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 21, 2017

当耽美遇上警察

Written By:

|

2014 年 4 月 30 日

|

Posted In:

当耽美遇上警察

在耽美(男同性恋漫画的代称之一)的世界里,警察这个角色似乎永远是一个身材性感、令人垂涎的男性尤物,同时他的身旁往往伴随一个被其征服的或可爱或娇蛮的英俊男孩。女性在自己描绘的同性王国里像挑衣服一样为各式男人穿上不同的身份、性格外衣,脱下这些形形色色的外衣之后,清一色的男体沉浸在情爱的海洋,只剩下“帅”这一个共同点。

然而,当真正的警察走进腐女憧憬的网络乌托邦时,充斥着虚拟男性情爱的花花世界被政治和暴力踏得片甲不留。

dammei1

(图片来源于网络)

政治与快感

4月13日,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国信办、工信部、公安部联合发布公告:自2014年4月中旬至11月,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开展打击网上淫秽色情信息“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行动。扫黄大潮从东莞蔓延至网络。

在此期间,超过20家文学网站关站清查整顿,包括搜狐原创、言情小说吧、幻侠中文网、晋江耽美站、岳麓小说网、凤凰读书等。一大批耽美作家纷纷撤下自己的文章,自求多福,场面颇像城管出现时四散而逃的小贩。

“亲,我绝对不问敏感内容,就回答两个问题好不好?”

“囧,我觉得自己应该低调……”

笔者以记者身份企图从一位耽美作家Z那里获得一些信息,尽管极力调整话语方式,但仍被可爱地拒绝了。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这位作家像一头受惊的小鹿,战战兢兢,无所适从,耽美之外的政治世界似乎充满危险。Z撤下了自己发表在网站上的所有文章,并改了微博名,回到自己在微博世界的读者伙伴中间,“山那边的朋友,还认得出我吗?”“那么明显的头像肿么会不认得呢。”Z的头像是两个卡通男孩做爱的图片,这是她重要的身份标识。此前,她以专写肉文而闻名,所谓肉文,即充斥同性性爱细节的耽美小说。

在哈佛学者Neal.K.Akatsuka看来,耽美中那些不具备反同政治的酷儿身份并不酷儿,它只是将同性情欲作为一种美学而没有什么社会影响[1]。在Neal的观点里,腐女或耽美作家并不具有与酷儿运动类似的政治叛逆性,而只是纯粹地对同性情欲的欣赏。

不过对于中国来说,当全能主义式政府追求人民和社会道德纯洁性时,所有与正统道德观念相悖的“淫秽之物”随时可能成为被清理对象。尽管这种家长式的严厉治理只是周期性的,尽管耽美的情色文本相较于普通的同志色情更加温和,尽管在当下警方监管过程中,网络同志色情相较于两性色情一直处于较安全的位置。

 

身份与认同

笔者仔细查看了在微博上与该耽美作家Z互动的读者,其中绝大部分为女性,也有少部分男性。除了微博,Z同时建立了一个QQ群与读者互相交流,群名以“肉肉”结尾,群成员有397人,在网络扫黄开始之后,Z将群设置为“不允许任何人加入”。

在Z的作品中,标题简短而露骨,内容狗血而激烈的文章俯拾即是,这些要素也是她吸引读者最大的砝码。《出轨以后》、《好受承双》、《调教妻弟的日日夜夜》都为读者津津乐道。

耽美小说的内容以男性之间的暧昧情节为主,许多情节模式甚至能从两性言情小说中找到映射,更有甚者充斥了大量性爱描写,也就是Z这样的耽美作家的肉文作品。而耽美小说的读者则大部分为腐女,即喜欢幻想男男爱情的女性。

小芳是一名长期看耽美作品的腐女,她常看的耽美作品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单纯追求性爱描写的文章,另一类是侧重叙事情节的文章,对她来说,前者给她一种旁观的快感,后者则感情真挚纯粹,更加有代入感。

“大概是我比较理想化,耽美文里的感情一般都很强烈、很纯粹,都冲破了性别在一起了当然不会是为了钱权硬凑在一起的,会有感动和羡慕。而且同性爱毕竟没被现实里太多人接受,看的时候也许会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觉着我接受了大众所不接受的东西吧。”小芳说。

在一些学者看来,耽美作品是对男性同性情欲的挪用,甚至隐含了男同志的主体性危机。女性幻想者既跨性别认同为男性参与到场景中,又具有一种窥淫的欲望。批评者则认为耽美作品歪曲了人们对男同志的认识,腐女将男同志粗暴地转化到她们的自淫幻想中。[2]

 

耽美与警察

4月初,安徽卫视播发的新闻节目显示20余位耽美女作家遭到了跨省追捕,在耽美作家间引起不小恐慌。事件起因于2011年1月,郑州市公安局网监支队的民警发现一个名为“耽美小说网”的网站,一个月内点击量从几万次猛增到几十万次,最多的时候达到近百万次。同时,网站的一些板块文章只有VIP会员才能够阅读。民警想办法“混进”了网站,发现付费区域里有很多耽美小说。

“基本上以色情小说为主,宣扬同性恋、暴力、血腥的东西。”网监支队副支队长耿杰说,“经过鉴定,属于淫秽色情内容。”

danmei21

(节目截图)

截至今年3月初,十几名网络签约耽美作者被陆续抓获归案,并被刑事拘留。

为了维护社会成员之间关系的稳定性、可控性、持续性,国家对各种利益关系进行安排,并设置军队、警察、监狱等国家暴力机器对付反抗者,以此维持预设的社会格局。在这样的政治语境下,公安部门被定位为维持社会秩序的国家暴力机器,能够有力保障统治阶级制定各种制度的顺利实施,从而形成统治阶级预想的社会秩序。[3]

而耽美作品则常常挑战现实与幻想、公共与私密、严肃与轻浮、主流与边缘、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异性恋与同性恋的二元对立结构,是后现代文本的一次极具特色的展示,它一定程度上沿袭了日本动漫的特征,或沿袭套用异性情爱模式,或开创发展新的同性情感表达。

从耽美作家被捕到网络扫黄,同性情爱幻象与世俗政治的相遇制造了一场反差剧烈的戏剧冲突:腐女建构的同性天堂不得不让位于国家暴力机关的强制力量。虚拟世界的亚文化并不会因为其话语的独特性和封闭性而真正独立于主流文化之外,尽管共享这个亚文化的腐女群体一直企图沉浸在自己的乌托邦,并与世俗政治保持充分隔离,但她们根本的社会属性依然是国家公民。

除了政治上的权力关系,腐女与警察最大的联系也许就是耽美世界里那个声音性感,穿着警察制服,拿着小皮鞭,被网监队长形容为“宣扬同性恋、暴力、血腥”的帅哥吧。

 

深度中文网 华南站新闻助理 何子章

参考资料:

[1] Neal K Akatsuka. Uttering the Absurd, Revaluing the Abject: Femininity and the Disavowal of Homosexuality in Transnational Boys`Love Manga.  As part of, Boys`Love Manga: Essays on the Sexual Ambiguity and Cross-Cultural Fandom of the Genre. Ed. Antonia Levi, Mark McHarry, and Dru Pagliassotti, 159-176. Jefferson, NC. 2010

[2]Kazumi Nagaike. Perverse sexualities, perversive desires: representations of female fantasies and yaoi manga as pornography directed by women. Japan Women’s Journal, Vol. 25 (2003)

[3]顾睿 警察形象的媒介呈现 安徽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12年5月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社论 | 没有党组织,就没有中国梦
我们塑造了朝鲜?
【社论】重建独立媒体界的信心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