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 21, 2017

how to buy acrobat 9 pro extended adobe acrobat pro student and teacher serial number student and serial number

华裔政治之星折戟纽约市长大选

Written By:

|

2013 年 12 月 4 日

|

Posted In:

华裔政治之星折戟纽约市长大选

(得知选票结果后,刘醇逸和其妻子感谢所有参与的工作人员  金璐颖)

 

“藤 连 瓜,瓜 连 藤,选 举 日,选 华 人,齐 团 结,必 定 能。”

今年9月,在纽约市长初选前夕,一位纽约华人社区的义工蓝佩文(Marietta Lam)在候选人刘醇逸的助选活动中高喊。这位年逾五十的女性听说有中国媒体要采访她,显得有些激动。在纽约华埠(唐人街的简称),还有许许多多像蓝佩文这样的华人。对于他们来说,这次市长选举意义非凡,因为他们有了开埠150年来的第一位市长候选人——刘醇逸。

9月的纽约,除了市长大选外,还有市议员选举、主计长、公益维护官等多项选举同时进行,印有候选人头像、政纲的海报和宣传单无处不在,偶尔还能看见他们亲自站在街头拉票,各选区的空气中充满了浓浓的硝烟味。

一向以政治冷感著称的华埠也不例外。在华埠街边大大小小的商铺、餐馆、报亭贴满了各种竞选人的海报,其中市长候选人刘醇逸的海报尤为显眼。

纽约市长竞选类似于美国总统选举,分为初选(primary)和复选,初选选出民主和共和党内的领导人,复选在两党候选人之间进行。由于纽约时民主党的天下,民主、共和党两党党员登记人数比为:4比1,所以可以说上赢得初选就相当于赢得最终的市长大选胜利。和刘醇逸一样,民主党党内竞选人,还有曾协助彭博修改法律连任3界的市议长柯魁英(Christine Quinn)、前任主计长汤信(William Thompson)和公益维护人(Bill de Blsio)以及陷“性丑闻”的前国会议员韦纳(Anthony Weiner)等等。党内初选于9月10号进行,复选则在11月5号展开。在9月10号的民主党初选中,刘醇逸以近7%的投票率,位列民主党第四,落败民主党初选。

一个华裔家庭“美国梦”

落选后的一个星期,刘在facebook上表达了对支持者的感谢。信的末尾写: 如果你努力工作,勇于做梦,你将取得成功并获得更好生活的机会( if you work hard, dream big, and then you work even harder, you can achieve success and the opportunity to make good)。其实,刘醇逸本人的奋斗历程就是这句话的真实写照。

2001年,34岁的刘醇逸当选了纽约市第一位亚裔市议员。此后,这位被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誉为“亚裔社区中最亮的政治之星”[i]步步攀升,于2009年一举竞选上纽约市仅次于市长和公益维护官的第三把交椅—纽约市主计长。成为了纽约市有史以来,第一个当选的全市性华裔民选官员。

在刘醇逸的竞选辩论和演讲中,都多次提及自己移民背景。1967年刘醇逸生于台湾,5岁的时候随父母移民到美国。其父亲刘昌峰(Chang F. Liu)因崇拜肯尼迪总统(John F. Kenndy),刘父以肯尼迪家族的名字:约翰(John)、罗伯特(Robert)、爱德华(Edward)来给孩子取名。

刘醇逸称,他的父母相信,一个“刘姓的家族也可以在美国通过自己的努力而成为像肯尼迪家族那样。”[ii]抱着这个“美国梦”,刘醇逸的父母一家漂洋过海。据资料显示,刘家在台湾时是可以雇佣几个佣人的中产阶级,然而到了纽约后,刘母则在车衣工厂当普通工人。在8月初的一次市长候选人辩论上,刘表示他当选后会着重发展中小商业,冻结租金涨幅。“因为从小在街道上长大,我很能明白中小商业的痛苦。”

竞选路,阴影重重

从竞选连任市议员到纽约市第二大民选官员主计长,从无人知晓到公开反对纽约原市长彭博,到为纽约市府追查浪费开支到失去竞选公款,刘醇逸的从政路并非走的顺风顺水。刘与市长彭博之间的矛盾,筹款绯闻以及持续走低的民调结果,都为其通往市府之路蒙上重重阴影。

刘醇逸和现任纽约市长彭博(Mike Bloomberg)的关系,一直是纽约主流英文媒体关注的话题。美国《世界日报》把两人的关系形容为:冷落冰霜。

今年7月21号,纽约时报在《Bloomberg Sues Liu for Rejecting City Contracts》中[iii]称,刘醇逸阻止市府签署两单无家可归庇护所的相关合同,市长彭博为此在纽约州高等法院就此提交诉讼。在法庭诉讼还未开始之前,双方的发言人就发起了口水战。彭博市长发言人指责刘醇逸滥用职权,从一上任就开始忙着竞选市长,没有忠于本职,白白浪费了纳税人的钱。然而,刘醇逸办公室对此据理力争道,他们正是按照纽约市宪章规定为纳税人省钱,避免彭博市长浪费不必要的开支。刘醇逸的发言人还揶揄彭博:执意连任三届的市长,不遵守宪章规定。

