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 21, 2017

荒原恐惧症

Written By:

|

2014 年 3 月 21 日

|

Posted In:

荒原恐惧症

且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你站在苍茫的沙漠中,站在深邃的黑夜里,目光向最远处放射,却只见混沌的天地在相互安静地吞噬;倘若仰头让视角伸向另一个世界,却只望得密集的星辰铺洒于空洞的苍穹。天有时很高,地有时很广,就在这个荒芜的场景里,你是唯一的声音。

你呼唤不得,因为没人能应和;你向前奔跑,却来到一个与先前一模一样的地方。你是孤独的,这毫无疑问,但孤独与无助在这一刻却不是最可怕的敌人,暂且给一个让人慰藉的假设,你身边有一群朋友,或许还有几只慵懒的骆驼,但这只会加剧心里头的另一种情愫——你知道,你的朋友和你一样,都在这苍茫的沙漠和无际的苍穹面前,成了最脆弱无力的渺小之物。

这种“荒野恐惧症”倒也并不陌生,坐船在大海中漂泊,站在入云的山峦前,面朝澎湃的林海,俯瞰脚下不见底的深渊,往往能产生这样的感觉。就连苏子当年游于赤壁之下,也感叹“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道是这种对于自然的博大和无能为力的力量的恐惧,是自古以来便占据人心的。

Then was Jesus led up of the spirit into the wilderness to be tempted of the devil….Then the devil leaveth him, and, behold, angels came and ministered unto him. —— The Temptation of Jesus

耶稣当年在荒野里绝食以接受魔鬼的考验,很难想象饥肠辘辘者何以在对抗身体之苦时,同时去征服内心的恐惧。当然,耶稣作为上帝之子有我们凡人无法理解也无法实践的能力,但我只是特别想知道,耶稣在那四十天里,心中在想些什么。

或许是默念着简单的信念,或许是虔诚又坚定的祷告,但是我宁愿相信,他其实什么也没想。用外力来抚慰自己,尝试用思想上的斗争来最终提升自我的,永远也比不上最自然最超脱的空无,可惜的是,作为脆弱的人类,这种痛苦的斗争和升华是我们被注定好要经历的探索。

我们为什么会在荒野中恐惧?

我并不认同找不到庇护或者充满未知诸如此类的解释,相反,我觉得这种恐惧是没有理由的,就如同我们的骄傲狂妄一样,都是与生俱来的。上天用一种最为自然的方式,告诉了人类一些无法抗争的东西,也从此让我们与生俱来的狂妄自大有了一种相对的力量来压制它。

再强大的个体,只要被赤裸裸地扔到荒野里,也渺小得不值得一提,纵使有千金万两,有载得千古的豪名,也不过是苍茫的星空下被冷冷的星辰淡淡凝望的一个普通人。我们可以被海轻易吞没,我们可以被沙漠瞬间覆盖,我们以为自己能征服最高的山脉,却在死后还是归为尘土。人类的怀疑和恐惧催生了企图通天的巴别塔,可上帝不过喉舌一动,人类语言一不相通,这自以为是的产物也便成了历史的印迹。

说到底,荒野恐惧并不单指站在大自然前的迷失感,而是每个人在生活中所有的焦虑与担忧。在坚持做一件少有人支持的事的时候,在破釜沉舟为一个目标努力的时候,在被人误解无人理会的时候,在所有看不清未来听不到共鸣声,觉得整个世界都失去依靠,怀疑害怕纠结担心,唯有渺小的自己在艰难前行的时候。

渺小如我们,又该如何去克服这样的恐惧?窃以为,这克服的征程里有三个必经的过程。

首先,是尊重这种恐惧。没有一个正视的角度,是永远无法探寻其真谛的,而不懂得这种真谛的人,又谈何克服。不要试图告诉自己我不害怕,你且不必去转移自己的视线,就看着这真真切切的你,知道这恐惧也来得自然。做到这点后,心倒是应该平静了几分。

其次,是思考这种恐惧。我,有什么好恐惧的呢?当你想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大概会觉得自己有些许可笑。“你只管去欢欢喜喜吃你的饭,心中快乐喝你的酒,因为神已经悦纳你的作为。”路早已定好,来者何必忧虑,若是顺势而为,顺来者的心意,那必是再好不过;若是路走到尽头,也大可不必穷途而哭,生命用它自己的方式,把你带向最适合的地方。所以,看似好的结果慎重地接纳,暂时不佳的结果也笑着点头。思考的意义不在于去寻找那条顺心的路,而是去寻找每一个结果背后带来的可能性,以及这种可能性最终对你的塑造。经过这番思考后,你方明白,这样的恐惧万万不可对抗,笑纳之后便是安然。

所以最后,学会去感激这种恐惧吧。这种恐惧让我们不再肆意妄为,让我们不再莽撞地利用那点自由的情怀去自大,我们更好地看清了自我,学会了尊重,学会了思考,学会了在审慎和潇洒之间找到一个最佳的平衡点。于是,我们不再焦虑,我们也不再惶恐,而是充满感激地看待未知的一切,因为那里存在着无穷的希望;我们充满感激地看待荒野和夜空,因为那里有神秘的故事和无数值得发现的启迪。又如苏子所言:“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于是,这种恐惧逐渐化身成了一种博大的情怀,我深深体会到,我能豪迈却不猖狂地举起双臂,感动地拥抱整个星空,在那一瞬间,我不再感叹自己的渺小,相反,我会觉得,整个世界此刻已属于我。

于是,荒野和星空都成了你我的老师,孤寂和疏远都给了你我更多的空间,你我方知大悲大喜,参透生死交替,为何把自己与荒野割裂开来与之相比,殊不知,我们每个人啊,都是荒野的一部分,都让这个苍茫的世界愈发苍茫,却也让来人的视角愈发广阔。每一颗沙粒都是一段爱情,每一个被风掩盖的足迹都是一个动听的故事,而荒野上的星空是我们永不逝去的品质,纵然黑夜深邃,月失光芒,那恒星的燃烧也让寂静冷却的沙漠知道圣洁的力量。

于是,你我心中的荒野不再干涩,绿洲哪怕无从寻觅,山脊哪怕陡峭嶙峋,但求那血液里流动的爱与博大,被星光温柔,浇灌着你我最诚挚的期待,让你我在几十载后依旧淡然自定,在几百年后不负此生,在几千几万岁后终于成为那个不用思考,像耶稣一样无需任何造作的信念,也可以在荒野中不再含有任何恐惧之心的存在。

与君共勉。

 

深度新闻网研究中心 专栏作者 姚瑶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奥斯卡得主杨紫烨谈影像: 真实最重要
“甄嬛体”的形成与对《红楼梦》的借鉴  ——汉语词汇学视野下
皇帝已经打倒,士大夫必须重生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