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 27, 2017

“拆迁”故事

Written By:

|

2014 年 9 月 16 日

|

Posted In:

“拆迁”故事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现有法律制度下,城市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农村土地,宅基地和自留地属于集体所有,实质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成为中国土地的所有者和管理者。政府通过转让土地的使用权获得巨大的预算外收入,地方政府仅将土地挂牌转让即可获得收入,无须征得土地使用权人(即被拆迁人)的同意。而《物权法》规定对公民的房屋所有权及相应土地使用权,必须‘先征收补偿,后拆迁”。

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房屋拆迁问题在中国愈演愈烈。拆迁本应是改善居民的生活条件、加快城市建设的“利民工程”,然而各个环节下秘而不宣的利益纠缠,法律法规的不尽完善,公权力和私权利的激烈对抗都驱使它逐渐偏离透明、健康的轨道,使它逐渐异变为一项难以撼动的“扰民工程”。 

进退维谷的拆迁户被置于法律与政策的模糊地带,他们曾为多立户头而“假离婚”,他们曾走到天安门以火焚身,他们曾在《中国青年报》门口吞下农药……身体摧残,感情纠葛,以自伤护体,以违法求全。在这种情形之下,如何规范房屋所有权和土地使用权的征收、拆迁、补偿行为,区分商业拆迁和公益拆迁,根除暴力执法,健全对话机制和谈判机制,畅通司法救济途径,是与每个公民息息相关的重大课题。

“当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保持沉默——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要追杀我,再也没有人为我说话了。”

本期专题,跟随深度,让我们一同,走近“拆迁”。

 

帝都“危改”被遗弃的危房

在北京朝阳区八里庄东里社区,十多年前朝阳区政府和京棉集团签订协议立为区“最大的危房改造项目”一直杳无音信,伴随着日益破败的管道和房子,一同老去的,还有居民的努力和期待。京棉集团三个厂之间的几代人的隔阂在危房改造、推进拆迁的过程中逐渐淡化,其旗下的方晟公司与棉纺厂危改居民冲突不断。2010年5月,一位居民在给北京市长的信里写到:“请市长不要被开发商蒙蔽!不要让京棉危改彻底的失败!更不要让京棉二厂的百姓成为这场失败的恶果的唯一承担者。”

wf

 

老城何处历史的沉降:神都洛阳拆迁纪实

2013年12月举办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明确要求:“城镇化,要让市民记得住乡愁。”城镇化要强调传承文化,发展有历史记忆、地域特色、民族特点的美丽城镇,尽量让农村那些古树、庙宇、古典建筑等风貌存活下来,而不是沉淀为一种记忆,“要注意保留村庄原始风貌,慎砍树、不填湖、少拆房,尽可能在原有村庄形态上改善居民生活条件”,而不是狂飙突进,让历史消散在推土机的漫天烟尘中。洛阳老城筑于金兴定元年(1217年),八百年未毁。2012年洛阳老城区政府与上海升龙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达成协议,要对东、西南隅进行拆迁和整改。

gl

 

江城博弈拆迁进行时:矛盾中的利益角逐

在水域面积约达四分之一的“大武汉”,土地收入将近占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根据《武汉市“城建攻坚”五年行动计划》,到2016年,共投入4217.66亿元,建成中部第一、国内一流的城建基础设施。为了实现目标,一万余个建设工地在武汉大地上遍地开花。在武汉市硚口区城中村的改造中,每天清早能准时听到拆迁办鼓励拆迁的广播喇叭,还有一些极端的“手段”,比如给住户锁芯里灌注胶水、瓦解居委会,甚至派砸手半夜砸房。拆迁办、派出所、拆迁户的三方博弈,正在江城各处上演。

cy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路透社原总编辑2015新年致辞:中国从未如此需要好新闻
深度总编2015新年致辞:理想闪耀
汪玉凯:习近平的执政使命与国家治理现代化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