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 22, 2017

“我是给京剧打工的” ——专访民间京剧爱好者刘鸿麟

Written By:

|

2015 年 2 月 2 日

|

Posted In:

“我是给京剧打工的” ——专访民间京剧爱好者刘鸿麟

2014年10月19日、11月9日的下午,天津市河西区银河购物中心地下一层的一家休闲餐厅里举行了两次戏剧视频欣赏会。在多媒体屏幕上,投影仪播放着《打面缸》、《挑滑车》、《挑帘裁衣》等京剧,20多名观众边欣赏戏剧,边喝茶聊天。由于氛围很好,还加播了几出剧目。

留心一些就会发现,台上的戏剧视频虽为名篇,但并不是如今常见的版本。其中,《挑滑车》是厉慧良先生1994年最后一次北京演出的版本,其“大攥旗”一段表演干净利落;《大劈棺》是孙正阳八十年代演出的改编本,继承了刘斌昆的艺术特色;《挑帘裁衣》更是李庆春、刘雪涛、吴素秋三位老先生难得的合作……这些如今已难得一见的名角名篇,如今在一家小小的餐厅里现身。

这些戏剧影视片段是欣赏会组织者刘鸿麟13年的个人珍藏。在戏迷界,他的另一个名字“戏迷知音”更为人熟知。这个名字拥有一个戏曲网站和3000多微博粉丝,同时还是老报纸《戏曲电影报》的整理者。他这样概括自己的工作:“我是给京剧打工的。”

京剧资料整理13年

深度中文网(以下简称“深度”):您与京剧如何结缘?是怎样从事京剧资料整理工作的?

刘鸿麟:我今年46岁,戏龄已经有30多年了。小的时候戏曲还比较火,我经常会在电台电视里听到不少好戏,一来二去特别喜欢。我原来是会计,一开始并没想着要专职从事京剧资料整理的工作,2001年我偶然受到一名老艺术家的委托,帮忙把一个京剧录像带整理成数字版本,从那就逐渐开始了整理工作。2003年我下岗了,边整理资料边找工作,我做过网站管理、整理婚庆录像带等工作,现在专职整理京剧资料,以视频资料为主,同时兼顾网站的更新。

深度:您整理的京剧视频资料包括哪些内容?整理出来后如何处理?

刘鸿麟:我手上整理出的京剧视频资料有三千多部,精品资料八百余种,既有名家名篇,也有冷门篇目。自己搜罗的也有,朋友赠送或委托我整理的也有。

文革后,许多依然健在的艺术家们重回舞台,恢复上演了一批传统剧目,到九十年代中期,戏曲舞台可谓异彩纷呈。我整理的资料多是这一时期的表演版本,不少是演员晚年演出,虽然由于体力减退,动作上不甚到位,但表演细腻、富于细节,具有意境。靠一个手势、一句话的声调,就能表达出许多东西。比如李慧芳、李丽芳版本的《四郎探母》中,铁扇公主的四次出场动作、眼神各有不同,表现出演员不同的情绪。现在的京剧表演已经很难做到这一点了,大多数演员都是一种模式走下来。所以如果青年演员问我要参考视频,我是无偿提供的,知道老先生是怎么演的,他再表演时心里就有底了。

整理出来的资料有的自留,有的送人,主要是送给青年演员和喜欢的戏迷。

深度:京剧视频资料整理的步骤有哪些?

刘鸿麟:原始资料是保存在磁带上的,非常容易受损,因此抢救工作势在必行。我的初衷就是想把这些东西保留下来。视频资料整理很枯燥,这不仅需要对戏曲非常熟悉,还要有耐心,能静下心来去做这些事情。

这份工作分为采集——修补——刻盘三阶段,主要工具就是四台录像机和一台电脑。首先由一台录像机倒带,三台做采集,如果有一台录制的视频有跳动,就用另一台采集的内容补上。录像带保留时间不长,常常有发霉等表面损害,我处理磁带的录像机因此坏了好几台。接下来是编辑修补工作,我采取非线性编辑的方式,既保持声音不间断、口型对位,又要有远近镜头和特写,这样既保持戏剧表演连贯性,同时也能突出细节。为保证演出细节的完美,我常常要找出一位演员几次演出中最精彩的版本合成起来,有时还需要对口型、对鼓点。比如厉慧良、张志林的《挑滑车》,我把同次演出的五个不同角度拍摄的版本合成了一版,并完整地核对好;赵艳霞版的《龙凤呈祥》,由于原视频印象不同步,3个小时的3盘录像带,我对口型就用了将近一个月。

深度:这份工作收到了什么样的影响?

