场应对之中。

经分析我们发现,《甄嬛传》几乎完全承袭了《红楼梦》的这三类词汇构成,在语言面貌上也呈现出半文半白的特点。

其一,人物对白的京味儿。《红楼梦》中有一些使用频率较高而现代汉语已不常使用的北京官话词,如:方才、忖度、物事、攀扯等。例如:

本宫千万交代你们对先皇后的物事要分外上心保管……(第三部第十九章)

②奴才们忖度着娘娘怕热才往这里走的……(第四部第十三章)

③方才那茶凉了,才换了新的,娘娘和郡马爷趁热喝一口吧。(第七部第二十七章)

文中也常出现“猴儿崽子、巴巴的”等北京方言词,“昨儿、今儿、高枝儿、打千儿”等北京口语常见的儿化词,增强了文句的京味儿。例如:

①猴儿崽子,大老远就跑来讨赏,必少不了你的。(第一部第十四章)

②只一心攀高枝儿,朝三暮四!(第一部第十四章)

③巴巴的要本王亲自跑到寺里迎接。(第五部第六章)

④今儿不是初一十五的大日子,没想到莞妃这样早就过来了。(第五部第九章)

⑤你倒有心,只是皇后身子还未大好,只怕你去得早了。(第五部第九章)

其二,《甄嬛传》沿用了《红楼梦》中下江官话和吴方言词汇,如“下作、合该、促狭、劳什子、不中用、汤婆子”等,例如:

①小允子:还不是去了趟内务府,没的受了好些冷言冷语回来。(第一部第九章)

②沈眉庄:这蹄子今天可是疯魔了。没的胡说八道!(第一部第二十三章)

③甄嬛:囚禁之中何来这样的礼遇,而脚边的汤婆子热热烫着脚,分明又不是虚幻之景。(第三部第八十七章)

④玄凌:你这促狭妮子,明明自己对小帝姬疼爱的紧,还拿酸话来堵朕的嘴。(第四部第三十六章)

⑤庄敏夫人:安氏如此下作,岂非和当年的傅如吟一般!(第六部第三十七章)

⑥欣妃:这话合该淑妃嘱咐你,宫中唯有淑妃儿女双全,自然她最有经验。(第七部第八章)

⑦李长:奴才年老不中用了,皇上嫌奴才办事不力也是情理之中。(第七部第三十二章)

其三,夹杂使用文言词汇,单音节文言词的使用频率比较高,如“亦、欲、言、虽、方、必”等。比如“亦”使用频率多达一千多次,“欲”达四百多次。还有些略带文言色彩的词汇,明清时期小说中多见但现代汉语已不常用,《甄嬛传》也频繁使用。例如

①眉庄微微蹙眉,陵容亦是一脸疑惑。(第一部第七章)

②手劲一松,直欲从秋千上掉下来。(第一部第八章)

③片刻才温言道:“别怕,也别紧张。……”(第一部第十三章)

④虽不晓得是谁,可见其心之毒。(第二部第十八章)

⑤我的心一度跳得厉害,迟疑片刻,方问……(第二部第二十二章)

⑥贺妃必会来求我去劝玄凌。(第三部第六章)

再以“叫”和“唤”为例。当“唤”表示“招呼、呼唤”意时,据相关统计,《红楼梦》“叫”与“唤”都用。而现代汉语在此义项上基本不用“唤”而用“叫”。《甄嬛传》中“唤”使用357次,“叫”不足百次,“唤”的使用频率大大高于“叫”。

于是我们看到了《甄嬛传》整体的古典风貌和“甄嬛体”古色古香、半文半白的语言特质。

2、词汇形态

沿袭北京话的词汇特点,《红楼梦》中以“子、儿”为词缀的名词特别多,、大大增强了文本口语化的色彩。《甄嬛传》中带词缀“子”的词语多达约6600个,其中不乏现代汉语已不常使用而《红楼梦》中高频出现的词,如“方子、身子、性子、法子、园子、帕子、络子、狐媚子”等。其中,“性子”出现近200次,“法子、方子”出现近百次。《红楼梦》中以“儿”为词缀的名词多用于人称和时间,比如人名的昵称“环儿、平儿、玉儿、芸儿”,时间词“昨儿、今儿、明儿”等。《甄嬛传》完全沿袭这种习惯,如甄嬛昵称“嬛儿”,眉庄昵称“眉儿”,“昨儿、今儿、明儿、前儿、后儿”都有出现。

