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5, 2017

click here for details tren ethanate testosterone propionate side effects side effects from winstrol

被利用的毛泽东

Written By:

|

2014 年 1 月 8 日

|

Posted In:

被利用的毛泽东

“身份证拿出来!钥匙手机都拿到手上!大衣解开帽子脱掉!”一名穿着印有“安检”字样的工作人员一边不耐烦地向每一个排到她面前的游客重复着这几句话,一边利索地挥舞着金属感应器在人们身上扫过,冻得通红的手用力地捏一捏每个人的口袋,以确保瞻仰者没有携带任何有危险的器具。从进入到天安门广场开始,一直到瞻仰毛主席遗容之前,你必须一共经历三次这样的安全检查。即便如此,在北京零下好几度的寒风中,纪念堂外依旧排起了几百米的长队,足以把整个纪念堂围绕一圈。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打着哆嗦在期待着一睹这位躺在特质水晶棺里的大人物。

毛泽东早就不再是一个纯粹的精神领袖了。我记得我小时候就喜欢把一块钱上的毛泽东头像沿着脸的中轴线折叠了一下,然后改变观察的角度,因为这样可以看到人民币上的毛泽东“笑了”和“哭了”。我相信很多人也都这么干过。不过对于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后市场经济大潮时期,人们对于毛泽东——这样一个在历史书中被“神圣化”,但在民间口耳之间却经常被“妖魔化”的人物——更多地选择了避而不谈。除了出租车司机总是会把毛泽东的镶金边小头像挂在后视镜下,以求平安以外,他和我们的生活相隔得非常遥远。

不过这几年,毛泽东的存在感算是被一次又一次地刷爆了。细数一下,但凡是群体性事件,无论是去年“9·18”全国性的反日游行还是今年全国各地的反政府示威,人们总是会把毛泽东像从尘封已久的箱底请出来,让他老人家为自己的一切诉求提供合法性。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副教授韩德强为了维护伟大领袖,不惜对老叟动粗。

再接着,网络业已成为毛泽东露脸的一个重要平台。充斥着诸如孔庆东、司马南、胡锡进等一众毛泽东式民粹主义者的微博上,任何重大事件的讨论毛泽东的名字总免不了会被提及。他们运用文革时期的话语方式,将中国取得的一切成就都归功于毛泽东及其思想的正确指引,字里行间甚至有要再次将毛泽东推上神坛之势。甚至12月27日下午,身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的孔庆东举办了一场名为《千古圣哲毛泽东》的讲座,公然挑衅习近平昨天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会上作出的“革命领袖是人不是神”的表态。

那为什么会是毛泽东呢?素以极左姿态闻名的书店“乌有之乡”的经理范景刚在接受采访时点出了个中缘由。在他看来,毛泽东热的再次出现有三个原因:第一,毛泽东带领中国取得了民族解放的胜利;第二,毛泽东是伟大的抗日英雄;第三,毛泽东是当下维系党心、军心、民心的唯一政治符号。与其说是政治符号,不如说是各派各系都找到了一张政治绝对正确的“免罪金牌”。就连面临高考的高中生也学会了从1967年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毛主席论教育革命》中找到了作弊的合理性解释:“考试可以交头接耳,无非自己不懂,问了别人懂了。懂了就有收获,为什么要死记硬背呢?人家做了,我抄一遍也好。”

举毛主义大旗举得最成功的人是薄熙来。曾几何时,“重庆模式”被不少重庆人和左派誉为“共产党的回归”。但正是在薄熙来受审前,中央狠狠地扇了这群至今信奉马克思和毛泽东的左派、被党内允许且被视为对付自由派声音的看门狗一巴掌。据《纽约时报》报道,不少支持薄熙来的毛主义分子在案件开始审理前纷纷遭到噤声。更有个别的狂热追随者遭到的当局的控制。这足以见得毛主义并非是灵丹妙药。

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的同一天,七位政治局常委也来到天安门广场给毛主席献上了花圈和挽联。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这二者的行为都不能说有相类似的特质,但是又令人止不住浮想联翩。虽然习近平说庆祝活动应该办得“庄重、朴素、实用”,但好像除了政治中心北京以外,其他地方,包括毛泽东的家乡湖南,都把毛泽东的冥寿庆典办成了一场“烧钱”的盛宴——毛泽东的诞生地湖南韶山动用了将近20亿人民币的预算来庆祝这位大人物120周年的诞辰,包括一场价值5亿的话剧《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和“一万人吃长寿面”的荒唐闹剧;而远在深圳,一尊价值一亿人民币的由黄金和玉石打造的毛泽东坐像也于上周刚刚揭开面纱。

新一届领导人当选的一年以来,“习李配”复用了很多毛时期的政治手段,包括通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有力的手段打击腐败,包括再次强调被党内忽视已久的“民主生活会”制度,还包括通过三中全会、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刚刚落幕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高密度高强度地在一些改革的“硬骨头”上动下了刀子。暂且不说执行和效果如何,从表面上看一个强权的领导核心正在逐步树立。这种策略和毛泽东有异曲同工之妙。就连前赵紫阳秘书鲍彤都说“习近平以毛风格走邓路线”。说到这儿,我完全可以理解作为一个精明的实用主义者、第一次将西方政客常用的个人魅力运用到族长式的中国政治中的习近平“打毛旗”的选择了。

毛泽东去世37年以来,中国社会和中国文化都经历巨大的崩解和重构。周恩来研究学者高文谦撰文说中国领导层庆祝毛泽东诞辰预示着中国离现代国家还有很长的路,但是毛泽东从绝对领袖到政治符号,这种有意识地对政治人物的利用不正是体现了自由意志的萌发吗?

 

深度传媒新闻中心 编辑 叶凡非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社论 | 没有党组织,就没有中国梦
我们塑造了朝鲜?
【社论】重建独立媒体界的信心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