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 27, 2017

戒毒营生

Written By:

|

2014 年 4 月 9 日

|

Posted In:

戒毒营生

这些曾尝试多种戒毒方法的的戒毒者,最终还是来北京求助孟进生老师。

孟进生义务收留他们,像带学生一样,和他们同住在丰台区天堂河戒毒中心附近的私人院子里。狭窄的天井两侧晒着床褥,十平左右的房间大概十多间。

大茶壶,塑料杯,五六人围坐一室。太阳很好的近午时光,三四间屋子的窗帘仍然紧闭。不是每一位戒毒者都能迎接早晨的阳光。

 

戒毒战

孟进生身材并不高大,五十多岁,花白头发,正给大家泡茶。突然接到康复中心的电话,被告知有一个戒毒者来中心的车上不行了——胃疼。

在座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说,估计吸的是冰毒。吸食冰毒之后两三天都不感到饿,只能喝下一点汤,过后又会非常饥饿,吃再多东西也没有饱的感觉,“有些人就会一直吃,就会胃疼,甚至还有因为吃太多把胃撑裂导致死亡的”。冰毒这种新型毒品在二战中就开始使用,但近年越来越呈现被滥用的趋势,过量吸食者容易产生精神疾病。

戴着眼镜的男子身材瘦削,但精神饱满。大家叫他小武。小武2009年来到天堂河戒毒康复中心。这是一家司法部提出试点、北京市政府出资一千三百多万筹建的社会公益性组织,隶属于天堂河劳动教养所[1]。当时这里正接收第二批非本地戒毒者。

如今小武已成家立业,这次来中心巩固治疗,常到孟进生这儿坐坐。他在接触了一些戒毒机构后,还是觉得这里环境好。

旧沙发最右侧坐着的王老板接触毒品时间不长,戒毒后恢复正常生活,最近在北京出差,特地前来看望。还有一脸稚气的小伟,十几岁时接触到毒品,在很多地方戒过毒。他家里经济条件较好,全力支持他戒毒。但小伟在孟进生眼里还算不上态度优良的好学生。

孟进生现受聘于天堂河自愿戒毒康复中心。康复中心只接受尿检呈阴性的戒毒人员,因此不少戒毒人员在入院前会来求助孟进生,进行生理脱毒。平日里,孟进生也与戒毒者们谈心,帮助他们顺利度过脱毒期。

孟进生是个有故事的人,曾多次被媒体报道。2005年至2007年间,他几乎跑遍了全国的戒毒机构,义务宣传戒毒。因为有亲身经历,他明白戒毒是场心理战,任何的戒毒场所都无法确保彻底戒除毒瘾,自愿戒毒而又复吸者,反反复复,不足为奇。

探索戒毒心瘾治疗十余年的心理咨询师夏雨老师认为,体瘾易戒,心瘾难除,戒毒往往需要长期的心理治疗,帮助戒毒人员培养性格,完善人格。“戒毒人员,往往在最开始接触毒品就是因为存在心理问题或者倾向,而吸毒成瘾则会加重这些心理问题。”他说。

夏雨不会轻易把前来咨询的戒毒者介绍进遍布各地的自愿戒毒机构,偶尔会让他们去找孟进生。“孟进生也会根据个人情况考虑必要的药物辅助,但他不是为了收钱。”为了戒毒者,孟进生甚至贴进不少钱,夏雨老师也经常为一些戒毒者及其家属垫付药费或食宿费用。

而普遍存在的情况是,正如那些自愿戒毒者所亲身经历的,一些自愿戒毒机构,其目的并非“救人”,而在谋利。

 

隐秘的医院

名仕戒毒医院五个不同域名的网站告诉你,医院位置在海淀区玉泉路70号。

北京西郊莲玉桥北,在临近一家幼儿园处,老远就能看到一处屋顶上“北京名仕医院”几个红色大字,它们被时间洗褪颜色。底下两排相邻的平房,一个是就诊的主楼,一个则标注“住院部。”

主楼立着的牌子讲解着医院诊疗项目:乳腺病、糖尿病、帕金森、皮肤病、风湿、骨科、男科、妇科。而其网站上所说的“数十年戒毒经验积累”的戒毒门诊并没有让求医者轻易找到。

pt1

[配图一:名仕戒毒医院外景]