三、小结

仅从汉语词汇学的分析,我们可约略窥得源于小说《甄嬛传》的“甄嬛体”确是受到了《红楼梦》语言风格的较大影响。

但是进一步看,如果我们提高艺术审美的要求,《甄嬛传》是仅得其形。

《红楼梦》整个的语言风格和对词汇的应用,凝聚了作者的苦心孤诣,体现了极高的语言艺术。《红楼梦》使用方言并不是为了“复古”和“模仿”,而是“题材的需要,塑造典型的需要,更重要的是为了锤炼文学语言的需要。”[7]方言用于场景的描述,是为了表现地方色彩;用于人物对话,是为了凸显人物的籍贯、成长环境、身份、性格和情态。林黛玉生长于扬州,言谈中就夹杂了下官话;王熙凤生于大户人家但文化水平较低,所以言语中有许多较粗俗的方言词;贾政自居身份,注意谈吐,轻易不说方言,前八十回中唯两次说了方言词汇,也都因为气急而口不择言;贾府丫鬟、仆妇、小厮身份低微,学识不高,言谈中方言更是多而俗。《红楼梦》在方言的使用上也视场合而定。凡朝廷应对,官场应酬,人物定口吐雅言,决不用方言。

相比之下,《甄嬛传》对于方言词的使用显然没有精心推敲。生长于京城的甄嬛会说下江方言,生长于济州的眉庄也会说下江方言。宫中堂堂天子、众多嫔妃个个谈吐夹杂方言(详见前文举例)。即便原著是架空作品,也不应大部分人物各地方言、文言白话不分场合地混着说。

再如,对于儿化词的使用,《红楼梦》是极有讲究的。《红楼梦》众多的人物角色中,最爱用儿化词的是王熙凤和刘姥姥。王熙凤没读过书,儿化词正表现她言语俏皮、性格泼辣的特点;刘姥姥来自民间,儿化词体现了劳动者语言的特点。再看宝黛钗及贾府一干姐妹,他们识文断字、身份高贵,使用儿化词的频率明显低于府里的丫鬟、小厮。贾政在前八十回中更是一次都没有用,这是他的性格、身份使然。

而《甄嬛传》对儿化词的使用相对随意得多。上至皇后、妃嫔,下至宫女、太监都用儿化词,其中使用儿化词频率最高的竟然是甄嬛———这个后宫最有才学和智慧的女子。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网络文学借助网络媒体迅速发展,已成为当代文化中的一个令人瞩目的对象。网络文学虽以异于古典文学的方式呈现和传播,但二者一直互相影响和渗透,彼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甄嬛传》对《红楼梦》语言风格的借鉴正说明了网络文学在靠近和传承古典文学,而“复古”之风也一定程度上延长了作品的艺术生命。《甄嬛传》语言所体现出的古韵古风既是受到《红楼梦》影响的结果,更是网络文学对于古典文学的审美认同和自觉靠近的结果。

但是,网络作品所追求的“古典”、“复古”,绝不能仅止于形式上,那只是“古典文学”的外衣。中国古典文学丰富的人文内涵、深厚的历史积淀、强烈的情感特征、高远的审美情趣以及深刻的道德感与现实批判性,才是我们寻找的力量之源。这便是本文所探讨的问题意义所在。

 

参考文献:

[1] 流潋紫《后宫﹒甄嬛传》[M].北京:花山文艺出版社,2007;

[2] 曹雪芹著,红学所校注 《红楼梦》[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

[3] 王磊《流潋紫谈<甄嬛传>语言:以<红楼梦>为样本》[J].《文化视界》,2012(5),P60-61;

[4] 周荐《作家言语风格研究的几个理论前提》[J].《新疆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版》,1983(4),P106;

[5] 刘冬青《北京话“真”类语气副词的历史嬗变》[J].《中州大学学报》,2010(6),P84-89;

[6] 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 《红楼梦研究参考资料选辑:第2辑》[C].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

[7] 卢兴基,高鸣鸾《<红楼梦>的语言艺术》[M].北京:语文出版社,1985。

[1] 以上采访内容根据:王磊《流潋紫谈<甄嬛传>语言:以<红楼梦>为样本》,《文化视界》,2012(5),P60-61.

[2] 周荐《作家言语风格研究的几个理论前提》[J].《新疆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版》,1983(4),P106.

[3] 密勒日巴大师歌集:真真实实如其本性之通达。

[4] 刘冬青《北京话“真”类语气副词的历史嬗变》[J].《中州大学学报》,2010(6),P84-89.

[5] 俞平伯《红楼梦的思想性和艺术性》,《红楼梦研究参考资料选辑:第2辑》[C].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P183.

[6] 邢公畹《<红楼梦>语言风格分析上的几个先决问题》,卢兴基,高鸣鸾《<红楼梦>的语言艺术》[M].北京:语文出版社,1985,P8.

[7] 卢兴基《<红楼梦>南方话考辨》,卢兴基,高鸣鸾《<红楼梦>的语言艺术》[M].北京:语文出版社,1985,P278.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奥斯卡得主杨紫烨谈影像: 真实最重要
皇帝已经打倒,士大夫必须重生
恶之花:库布里克式精神分析法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