除了和彭博市长僵硬的关系,摆在刘醇逸竞选之路另一大障碍竞选资金。8月5号,纽约市竞选财务委员会(简称CFB)以未遵守竞选款项规定为由,拒绝发给刘醇逸350万的匹配基金(matching fund)。此举直接造成刘醇逸比其竞争对手少了一半以上的竞选资金。早在2011年10月11日,纽约时报一篇报导[iv]指刘醇逸竞选捐款存在违法。此报导像一枚重磅炸弹,震惊华埠。随即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介入调查,并于2011年11月以涉嫌“人头募捐”的违法操作逮捕了募款人之一潘心武(Oliver Pan),此人曾任美国福建同乡会副主席,兼纽约金箭房地产有限公司(Golden Arrow Property LLC) 的董事长,在2009年刘醇逸竞选市主计长的时候为其捐了3000多元。 在FBI起诉中指出,潘心武次年2月,刘醇逸的竞选财务主任候佳(Jia Hou)也在家中被捕,被控有相同的罪名。

所谓“人头募捐”涉嫌违规操作指的是将违法超额(此次捐款上限为4950元)的政治捐款分成多分,找自己的亲友或者虚构捐款人头(straw donors),以他们的姓名填写捐款单,来获取更多的公共匹配基金。在《纽约时报》对其的调查报导中还发现部分人并未捐款给刘,或者登记的地址并无其人等情况,并指刘醇逸对这些违法募款行为完全知情。这个报导和后来的调查无疑给刘的政治之路沉痛一击。根据昆尼比克大学(Quinnipiac University poll)在2011年12月15号所做的民调显示,刘醇逸的工作满意度 (job approval rating)从2011年5月时的51%下降到38%[v]。熟悉选举法规,曾担任华人选民联盟总顾问的李瑞生(Johnson Lee)则表示该案件给公众造成了极其负面的影响。“刘醇逸别想竞选市长了”(Forget about it),甚至连保住主计长的位子都难。”

失去350万竞选资金的刘醇逸没有停下脚步。据美国《星岛日报》报导,刘在随后召开的记者会上表示,对财委会的决定“非常失望”,但不会放弃竞选。他还强调,自己的竞选成败与资金多少无关,而是和人心向背有关。

对于刘失去匹配基金,纽约华人社区资深民主党人士刘毛淑卿(Virginia Kee)在接受深度采访时直斥财务会的做法存在种族歧视,“我们有7位候选人,为什么偏偏他们只调查刘醇逸?”她甚至把财务会调查原因推向市长彭博,“过去几年,刘在主计长的位子上终止了不少市长的合同,阻止彭博浪费纽约市的公款,因此市长彭博对刘很恼火,几年来一直在调查他。”而纽约华策会人瑞中心主任伍宝玲(Po-ling Ng)则对该事表态中立。她认为此事“不好说,很难下定论”,如果刘醇逸的竞选捐款确实存在问题,也要“坦然面对”。

失去匹配基金的支持,刘醇逸竞选团队的财政处处吃紧。按照选举法规定,选择加入公共匹配资金(Macthing funds)的候选人此时也不能退出,也就是说,刘醇逸不能像彭博那样自出资金竞选。据报道[vi],不少关注竞选的选民表示,在电视上看到其他竞选人的电视广告却独独没有看到刘醇逸的,而播放电视广告往往是候选人最好的宣传途径。

除此之外,另一个让刘醇逸头疼的则是持续走低的民调[vii](见图)

图片来源:昆尼比克大学 民调网站(Quinnipiac university Poll)

从7月24号的7%到9月13号的4%,刘醇逸的支持率一路下滑。当然,这个民调并没有把华裔选民纳入调查范围内,因此一些选民乐观地表示,民调不可全信。华文媒体《星岛日报》在8月29号曾发布以“刘醇逸民调垫底”为标题的报道。据美国《侨报》9月13号报道,刘醇逸在败选后的访问中,表示败选一个主要原因是不准确的民调显示他支持率低,最后让亚裔看不到他胜选的希望。[viii]

背水一战 悲情收场

大选前夕,面对4%的民调结果,一位支持刘醇逸的华埠选民坦言,“当前的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他还年轻,可以有下一次。”也有选民表示,“就算大家都投票,刘醇逸也不一定能选上。”尽管如此,刘醇逸还是很努力的参加每一个竞选造势活动。在刘醇逸的竞选办公室里,一份刘醇逸的活动行程表赫然显示了他从早上7点就开始的满满行程。

9月9号,竞选前日,在刘位于曼哈顿勿街(Mott Street)的竞选办公室里,30多位义工正紧锣密鼓地为刘打电话拉票,其中一位韩裔义工叫许惠尤(Hyeyoon Hur)。她略显疲惫地说,近两个月来一直在这里做义工,每天都要打好多电话,很辛苦。但了解越多刘醇逸所做的事,她越希望“他能当上市长。”