但是,进门交纳50元咨询费后,护士就会告诉你,右边楼梯上二楼,找19诊室——那里就是戒毒的人应该去的地方。正在值班的中年女医生身穿白大褂,胸前挂着铭牌。

名仕医院提供中西医结合治疗,前期排毒,一般15天,之后一个月心理治疗,一共三万元。“有条件的最好来住院,效果好一些。今天刚走两个,有床位。”贺医生说。当日在名仕住院的有十四五人,算是淡季。

贺医生介绍自己有三十多年的戒毒经验,之前在新疆一直从事戒毒行业。并且名仕医院在戒毒方面也比另一家同类戒毒医院“京军蓝盾”有经验的多。

“蓝盾一开始收的少,但进去以后拔火罐、扎针,都要你重新掏钱,出来得三四万”,贺医生提高音量,“昨天有个小姑娘,27岁,就是蓝盾治了没好,到我们这儿的。” 至于中药,是名仕“有个老中医自己配的”。要是不方便住院,也可以从名仕配四种药:胶囊,中药,恢复大脑的药,改善情绪的药。贺医生说“效果也挺好的”。

京军蓝盾强调前来治疗的戒毒者必须住院,且有亲属陪护。而最开始告诉咨询者的治疗费用大约在一万五,疗程通常在7至10天。名仕和京军蓝盾,都是自愿戒毒者口中所说“坑钱的”。

京军蓝盾的位置更不好找。

网站上京军蓝盾的全名有“北京京军蓝盾自愿戒毒医院”和“北京京军蓝盾戒毒医学研究院”,位于丰台区南苑团河路北口10号。而坐落在该位置的,是华军中医医院。斜对面饺子店的老板从未听说“京军蓝盾”这个名字。

正对面药店的店主人则指指对面躲在围墙后的一个建筑,“京军蓝盾就是华军中医医院的住院部”。

pt2

[配图二:华军中医医院外景]

pt3

[配图三:搜搜百科上京军蓝盾的配图—图片借用华军中医医院外景,将楼顶的字处理成京军蓝盾戒毒医学研究院。]

华军中医医院只打着主治骨病、血液病的招牌,在附近公交车站的广告牌上也没有戒毒治疗的宣传。而中医院内负责登记、咨询的护士会告诉你,找戒毒医院,出门右走,从小巷进去,那里有个侧门。

 pt4

[配图四:华军中医医院在公交车站的广告。科室中没有戒毒一项。]

侧门通向住院部的建筑包裹在施工墙里,它又与华军中医医院的主建筑另有一道墙隔开。墙内还竖着一圈铁栅栏,侧门也是由铁门紧锁。从外面看,住院康复部悄无声息,不像有人的样子。

pt5

[配图五:住院部侧面。红笔圈出位置为摄像头。]

这里装有摄像头。若在铁门外徘徊片刻,会有小哥打开住院部大门出来,引导你进去。小哥穿着黑色紧身上衣,晃荡着腰间一大串钥匙,前来询问来者目的。然后开锁,带入登记,领入咨询室。

从登记簿上看,前一日登记来访有三人。咨询室在狭长走廊内的左手边第一间。走廊两侧长长的一串房间,来回其间的医护人员脚步声和开关门声零零星星。京军蓝盾的张主任说,“总共一百多张床位。现在住满了,要提前三四天打电话预约”。至于配的什么药,“不能对外说”。

 

灰色地带

提到京军蓝盾,孟进生立马摇头,“那个下手忒狠”。

小伟说,自己戒毒花的钱比吸毒时候还多,大概有二十几万。一旁的朋友透露说不止,得有近一百万。

夏雨称,戒毒行业会根据所处地域的经济条件来定价,“治疗成本很低,附加成本很高,定价几乎没有什么标准”。

事实上,国家允许民间开办戒毒医疗机构,为自愿戒毒者提供服务,但审批的条件非常严格。

2010年3月1日起施行的《戒毒医疗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由卫生部、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制定,其中第二章第七条规定:申请设置戒毒医院的,应当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及其办法的有关规定报省级卫生行政部门批准。其他医疗机构开展戒毒医疗服务的,经执业登记机关审核同意后逐级报省级卫生行政部门批准。

记者致电北京市卫生局,工作人员没有查询到有关名仕戒毒、京军蓝盾戒毒的登记信息。接线员回应,“自愿戒毒机构由各区县管理,如果当地卫生局告知该机构正规合法,那它就是可信赖的。”

