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5, 2017

camworks 64 bit download learn more here creative suite 6 master collection software for pc subscription price autoturn serial number activation
anavar stack cycle visit the website strongest anabolic steroid

潘绥铭:如何看待性骚扰、约炮和一夜情?

Written By:

|

2014 年 12 月 19 日

|

Posted In:

潘绥铭:如何看待性骚扰、约炮和一夜情?

2014年11月22日,潘绥铭老师在706青年空间的沙龙活动,将近三个小时的活动大部分以问答的形式进行,这里仅精选一部分问答记录。

当下的一些性工作者,她们追求的是一种生活方式。既不是因为受到了男权主义的压迫,也不是迫于自己的生存压力——而是看淡了性。这也是我多年来一直倡导的,我们要的既不是性解放,也不是性压抑,而是性的自然主义。性,就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儿,和喝水是一样的。这既不叫保守,也不叫开放,它叫自然。

1.Q:对于校园里所发生的的性骚扰问题,涉及到性权利与性权力,您是怎样看待的?

A在美国,公共场合的性骚扰已经立法,有具体的解决措施和程序,只是在职场(工作场合)中的性骚扰还处于比较模糊的状态。性骚扰者利用上下级关系、利用职权来进行性骚扰,被害人很难报案,在这种情况下并没有一个具体而完善的法律来保护受害者的权益,所以在美国才逐渐发起了关于完善这方面相关法律的运动。通常在这种情况下构成性骚扰的两个条件是:是否在职场中和是否利用职权。例如大学里男老师对女学生的性骚扰问题,首先要看学生是否在读或是否毕业,其次是要看老师是否利用了职权的便利,例如该学生是外系的,很少上过老师的课,那么在职权利用方面可能会减轻一些。根据近十年来的调查数据显示,性骚扰实际发生率下降,人们的性骚扰防范意识明显加强,警惕性提高。其实,关于性骚扰的权利保护,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我们每个人的权利意识,对侵犯的反抗意识和明确的态度表达,要有敢于说“NO”的独立性和自主性,才能真正做到维权。

2.Q:随着女性地位的提升,更多女性开始走入社会独立工作,然而与此同时她们还是要承担传统的家庭任务,相夫教子以及繁重的家务劳动,这样现代女性反而承担了更多的压力,对于这种现象您怎么看?

A对于这个问题其实在西方社会也是一样,很多女性承担着工作和家庭上的双重压力。首先女性必须就业,这是最根本的一条,如果女性不通过独立就业进入社会,其他的一切平等也都不可能。历史上第一次世界大战给了妇女解放的良好契机,那时大多数男性都去了战场,女性留下来工作,获得了大量的工作机会,甚至在后来和男性的工作竞争中优胜,再后来通过许多的社会运动和呼吁女性又获得了选举权,这两个事件的发生是后来女权主义产生必不可少的条件。这样看来,女性的独立就业和独立收入是最根本、最重要的,而至于家务劳动,由于自然的原因,女性天生就要和孩子在一起来抚养孩子(这是哺乳动物的本质属性没有办法),所以我们只有通过对家务劳动的社会化来减轻女性的负担,例如人工奶粉等。除了对女性劳动的社会化,还有就是一些政府政策的倾斜,能够给女性更多的保护和帮助,例如我在瑞典大街上所看到的,抱孩子的全部都是男性而没有女性。

3.Q:对于性的问题,我们往往先是有了观念上的变化,才会有制度上的变化。这种观念的基础和我们的性教育息息相关,你如何看待国内学校性教育出现的种种问题以及性知识普及的缺乏?

A关于性教育,方刚老师算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在这里只是谈一谈我个人的看法。如果说在2000年以前,主张对学校的性教育进行改革是合理的,那么在2000年之后,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当今时代,就不应该再把责任全部推给学校教育了。对于学校的性教育来说,其问题并不完全在于没有教育的这个意识,而是在机制上本身存在很多困难。首先,学校有没有给老师买保险?老师上了性教育课,学生之间发生性关系,家长来告老师学校会为老师分担责任吗?其次,在高考指挥棒下,学校很难拿出一定数量的课时留给性教育。没有这些必要的配套措施,任何学校都很难开展一个完善的性教育体系。所以我们当下的性教育问题不应该再完全指望于学校,而是应该寄希望于互联网等开放空间,在信息流通如此便利的条件下,学会利用多种多样的传播教育途径才是问题的关键。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身体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不应该完全责怪于学校性教育的贫乏,而是要形成一种自觉的、主动的敏感意识去通过各种信息途径进行自我教育。

4. Q:如果没有学校统一的性教育或系统性、科学性的组织机构去进行性知识的普及,仅仅靠自行获取信息,网络环境复杂多样,一部分人很容易被错误信息误导。性知识的准确性不能够很好地保证怎么办?

A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多元时代,很多谬误的传播不可避免。在一种完善的性教育体系很难纳入义务教育的情况下,我们能够做的只是需要教育下一代一些最底线的原则,例如不能强奸、不能强迫对方、不能做对他人造成伤害的事,而其他的性知识则需要每个个体通过自己的自主性和自觉意识去经历、去学习。

5.Q:如何看待当下的约炮、一夜情等行为?尤其是涉及到金钱或商品交易的有偿性行为?