刘鸿麟:十多年了吧,从我这里整理出去的资料不计其数。这些年的努力得到了戏迷朋友们的认可,对青年演员的表演也起到了一些帮助作用,然而也收到了一些批评的声音,引起了一些争议。

网上对于我有一些批评,说我“垄断资料、发京剧财”。我不会主动卖掉光盘,以前是谁来找我要,我就把资料光盘给谁,收取整理的成本费用,每张30元左右。这些资料全部是我免费帮人家转录制作的,搭时间,搭费用。整理的的大部分资料都以低价格共享给大家,这一方面是以交流为主,另一方面也是出于成本考虑、维持运作。也是鉴于近年来的现状,新整理的一些资料,特别是少见的精品,我都不敢轻易外撒,仅留作自己收藏。这是受这些言论的影响,也由于京剧资料的保守性。

现在网络传播速度越来越快,这对于戏曲艺术是一个双刃剑。我这样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不愿给他人作嫁衣裳。以前的不少资料,送给友人后被传到了网上共享,有的被打上了自己的水印,影响了画面的欣赏效果,还有的甚至被放到了淘宝上出售。很多人的意识就是不花钱就行,拿来资料上传共享的人,永远是人们所爱戴的好人,可谁又知道这些最初转录、整理录像带资料的人的不易呢?这其中的艰辛,也只有真正去做这些事情的人知道。另外,现在一些人虽然也在收藏京剧资料,但并不是出于鉴赏、学习的目的,而是把它作为资本来炫耀,拿到了资料又不珍惜,让人寒心。

他们说我卖资料,可实际上卖出去的并不多。因为喜欢京剧的就这么点人,还都等着共享,资料卖贵了没人买,卖的便宜了,又会被直接传到网上,这么多年入不敷出是经常的情况,问题是我也得生活,也得维持基本的运作,为戏曲做义工这么多年,真的没有更多的资金往里搭了。这只能是说太无奈,我不知道凭我一己之力究竟能维持多久,也不知道这些资料的将来归宿,只是觉得这么沉积着有些可惜,可是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这些年在我手中流失的珍贵资料有多少,挨了多少埋怨,挨了多少骂,我都数不清了。

不过,如果有真心热爱京剧的人,或者是演员需要某一剧目做表演的参考,那么只要我有、能往外传,我就会给。我拿着这些东西没有搞垄断或者发财的念头,而是要保证自己的劳动成果能都真正被人喜爱和重视。

一人包办的京剧网站

深度:怎样想到创建网站的?网站主要有哪些内容?

刘鸿麟:二零零几年,互联网在中国刚刚兴起,当时的戏曲网站不多,且主要为权威性强、内容全面的官方网站、论坛。我当时就想建一个戏迷网站的想法。2002年,我建了“戏迷茶馆”论坛,以供戏迷们互相交流、分享资料。2004年,我在国家一级京剧演员吕洋的建议下,创建了玲珑戏曲艺术网。十多年过去了,玲珑戏曲艺术网持续更新,已成为了汇聚演出信息、剧评杂感、演员采访、京剧轶事、影视欣赏等栏目、拥有注册会员5000多人的服务类论坛。

玲珑戏曲艺术网的内容不单单局限在戏曲演出的介绍上,还注重历史资料的整理。我把一些收藏的京剧视频片段和一些关于京剧的文章、访谈转载到网站上。2009年,我从朋友那里偶然得到了全套《戏曲电影报》,这份报纸于1981年创刊、2005年休刊,对我们一代的戏剧启蒙作用很大,当时很多老先生的观点对我们欣赏、鉴赏戏剧起了很大作用,直到现在还有参考价值。我决定把它们扫描到网站上。

我只有一台A4的打印机,因此一张报纸需要扫描8次,然后再进行汉字识别和校对,才能发放到网站上。目前1981年的报纸已全部完成,然而由于人手不够,1982年以后的报纸还没能继续放到网上。现在的观众只知道经典剧目,不了解京剧真正的艺术魅力。我这么做,就是通过这些文字资料,告诉观众这出戏为什么好,好在哪。

深度:玲珑戏曲艺术网是如何打理的?有什么困难?

刘鸿麟:网站几乎是由我一人打理的,包括图片、内容的编辑和更新、空间的扩充、文章的转载等。其实也有朋友提出要帮我共同打理,但是由于这些工作太琐碎、需要耐心,又没有报酬,最后都没有坚持下来。

玲珑戏曲艺术网处于非盈利的公益状态,一旦我因为整理资料而忙碌起来,网站的更新就会被搁置。现在传统网站、论坛受到微博、微信的冲击比较大,玲珑也不例外,再加上我还有很多资料需要整理,网站的更新目前比较缓慢。然而由于玲珑戏曲艺术网历史比较久,文字、视频资料比较丰富,在老戏迷心中,玲珑戏曲艺术网仍然占有一定地位。混网站的老戏迷都知道我的网站,一段时间不更新了,他们会给我打电话来鼓励我、催我更新。

深度:您有没有想过解决措施?