北京市海淀区卫生局表示,名仕医院为海淀区注册的民营医院,已批科目有:内科,外科,妇产科,口腔科,医学影像科,中医科,但不清楚戒毒科室的情况。

京军蓝盾所在丰台区卫生局回应,华军中医医院是其批准的一级民办综合性医院,但京军蓝盾并未在卫生系统注册,且医政科表示并未批准华军医院开展戒毒科室。“没批准是不能开展的,质量和效果没法保证,将来如果有线索我们也会依法查处。”举报京军蓝盾经营戒毒诊疗后,医政科记录下举报信息,并建议咨询卫生监督所。 

丰台区卫生监督所处理举报的一线科室反馈,之前有人举报过,也查过华军中医医院住院部,但拿不到证据。

“通过他们的病历记载,显示是在戒烟,戒烟不能算在戒毒里面。他们说有一部分人精神有问题,比如神经衰弱,要用中医调理,这个我们就没法去界定。”如举证,需有病历、收据、治疗方法等证据证明其超范围诊疗、做过什么样的戒毒诊疗,最后的处理办法取决于被举报方超诊疗收取的费用,“超诊疗没有超过三千是三千元以下的罚款,超过三千的话就吊销医院的许可证”。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八十条也记载了相关规定[2]。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表示会再次检查,并希望得到足够的举报证据。

丰台区南苑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知道华军中医医院有戒毒场所,但“是私人性质的,不归派出所管理,归卫生局或工商局管理吧”。华军中医医院在工商部门与卫生部门均有注册信息。

另一家自愿戒毒机构——北京高新医院同样有在工商部门与卫生部门注册。虽然北京市卫生局没有“高新戒毒医院”相关信息,但其所在朝阳区卫生局表示其戒毒科是经批准的持证戒毒科室。

两位在戒毒领域人脉甚广的知情人士透露,“一般能搞下这个资质的,都是有人,没人搞不通的”,“医疗监管这块本来就难,更何况戒毒又是处于边缘的领域。”

高新医院在百度上有推广链接。百度在为戒毒医院做推广前要求医院有工商执照及戒毒方面的医疗许可证,拿此两项资质在当地审核通过,由当地做介绍之后,才可做推广活动。

没有戒毒医疗许可的京军蓝盾通过百度帖吧、互动百科、搜搜百科、中原网广告软文(文中图片链接到京军蓝盾独立域名,文末放置京军的三个不同网站链接)[3]、56视频广告[4]为自己做推广。北京名仕医院则在2012年2月22日至2013年4月8日间创建了五个不同域名[5]。

pt6

[配图六:京军蓝盾在56网站上的视频广告]

上述《戒毒医疗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四章第三十七条规定:戒毒医疗服务不得以营利为目的。戒毒医疗服务使用的药品、医疗器械和治疗方法不得做广告。

可以解释的是,网络上的多样推广方式难以控制,也难以定义。但暂行办法中的相关规定在现实中普遍缺少执行力。没有发觉,没有出事,便无法实施。

根据其中第三十八条规定:戒毒诊疗新技术、新方法的临床试验,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进行审批。获得审批的临床试验研究项目,不得作为临床诊疗项目向戒毒人员提供,不得收取相关费用。

京军蓝盾自称为戒毒医学研究机构而进行戒毒治疗的营利活动。而且高新医院对前来就诊者宣称,高新戒毒医院是北京大学药物依赖研究所临床研究基地。

对此,北京大学药物依赖研究所回应,其在京临床研究基地有安康医院和回龙观医院,都有药物依赖性研究所的标牌,高新医院不在其列。值得注意的是,高新医院戒毒门诊的侯主任介绍时提及,高新有回龙观的医生出诊。

雨心戒毒论坛的版主“我们的理想”留言,“北京身处首都都是这样,何况地方上呢,国内这方面确实也是比较混乱”。

 

心瘾无药

夏雨也在雨心戒毒论坛志愿做戒毒心理咨询,根据他的经验,戒毒关键在个人,心隐难戒。

孟进生也说,市面上的戒毒机构大多把戒毒和脱毒概念混淆了,“脱毒只是一个前奏。真正的戒毒还需要好多东西。很多打广告的七天戒毒是只能生理脱毒的”。

记者从北大药物依赖研究所得知,目前解决生理脱毒的方法很多,但心理脱毒尚无有效的药物。目前比较有效的方法是美沙酮维持治疗,国内较为推广。而所谓中药治疗可能在轻中度药物依赖的治疗中发挥辅助作用。

