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 22, 2017

社工,你到底干了什么?让人如此不屑与你为伍

Written By:

|

2015 年 1 月 27 日

|

Posted In:

社工,你到底干了什么?让人如此不屑与你为伍

这几天在网上看到告也的《社工与劳工从未在一起过》,内心澎湃,“为什么劳工要自绝于社工圈?”这是我的一个疑问,是我从未意识到的疑问。非常感谢告也的提醒,但更多的提醒是站在旁观者角度臆测,不知道告也接触了多少社工,能如此为社工“定名”。我作为一名“社工”身份认同感比较强的社工,觉得告说到了其中的一部分,但不是事实的全部,以我鞭炮般的性格,不吐不快,有话不说憋着是要打嗝的。

我不知道告也是劳工工作者还是一般的旁观者,在这篇文章里我将预设告也是一名劳工工作者。

从开始接受社工专业教育的那一天我们被传递的就是价值中立。我们相信每个人都有解决问题的能力,我们不是万能的,也不希望传递给居民“我是受害者”的弱势心态。生活在社会系统中的人,都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不会因为你的种族、职业、民族、性别、年龄的不同而有所差别。问题的产生不单单是个人的原因,社工可能面临困境其实是大多数人都可能会面临的,突发疾病死亡、生大病无钱医治、失去亲人等等。社工是助人者,但是不是万能的神,不代表社工就不会遇到问题,遇到问题就必须立马能解决。李丹事件,暴露的是医疗体系救助的问题,其他的人也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并不因为身份是社工这样的问题就要迎刃而解。说到“抗争”更多地是把自己放低到弱者、被压迫者的心态,我们希望可以平等的对话,影响资源掌握者的改变。如果除了“抗争”还有第二条路可以走,我为何不走呢?

告也在文章中提到社工因为是政府购买服务,为迎合政府的口味,只做面子工程,也提到社工个人强调“专业知识、专业方法”的专业教育,对“服务者、助人者”的自我标榜露出的不屑与轻讽。其实我想问的是你对社工的工作到底了解多少,你看的是事实的全部吗?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思想不是教导我们要客观地实事求是,不能偏听偏信嘛。

一、关于服务的内容

社会工作的服务内容性质主要分预防性、发展性、治疗性三大类,工作手法主要有社区、小组、个案的三大手法。

1、社区社会工作

社区工作在内地最多的是三大模式:地区发展模式、社会策划、社区照顾。

地区发展模式:在外来流动人口(即劳务工)占了百分九十以上的城市,大家背井离乡,脱离了家乡的地缘与亲缘关系,更多的居民需要在生活的社区重建社会支持网络,社工开展不同形式的社区服务让不同地域的居民有机会互动合作,减少居外来劳工与本地居民之间的隔阂;社工组织社区的妇女主任、民政员、妇女队长、本地居民代表、劳工居民代表开展焦点小组解决来自不同地域居民之间的矛盾与冲突,改善邻里关系。社区社工在服务过程中培育各种不同社区团体:随迁老人艺术团、青工-义工篮球队、摄影爱好协会……让他们在小团体中找到志同道合之人,更有参与感与归属感。

社会策划模式,主要是针对社区存在的社会问题,评估需求和目标,然后设计和提供具体的社会服务项目,比如吸毒者的家庭支持项目、青工就业与能力建设、临终关怀、随迁老人的适应等不同的服务项目来回应与解决社区问题。

社区照顾模式,社区照顾的对象包括妇女、老人、精神病患者及肢体残障者。社工整合社会及社区义工资源定期上门为独居老人、残疾人提供的家居、探访服务正是这种照顾模式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这三类服务应该就是告也所说的:“从社工服务本身来看,即便是花样繁多的专门服务劳工的社工,也总是有意识地‘发掘’服务对象在娱乐、家庭和个人成长方面的所谓需求,却无视其获得成长空间的物质基础和讨工钱、涨工资等直接的权益诉求;总是在安全的舒适区做些不痛不痒的事情,然后在某些瞬间自我感动一把,却不去深入探讨那些让我们只能感动不能改变的障碍。”

我做社工这么长时间,没有做过权益维护,但是并不代表我漠视问题的根源,在告也的观念里是不是帮工人争取工钱,不帮其涨工资就是没有成效的工作了呢,是不是钱拿到了就扫除了一切障碍呢?维护了这一次的权益,下一次呢,我不得而知。权益受到分割与侵害,矛盾冲突的产生,除了受制于个体、群体因素,我认为其实更多的是政治与经济的博弈。那是不是该采取社会行动了呢?