A有偿性行为这种情况恰恰介于纯粹的一夜情和嫖娼之间,即虽然涉及金钱或商品与性的交换,但又不是“嫖”与“娼”的关系。这种行为类型唯有在中国有两个明确的学术概念,即“买性”和“卖性”。为什么典型的买性和卖性行为,例如包二奶这样的婚外情在中国发生的最多?中国的婚外情发生率是全世界最高的,这并不是因为中国人出轨的心思最重,而是因为我们离婚的观念最保守。中国人多年来一直受“白头偕老”这样的传统观念影响,所以多数人即便是对婚姻状况不满意,迫于传统观念和社会评价的压力也不愿离婚,这才导致了婚外情的高发率,而外国人对于离婚的态度相对自由和开放,遇到问题会尽快选择离婚来解决,所以多数也就不存在婚外情的问题。

还有一点需要强调的是,女权主义真正要做的是要突破传统的男权主义话语,而不是继续站在被压迫的话语之中奋力反抗。例如我们说男女性行为是“阴茎插入阴道”,那为什么不说“阴道吞没阴茎”呢?这种说法本身就是传统话语式的。话语不转变,女性永远都是受害者。再例如在性骚扰问题中,很多女性反性骚扰的口号是“我可以骚,你不可以扰”,在我看来这样的态度永远不可能为女性争取到任何权利,因为它依然把女性放在弱者的角度上来看待,把自己当作被欺负的对象,通过充当“弱者”来反抗强者甚至试图获得某种同情,这只能说是一种撒娇的心态,不可能产生任何实际作用。如果我们永远陷入在男女二元对立的话语中,女性主义的运动是没有出路的,真正要做的是去颠覆男女之间的二元对立、黑白对立,重构性别话语体系。

6.Q:我们研究性学、关心性学应该从哪里入手?

A进入性学的研究首先有三个领域。一是生物学、生理学,例如研究性和基因之间的关系,这需要非常牢固的知识基础;二是心理学,例如研究性变态心理类型,而在很多年前国外研究基本已经涵盖了所有的性心理类型;三是人文社会科学,首先从哲学的抽象思辨的研究领域来说,自亚里士多德到奥古斯丁,再到马尔库斯、福柯等哲学家的理论成果已经非常丰厚。我认为最有研究发展空间的是人类学、社会学、法学等领域,因为国情不同,同样的问题在西方和中国就会很不一样,从这个角度来讲,这几个领域更容易产生研究成果。

研究这一领域需要两个重要的思维方式。第一个是光谱式思维,我们看待任何一个人和事物,它既不是点式的也不是线式的,而是光谱式的,这个事物可能今天是黄的,明天是绿的,但它还是它。并不是它变了,而是我们没有看到而已。很多现象都可能只是光谱中的一部分,所以不要以一种狭隘或偏执的目光去研究问题,你的光谱越狭窄,丢失的东西也就越多,研究问题必须有一个广阔的视野和开放的心态。光谱式思维从另一个角度讲,是要求我们明确问题研究的边界。研究任何概念都要有明确其界限,用我的话讲对这个概念要做到“烂熟于胸,脱口而出。”研究爱情,就要明确什么是非爱情,研究卖淫,就要明确什么是非卖淫,只有这样概念才能清晰,问题才能明确。

第二个就是逻辑思维,需要明确三点:一是必要条件(现实性),二是充分条件(可能性),三是发展条件(变化性)。例如研究侵害女童问题,首先就要搞清楚女童这一主体的必要条件,女童的年龄界限为什么是14岁?如果12岁就有了生育能力为什么不是12岁?再例如研究女权理论,这个理论的必要条件是父权制,正是因为有了父权制才有了女权理论,而在研究过程中如果过分强调父权制这个原因(必要条件)又很容易成为废话,即无用的真理。所以这时的研究就应该侧重于问题的充分条件和发展条件,这二者才是更值得研究的。只有把逻辑理顺清楚,研究问题才能说到根儿上。对于任何问题的研究,思维方式都是最重要的,有了这两个思维武器之后,了解性学、研究性学的水平才能够有所提高。

本文由 深度中文网合作伙伴 706青年论坛提供 ,文字整理 李依贝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为文艺青年一辩|一千零一夜·活动总结
清华学生里除了学神,其他的都在干嘛?
带着旅行的心,走到哪里都是风景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