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 21, 2017

占领中环:香港的未来在何处?

Written By:

|

2014 年 9 月 5 日

|

Posted In:

占领中环:香港的未来在何处?

2014年8月31日是一个时空神奇交错的日子,位于中国南方的两个特别行政区的民主斗士都在为自己的特首选举哀嚎恸哭,香港澳门头顶上得乌云像北京的雾霭一样浓的化不开。

这边厢,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香港泛民主派认为过高的提名门槛不符合民主精神,甚至2012年提名只要八分之一委员提名的选举框架相比是严重的倒退。

而相距香港不到1小时航程的另一边,60万澳门市民在电视机前“观看”作为被选举委员会提名的唯一特首选举候选人,崔世安当日以380票“高票”当选澳门特别行政区第四任行政长官人选。不过,这个被400名合法选委投票选出的行政长官候选人,却在日前近9000澳门市民参与的民间公投中得到89%的不信任票。

部分民主派人士相信,如若香港立法会通过此次政治改革方案,是间接的承认有“筛选”的普选是真普选,任何妥协都等于背叛民主的普世价值。否则,民意与选举背道而驰,澳门的今天马上会成为香港的明天。所以,应不惜以回到2012年选举办法的代价否决现在的政治改革方案,以“占领中环”去换取一步到位的“真普选”。

接受现今政治改革方案与否,正是破除如今香港政治死局的关键。是不惜以“占领中环”为代价,甚至让政治改革原地踏步,也不让有筛选的普选通过?还是采取迂回路线,承认阶段性改革也能迎来最终无筛选的普选,让立法会通过2017特首选举办法?

其实,“占领中环”的提出正是基于这样水火不容的两大政治派别的分裂。回归十余年,社会矛盾频发,香港社会将矛盾的源头指向民主的不彻底,要求符合国际标准的普选。面对2012的特首选举,激进派采取“五区公投”的方式,意即香港五个立法会选区各一名立法会议员辞职,进而以补选引发的变相公投向中央施压。激进的方案招致极大的争议,收效甚微,温和改良的谈判也许奏效。民主党首次走进中联办谈判,结果果然有成效,立法会直选议席马上增加。不过,2012年最终的选举中却因为配票而赢了选票,输了议席。元气大伤的民主派,只勉强守住立法会三分之一议席的否决权。

至此,无论是视一切阶段性改革都是无效妥协的“激进民主派”,还是珍惜每一次“谈判”和战略性“改良”的“温和民主派”在尝试过包括游行、抗议、绝食、五区公投、谈判等一切抗争手段的情况下,依然无法使中央兑现无筛选的普选承诺。民主党因入中联办谈判被扣上“卖港”的帽子,民主派内部严重分裂,再无可以凝聚全港的政党拥有足够的政治实力加快民主进程,温和的中间力量越来越弱,社会舆论走向两级对立。2004年中大陈健民在《明报》上的文章,一语成真,“香港建立民主制度的条件已具备……若不建立民主制度,就会出现政治滞差,即政治制度无法应付社会的政治诉求。香港已是一个多元复杂的社会,活跃的公民社会、批判性强的传媒和议会内外的政党政治令管治日趋困难。在这环境下必须建立民主,才能驾驭政治局势。若不建立民主制度,民众或者变得犬儒冷漠,或者就容易走向民粹主义,各方利用群众运动及情绪来支持其政治路线,社会会更不稳定。”

在大部分香港人看来,事实的确如此。新闻自由度持续下降、警民冲突不断加剧、法治环境受到威胁,甚至金融中心地位日益受到威胁,香港政治制度已无法有效化解、回应社会复杂的政治诉求,社会变得越来越分裂,越来越不稳定。

表面上看起来,“占领中环”是2010年以来香港唯一一个令港人听来“眼前一亮”,震撼之后更可以实施的新型抗争方式。也的确做到了在社会两级对立,泛民主派内部分裂的情况下,“逼着大家去找到共识”,整个香港在“占领中环”的一系列活动中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事实上,在历久经年的争普选之路上,经历过近1万人“全民商讨”制定普选方案、近80万人“全民公投”之后香港社会在实际中有酝酿出超越旧有意识形态的社会中坚力量吗?如戴耀庭本人所说“占中是为了不占中”,占中只是为了让整个渐渐分裂的社会创造出“对话空间”,具体的争论细节其实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争普选之后的民主理念如何能够落实到每一个公民,以及如何化解没有真普选带来的管治危机。

在逼迫中央让步的策略已经失败的情况下,“占领中环”已经无法有效防止社会继续分化。而当整个社会为“普选”或“占中”议题而争论到社会分裂时,比普选更大的管治危机将相继出现。从这个意义上说,“占领中环”不是万众期待的终点,而是香港历史上一个难以抹去的“起点”。

 

原深度中文网港澳记者站新闻助理  潘泽威  (《占领中环:一个法学教授的公民逻辑》作者,现于英国继续深造)

返回专题页面《一个中国,一个香港》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路透社原总编辑2015新年致辞:中国从未如此需要好新闻
深度总编2015新年致辞:理想闪耀
汪玉凯:习近平的执政使命与国家治理现代化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