我认为不同领域、不同机构因为愿景与使命的不同,所采取的策略也不尽相同,哪个更优,我还没有找到答案,但我认为不同的机构、不同领域的同工都可以尽情地尝试不同的策略。同时服务活动的开展只是为了达成目标的手段和媒介,不同的目标需要不同的活动来配合开展,不能以看到的片面情况来臆测背后的动机。

2、小组工作

小组工作的类型主要分为四种:教育性小组、成长性小组、支持性小组、治疗性小组。

教育小组通过帮助小组成员学习新知识新的方法或补充相关知识,通过认知的改变促使成员改变对问题的不正确看法,从而促进行为的改变,达至小组目标。如社工开展的亲子教育小组、人际沟通交往小组、青春期小组。

成长小组顾名思义帮助小组成员了解、认识自己,探索自己,通过小组动力最大限度的启动和运用自己的内在、外在资源,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解决存在的问题,从而促使个人的成长与发展。社工将有同质性的人聚集在一起,组员通过交流思想与同理心的感受,相互理解与彼此支持达到解决问题和成员改变的效果。社工开展支持性小组的典型有“单亲妈妈自强小组”、“重症病友支持小组”、“特殊儿童家长支持小组”等。社工在支持小组中虽然不能解决成员的问题或者生理疾病,但却会陪伴他们走过问题或疾病带来的痛苦过程。

治疗小组的组员通常都是曾经在生命中有过创伤,并且影响其当前的日常生活,或者在生理、心理方面有不良症状影响一般日常生活。治疗小组就是希望能缓解症状及其影响力,帮助组员通过治疗创伤复原并康复,降低不良症状,促进人格改变。

3、个案工作

个案工作与社区、小组工作不同之处是它面向的是单个的人或家庭,而不是一个社区、一个社群或一部分有共同问题的人。当服务对象的需求及问题比较多的时候,社工不能一一满足的时候,我们通常会启用个案管理模式,社工需要协调、联合多方的资源来开展工作。

阐述了这么多,其实我想说的是大家看到社工开展包饺子和汤圆的活动只是大家能看得到的工作中很小的一部分,禁毒社工开展的家庭支持介入服务,司法社工开展的社区矫正服务,医务社工缓解的医患矛盾、救助、支持服务,妇女、儿童社工的家暴介入服务,青少年社工开展特殊青少年的个案……因为涉及的保密原则公众是很难看到的。解决一个家庭暴力的个案、开展一个禁毒家庭的支持小组曝光在媒体中对社工的工作可能是很好的宣传,但对服务对象却是一种伤害。

总而言之,工伤赔偿和讨薪是部分劳工紧急重要的需求,但除了这个紧急重要的需求,他们也有其他发展性的需求;其他的社群也会有不同的发展诉求,我们不能将某个需求凌驾于其他需求之上。每种诉求都应该得到尊重,而不是由社工或劳工作者来判定重要与否,因此来评判其他人的工作。

二、关于服务经验与时间问题

告也说到“大家常说年轻的社工最缺的是经验,社工又偏偏拒绝在经验技巧上向劳工圈前辈学习,服务时间刚好是工人的上班时间,服务内容刚好与他们的生活工作基本无关,专业关系刚好限定在正经的工作时间工作内容之内……”社工服务的领域不同、服务的时间也不同,我所服务的中心,每周一至周六,早上9点到晚上9点开放,周日不定期开展室内及户外活动,这几年社工膨胀式的发展,有很多新社工加入,没有经验,很多新人需要从头学起,这是事实,同时也体现了大学教育脱离了实际工作的需求。我曾经也是一名新社工,现在每年带领5-10个左右的实习生和新社工,但我所接触的新人求知欲望非常强,他们愿意抓住一切机会参加培训,跟前辈学习,努力做好自己负责每一项服务。