药物依赖研究所工作人员表示,除戒断7至10天内出现的急性躯体症状之外,长期戒断后很多成瘾这会出现睡眠紊乱、躯体疼痛、胃肠道反应、焦虑情绪等稽延性戒断症状,中药治疗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些症状,而“目前SFDA(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尚未批准任何一种可以有效治疗心理渴求的药物。” 

有知情者认为,上述自愿戒毒机构所谓的中药可能就是益安生。“益安生口服液配合脱毒舒胶囊和一种调节心情的中药戒毒胶囊使用……这些药价格有些贵,好些的戒毒医院可以买到,一般需要两千左右,一个疗程十天”。

孟进生之前也遇到过把美沙酮兑入中药给戒毒者喝的。“在那儿是喝得不难受,挺轻松,十多天一下过来了。回去就完了。”

孟进生说,人在生理脱毒后必须走过一个不使用任何药物的身体恢复过程。天堂河康复中心主要在此过程帮助自愿戒毒者。在天堂河,一般治疗时间为三个月,需要三千元应急备用金,防止个人突发疾病使用。而夏雨老师在做戒毒心理治疗时最少三到六个月,最长需要两年。

国家鼓励吸毒成瘾者自愿戒毒。凡被强制送进戒毒所的吸毒人员都会被记录在案,影响日后工作与生活,因此不少吸毒者会选择自愿戒毒。国家禁毒委所属《青少年预防毒品网》禁毒论坛版主杜新忠《对我国现行戒毒模式的调查与建议》一文指出,强制戒毒所普遍存在条件差,收费混乱,管理形式单一的问题,无法吸纳全部吸毒人口,并有复吸隐患[6]。

夏雨认为,强制戒毒所不能避免戒毒者接触毒友,再次沾染恶习,而自愿戒毒一是自主意愿强烈;二是往往通过异地治疗远离了当地吸毒圈子;三是治疗为主,避免了强制戒毒带来的负性心理影响。

据国家禁毒委发布数据,至2013年5月底,中国吸食毒品人数达到222万人[7]。另外据调查,60%以上的吸毒人员为社会闲散人员,无固定收入,加之吸毒时间长,已无力缴纳戒毒费用,致使自愿戒毒所和现有的自愿戒毒机构仅为极少部分吸毒者服务[8]。

索性孟进生带着的这几名学员家境都还宽裕,例如小伟。对他来说,最担心的是旁人加于“戒毒者”的标签。

来北京的火车上,小伟碰到一对来京求医的湖北母女,他便出手相助。但他不想暴露自己的戒毒者身份,只是告诉她们,自己是一名去北京读书的大学生。

(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

 

深度中文网 总监 梁敛

(北京站见习生李奕儒对此稿亦有贡献)

 

[1] 《对北京天堂河戒毒康复中心的调查》

http://wenku.baidu.com/link?url=b1KIh5Nvq_8sjfIawOvIXUO_vnQ3YNB5iC_UsVjfNx37V-8paBVh2y1WdP–V1wulY2xBIwknbpNXcSWSGVUWoyE4xZr_LT9HxrcQOLysoS

[2] 卫生部《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2008

http://www.cmda.gov.cn/yishizhiyexinxi/zhengcefalv/2010-12-17/7644.html

[3] 《北京京军蓝盾自愿戒毒医院最好》

http://www.zynews.com/health/2012-05/14/content_2424215.htm

[4] http://www.56.com/w35/play_album-aid-10300350_vid-Njk1NTA3NzU.html

[5] www.bjjdzk.com

www.mingshijd.com

www.39jdw.com

www.jd3999.com

www.bjmshjd.com

[6]《对我国现行戒毒模式的调查与建议》

http://www.jhak.com/dxzwj/lw/2010-02/01/content_933.html

[7] 《公安部:中国吸毒人数达222万》

http://epaper.jinghua.cn/html/2013-07/03/content_5557.htm

[8] 来自引用[6]中所引用材料。公安部监所管理局,编.关于强制戒毒工作的有关情况[M].昆明:2004全国禁毒工作会议,2004.6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饥饿的信阳
子禁城—开学季,非京籍儿童学归何处?
变形计之后:少年笑与痛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