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 21, 2017

【社论】重建独立媒体界的信心

Written By:

|

2014 年 8 月 6 日

|

Posted In:

【社论】重建独立媒体界的信心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太多负能量和疼痛充斥在中国独立媒体界。继专注于翻译外国文字作品的独立媒体《参差计划》被中国大陆防火墙屏蔽,其创始人和主编向一些国际媒体和个人渠道表达了结束运行《参差计划》的想法。月初,香港一家著名的独立媒体《主场新闻》也在一夜间关闭,根据其公开信推测,该网站因为经济问题而被迫停止运作。

据《参差》创始人康夏在《我所有的朋友都死了》一文中的叙述:七月十四日,参差计划的微博被封杀,微信被封杀,豆瓣被封杀,就连仅供内部交流的十几个 QQ 群也一并消失了。翌日,参差网站被屏蔽。他说,自己有许多计划中的事情没有继续下来,“大多断断续续、浅尝辄止、半途而废,唯一坚持了的,就只有参差计划。”

距今有十六年创办历史的台湾知名独立媒体《苦劳网》记者对《主场新闻》的关闭表示,它的息声基本上就是“加盟店被直营店给击垮的逻辑”。 原来身处壹传媒等财团身边的《主场》创办人——蔡东豪,失去支持后,不仅把网站关闭,而且还把过去文章都予以删除。几乎同时,壹传媒苹果社群资讯网行政总裁李兆富推出《全民媒体》。

在我们所生活的社会中,无论是中国,还是其他一些国家,无疑都夹杂着无可奈何的政治的或经济的危机。独立组织作为公民文化中,对现代文化的一种挑战,必然面临更多窘境。尤其是它的创始人,必然要承担巨大的压力:不仅是像康夏这样从纯真的学生时代就投身独立媒体事业的,还有像在地区社会上有一定地位的蔡东豪。

但是,真正战胜我们的决不是对自由的悬悬而望,而是面对恐惧时膨胀的悲情。徒然悲痛不能解决问题,只能让我们沉溺在消极的自恋中。我们,独立媒体和独立组织的参与者、运营者,所犯的最大错误,就是过分的把个人主义和英雄主义拔高。这使得我们长期执迷于“两元对立”的窠臼。

独立组织不但是创办人的,也是它的参与者的,更是它所服务的受众的。其使命是建设性的、阐发性的构筑公民文化和公民社会。这要求它的运行者从一开始就要做好牺牲的准备,把个人利益置于一边是一种义务,而非简单的责任。独立媒体要有长期和社会不公正、不公义作斗争的勇气和信念,要摒弃精英主义中的浮躁虚无,要有搞“大锅饭”的决心。因此,独立媒体必须回归专业主义精神,而不是深陷于乌托邦的幻想中。

没有一项事业,像运作独立组织一样,对戒除骄躁有如此高的要求,并且需要坚定的理想。呐喊是我们的武器,沉默使我们的智慧——拥有这两种能力,才能让我们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一个或两个独立组织的终结决不是历史的暮鼓,我们更不值得为此长期自怨自艾。

这个时代将见证独立组织的崛起,而这些独立组织也将记录这个时代的历史,包括它们自己。自由既然是等不来的,于是我们便应该变成自由。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社论 | 没有党组织,就没有中国梦
我们塑造了朝鲜?
环境保护,法严不如市场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