我从事青少年社工5年多的时间,最开始的时候的确没有青工参加我们的服务,经过调研分析,我们将服务方向调整,主要聚焦在能力建设与社会支持网络的建构。我们主动跟政府部门、所在社区协调,申请项目经费,与其他社会组织、公司、培训机构合作开展服务,成效方面,口说无凭,最真实的莫过于服务参与者的评价。我们也是在摸索中不断改进,并不像告也所判定的“社工没有需求调研分析和服务设计的能力,又不愿意虚心学习的自大狂。”

另外我一直秉承的是专业关系限定在专业工作时间与内容内,因为我们除了工作,还有生活,如果工作与生活分不清,到最后可能是不堪重负而离开,每一个新社工入职的时候我都会跟他们讲社工专业关系与专业伦理价值,工作时间就处理工作的事情:你很重要,同时你也很不重要,服务对象不会离开了你就无法生活,要相信他们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也相信你的同事有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样的信任关系我认为更有助于推进专业关系的建立,促进专业服务的开展。我不希望社工成为随传随到的保姆,这会助长服务对象的依赖性,回避问题的根本原因,不愿意自己着力解决,更糟糕的是,让社工沉醉于“被需要”满足感沾沾自喜而不自知。

三、关于与政府的关系问题

资源的分配谁最有话语权?当然是资源的掌握者,这是大家不得不承认的问题。社工与政府部门搞好关系当然是为了工作更好的开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社工与政府搞好关系能获取个人私利。另外并不是所有的政府部门工作人员都只做面子工程,我两份工作与政府部门的联系非常紧密,他们也实实在在在做实事,也在尝试不同的工作方法,希望可以解决服务对象的问题,认真听取社工的意见,设计不同服务项目来回应服务对象的需求。比如便捷保密的检测服务、青工的交友服务、毕业求职住宿过渡、能力建设等项目。事物都有两面性,我们不能总以偏盖全嘛。

四、社工机构的评估问题

当只有一两家机构的时候,政策可以朝令夕至,当机构只有四五个人的时候,机构的政策可以朝令夕行,大家很容易达成一致的意见,但是当机构越来越多、机构人数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们需要制定完善的服务管理制度、财务制度、培训制度、员工管理制度、不同的操作与启导手册来提高管理与服务的效率。第三方的评估也可以敦促社工机构的不断完善与成长。我经历了一家机构从创建初期的几个人到现在的几百人,评估促使它的管理由原先的口头约定到现在相对完善的服务管理、机构管理制度,当然这肯定是要花时间成本的,如果劳工组织还依赖道德自律,而没有第三方的监督与评估,其实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有时候道德自律在巨大的诱惑面前不堪一击。

五、结语

术业有专攻,劳工工作者都在劳工领域做得非常好,这一点一直是我非常认同与崇敬的。在这一领域让其他领域的社工来开展可能比不上,不过我认为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如果让劳工领域的同工来开展环保、医务领域、禁毒、司法矫正的工作,试问亲,你还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吗,不能以己所长比他人之所短,让自己陷入沾沾自喜的自我满足中。

不可否认社工行业发展刚刚起步,会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社工也在摸索中不断前行,我们相信事物的产生与存在有其美好和合理的一面。

如果给社工贴上了大家预设的无能、抱怨、趋炎附势的标签,其实了解再多也是很难改变观点的。但我希望花这个小篇幅可以为社工正名,当然无论你怎么看待社工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得让你知道我作为一名社工怎么看待自己,专业是一个社工安身立命之根本,如果自己都不屑地放弃,何人替你担起。

此文仅代表个人的片面看法,欢迎各界同行批评指正。

本文由深度中文网合作伙伴“NGO发展交流网”提供,作者庆河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男男正传:那些在生命长河里的小人物大故事
流动儿童,离城市有多远?
当名人成为人道主义斗士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