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 27, 2017

垃圾分类:台湾先行一步

Written By:

|

2014 年 10 月 12 日

|

Posted In:

垃圾分类:台湾先行一步

傍晚时分,一辆放着古典钢琴小品 《少女的祈祷》的大车在街巷中开始穿梭。与此同时,拎着垃圾袋的居民们纷纷走出家门,将成袋的垃圾扔到车后敞开的大斗里。出来稍迟的,还要紧跑两步,生怕错过了扔垃圾的时间。垃圾分类、资源回收、垃圾清运这三项工作,就在垃圾车这里一同完成。错过时点的人,往往要追着垃圾车狂奔一段路程,直到它在下一站停下来。

每天晚上6点45分到晚上10点间,这样的画面在台湾的大街小巷里不断重复。

垃圾去哪了

行走在台湾的街道上,很难发现垃圾桶的存在——这是大陆游客对台湾的一个直观感受。即使在著名的士林夜市等地方,想把手中的垃圾丢掉也要走很长一段路,要非常幸运才能找到在角落里的静静安放着的垃圾箱。

这一切的“不适”,源于台湾的垃圾不落地政策。

“垃圾不落地”是指取消垃圾桶、密闭式清洁站等生活垃圾暂存和中专设施,而要求市民先对家里的垃圾进行粗分类,然后在固定时间把垃圾投入收集车的一种处置方式。不对垃圾进行分类和在非规定时间乱扔垃圾的,会被处以罚款。据说,收垃圾的人会将乱倒垃圾的垃圾袋翻个底儿掉,争取找到乱倒垃圾者的个人信息,一旦找到就处以高额罚款。后来,此政策又做了进一步改善——规定倒垃圾需用政府统一规定的垃圾袋,由居民自行到便利店等处购买。同时,不再收取垃圾费,居民购买袋子的费用就包含了垃圾费。这样,垃圾越少的居民自然购买的垃圾袋数量就少 ,鼓励居民节俭用度,又同时体现了“污染者付费原则”。​

曾经,台湾也有过“垃圾大战”时代,很多城市的垃圾满天飞。但从2000年左右开始,“垃圾不落地”政策在台北首先施行,目前已基本推广到整个台湾地区:许多地方的环境问题因此得以不同程度的改善。​

自“垃圾不落地”政策施行至今的十余年时间里,台湾每人每日垃圾清运量下降了50%以上,垃圾回收率从20%左右上升到50%以上。也因此,台湾“垃圾不落地”政策的成果受到一些国际组织的肯定,并成为不少国家、城市的学习榜样。中国大陆的杭州、广州就先后做过“垃圾不落地”的试点。​

那这些垃圾被运到什么地方呢?以台北为例,每天傍晚六七点钟开始,无法回收的垃圾陆续被送到台北最大的垃圾焚烧厂——北投垃圾焚化厂焚烧。

而这座垃圾焚烧厂的“彩虹”图案烟囱,曾经是城市的地标。在建成北投垃圾焚化厂后,以它为中心的垃圾集中处理中心居然也成了台湾的一处靓丽景点。

突围“垃圾围城”

当大陆各地的垃圾焚烧厂面临“垃圾围城”、“垃圾围村”的时候,台北的垃圾焚化厂却面对着与之相反的问题:垃圾不够烧。

北投垃圾焚化场启用以后,不仅完成了垃圾处理达到减量化、安定化、卫生化、资源化的目标,同时利用热量回收实现发电,所得售电收益全部用于回馈地方建设。所有的回馈设施耗资约4亿多元新台币,其中观景台、旋转餐厅、社区会议中心项目已于2000年1月正式对外开放,成为全世界第一座于焚化厂烟囱上建造的旋转餐厅和景观台。观景台内设置有望远镜可远眺周边风景区,已成为台北市新兴的重要景点及重要地标。旋转餐厅5星级的标准,但只是平民化的消费,就像机关食堂一样平易近人。此外,温水游泳池、运动公园、青少年娱乐中心、社区幼儿园也已于2003年起对外开放。

“北投垃圾焚化厂的功能已经远不止是处理垃圾,它们已经成为了社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北投垃圾焚化厂的工作人员顾志康说。

除了政令宣传,台湾还有许多宗教团体和民间单位推动垃圾分类和回收再利用,学校纳入环保教育,教导学生回收纸类、瓶罐等。在台湾民众看来,环保不再是一句空谈,还是和生活的方方面面息息相关。

“2000年我们台北市改为垃圾费“随袋征收”,配合垃圾分类、垃圾不落地政策以及严惩制度。大家都知道垃圾丢路边垃圾桶都要罚6000元台币的,不敢随便乱丢垃圾。”顾志康继续解释道。

没有人能想到在十多年前,台湾曾爆发大规模反垃圾焚烧运动。那个时候,估计没有人可以料想到垃圾的废墟上也可以有这样繁华的图景。

从“与民抗争”到“与民乐融”

从取消设在街道两侧的垃圾投放点,到要求居民将垃圾袋拎到垃圾收运车停靠点置放,到实行“垃圾费随袋征收”政策。期间种种转变总是伴随着阵痛。

改变的开始,一些居民并不适应这种转变,强制性的措施也引来了强烈的反对。但市民逐渐发现垃圾不落地的分类回收对自己身边的环境起到了一定作用,而且节约了个体垃圾处理的成本。渐渐地,他们从不理解、不支持到拥护,垃圾不落地成为了一种社会的共识。

“后来就习惯了,觉得地上就不应该有垃圾,所以路边没有垃圾桶也无妨。”一位正在向外拎垃圾袋的台湾阿姨说。

台湾的许多环保团体在政策实施的前期同样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他们的贡献功不可没。这些环保社团参与环保政策的草案拟定,派出代表人在在公听会上发言、讨论——向政府建言如何处置回收的垃圾,如何解决多余火力发电站的遗留问题。

在垃圾不落地的过程里,台湾民众依着契约精神和公民参与的意识加入到行动中来。人们觉得自己享受到了权利和其带来的好处,随之而来的垃圾不落地的义务,就显得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看不见的台湾的垃圾,看得见的是环保洁净的台湾。看得见的是垃圾不落地的政令文字,看不见的是环保过程公众参与的意识。台湾地区垃圾处理的良性循环不仅仅是人性化、严谨制度的成果,也是公民参与与自觉的彰显。

 

深度中文网   北京站   新闻助理  刘书田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同性恋合法化是否真的让LGBT团体步入春天?
案件频发,留学生安全引关注
英国“丐帮”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