刘鸿麟:我与同行们一直在探讨这些问题,但还没想出来。也许戏迷之间组成一个团队、分工合作,效果应该会更好一些,但这些都是缘分,必须沉住气、有耐力,才能做下去。我也有朋友跟我做这个,三天热乎劲过去了,就不干了。这份工作看着很有意思,但实际上比较繁琐、枯燥,连续看几遍过来,就烦了。而且网站是公益性质的,盈利点从哪来,这是一个问题。戏曲艺术网有一个特殊性,就是受众有限,所以必须开发出一些与戏剧相关的东西,但是这个点,我们一直没有找到。

昙花一现的戏剧演出

深度:您是怎么想到组织京剧视频欣赏会活动的?以前有没有举办过京剧活动?

刘鸿麟:以前戏曲节目多,电视台里几乎每天都有戏曲节目。而现在很少有戏剧节目,观众收不到熏陶,对京剧的了解实在有限。我的本意是让更多人能一起看戏、聊天,增长见识。有精力、条件的话,我希望会继续办下去。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组织京剧活动。在2004年,我和朋友们在天津广告会馆(现天津戏剧博物馆)具有百年历史的舞台上举办过全国戏迷聚会,前来助阵的艺术家既有老戏骨赵慧秋、董文华、尚明珠,又有青年艺术家吕洋、王艳、姜亦珊等。但我们那次赔了,一个大亏空填不上,到最后原定的晚饭问题没有解决,老艺术家们还是自己打车回去的。我们心里愧疚难当,但老先生们还是比较理解。

2006年,我又和戏迷朋友组建了艺龙文化公司,专门组织京剧演出。同年,为了庆祝中国大戏院建院70周年,公司组织了“纪念中国大戏院七十华诞庆典演出”。

深度:2006这场演出的主要内容及特色?

刘鸿麟:这次演出分为四场,第一场是复古演出,完全还原30多年前前戏剧演出的风貌;第二场是各剧种老艺术家专场演出;第三场是曲艺名家专场;第四场是当代青年演员的表演。当时到场的老艺术家平均年龄70岁。李砚秀当时90高龄,从北京坐车过来参加;马金凤老师也是,到天津凌晨4点,休息一下转天就开始工作,让我们特别感动。到场的还有马剑锋、左大玢、刘玉林、梅葆玖……这些老先生都是戏剧界的代表性人物,现在的演出已经很少能聚这么齐了。

X8Y5`P920}EYU3LA22DS$9H

筱俊亭、马金凤两位艺术家历史性的会面

深度:这场演出收到了什么效果?

刘鸿麟:四场演出汇集各个剧种的代表人物,每一场都是满堂彩,在京剧界影响非常大,然而却让艺龙文化公司赔了一大笔,我本人也赔光了积蓄。

这场演出规模比较大,但组织者只有包括我在内的四个人,当时我们没有赞助,设备、资金调动起来非常困难,第一场演出时甚至没有字幕,后来才补上。我们缺乏京剧院团和政府部门的支持与配合、出票时间又太短,所以演出期间还要和政府部门、票贩子周旋,再加上组织人员、演出人员之间意见不和,使得台上演出虽然成功,台下调度却十分困难。

这场演出使艺龙赔了一大笔。又做了7场演出后,2007年,艺龙最终由于经营困难正式关闭。当时的注册资金是50万,有我们几个朋友自己凑的,还有借来的。这些欠款我们这几年才陆续还清。从头至尾,艺龙文化公司从来没有得到官方的支持,而官方支持在戏剧活动的举办乃至戏剧文化的保护上是十分必要的。

“我会继续把自己喜欢的事做下去”

深度:在京剧资料的保护和发展方面做了这么多事情,您如今的感悟?

刘鸿麟:目前我的工作主要是视频整理和网站更新,同时在家照顾母亲。我希望自己整理的东西都能派上用场,虽然有时事与愿违,但我还在不断的努力。十三年来,依然是清贫如洗,近乎苦行的坚持着。这几年孩子上大学之后,花费也多了,妻子工资微薄,我更得省吃俭用地生活。这么多年,我的家人一直支持着我的工作,让我十分感动。同时真诚地感谢这十年来协助我工作的朋友们,他们在各方面给予我支持与鼓励,使得我、有信心走过来,能在抢救戏曲资料方面做了一点微薄的事情。

深度:在京剧资料整理方面,您将来有何打算?

刘鸿麟:事情只有真正去做了,才能理解其中的快乐与辛苦。十三年的时间不算漫长,我还得继续地去努力,因为明白这份工作对未来的影响和产生的无形价值是任何回报都无法等价的。然而我们自发的民间行为作用毕竟有限,这项工作还得需要官方出面,抢救、整理京剧视频资料、扩大京剧的影响力。

接下来,我打算利用视频资料尽量吸引更多观众,把视频欣赏会继续办下去,并希望这些珍贵的京剧资料能够走进校园。戏曲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作为一个深爱它的戏迷,我会把自己喜欢的事继续做下去,继续努力多整理抢救一些戏曲录像带,尽努力争取整理更多的精品资料,把更多更好的东西呈现给大家,让更多人领略到老艺术家们的风采。

 

深度中文网  北京站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消失中的麻风村
大学生党员,路向何处?
青年空间:一代人的梦想与挣扎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