9月10号选举当天早上6点半,一位华埠的普通选民焦女士(Alice Chao)一早就起来前往家附近的选站投票支持刘醇逸,之后她还要赶去工作。提到这位华裔市长候选人在竞选中遇到的种种阻碍,焦女士有些愤愤不平,“刘在竞选中是最吃亏的一个。”她认为,财务委员会用很不合理的理由让刘失去竞选资金,也因为如此,她更要支持刘醇逸。“我相信他是一个正直的人,就算没有钱,也能得民心。”

在华埠一投票站门口,纽约势力甚大的美国福建公所(United Fujianese American Assoication)主席郑时甘(Jimmy Cheng)告诉深度,“今天华裔的投票基本都是为了刘醇逸而来。当问及郑时甘对最终结果的预期,他说,“只要最后投票超过民调一半,我们就是胜利。”

郑时甘还表示,纽约华裔开始走向主流社会已经走了10年,这10年闲出现了不少华裔政治家,无论是市议员、主计长还有市长候选人。“要想把华人融入美国社会,你必须参政,出来拉选票,华人参政就是骄傲。”采访的最后,郑时甘激动地总结,“就算最终他没有选上,也不是他一个人输,我们没有输。”

9月10号晚10左右,纽约市选举局(Board of Election)的网站统计显示,时任公益维护官的白思豪(Bill de Blsio)的投票率超过40%,因此白思豪直接获胜进入11月的复选。

晚上10点45分,刘醇逸携妻子和儿子一起出席了刘醇逸初选夜活动。刘醇逸在活动里承认接受败选出线的结局,但同时也用略带沙哑的嗓音表达自己的坚强意志。“虽然这场竞选输了,但我们在场没有一个输家,透过选举,我们让大众知道纽约能如何成长与改变,这不是最后一仗,我们会继续奋斗下去!”[ix]

此时,义工许惠尤独自走到会场外,一个人坐在地上落泪。除了这位韩裔女生,现场还有很多像她一样的的义工和支持者,面对最终的结果而忍不住落泪。

另一批非裔和西语裔义工则忍着悲伤,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唱着他们在助选造势时所喊的自编rap歌曲:“嘿,你,你明白事理,告诉世界这是刘的领地。”(hey, liu,you know the world, tell the world this is his show)

刘醇逸的助选义工团队里有来自不同的种族和肤色的人,图中他们正在紧张的等待最后的结果 金璐颖(纽约)

华埠候选人败选之后

纽约资深民主党人士刘毛淑卿对此分析称,所有的华人政治家参政都会很难进入最高层,也就是所谓的存在“天花板效应”。国会议员赵美心对此有着更详细的解释,她曾向美国《侨报》表示,“玻璃天花板”效应一直罩在亚裔群体的头顶。尤其在高科技产业,亚裔白领升迁到一定位置后,就被这层看不见的玻璃挡在了高级管理层之外。也就是说,即便亚裔人士和其他族裔有着同等的学历和经验,也不等于他们就可以和其它族裔一样受到同等待遇,或找到相同职位的工作。[x]

而导致这种天花板效应的原因有很多,刘毛淑卿认为,这些原因其中可能包括很多新移民不懂得如何投票,不熟悉当地的规则,导致他们不能像美国人一样的投票;同时,不少移民对投票不感兴趣以及主流社会对华人的认同度不高,以美国《每日新闻》为首的许多主流媒体常常爆料一些对刘醇逸不利的新闻。

9月11日初选结果出炉后,美国《世界日报》一篇社论指出,历次选举显示:相对于其他族裔,纽约市华裔选民对选举相对缺乏热情。报道数据显示:2012年大选,纽约市两党华裔选民投票率是39.4%,低于韩裔的46.1%,是主要族裔中最低的社群,远不如犹太裔与爱尔兰裔选民近60%的投票率。[xi]

曾竞选上“学区委员会主席”的纽约华策会人瑞中心主任伍宝玲则表示,一直以来,纽约的华人对于政治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由于投票率很低,华埠的声音常常会被忽略。“没有参政,我们就没有话语权,华人必须要出来参政。”说到华埠的参政热情,伍宝玲反问到,“为什么中国人可以有金融界的精英,教育届的精英,就不能有属于自己的政治界精英呢?”

焦太太(Alice Chao)有30多年投票经验,她坦承周围有很多华人都不知道谁是市长,谁是议员。“他们只关心他们的工作和子女的教育,很多移民过来都是为了子女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焦太太表示。因此很多华人都不知道手中选票的重要性,也就导致纽约主流媒体和人群忽略中国社区的政治诉求。

不少受访者都会提及80年代在纽约华埠发生的“监狱门”事件。据美国《侨报》一篇报道记载,1981年,时任纽约市长的郭德华以“华埠没选票,可以不理会”,执意要在华埠获架街(Walker Street)夹巴士达街(Baxter Street)交汇处建监狱。消息传到华埠,侨社大惊。

在游说无效后,侨社决定由中华公所主导发动示威。经此一役,华人认识到投票的重要性。

“没有选票就没有力量。”前市长郭德华讥笑“华人没选票”成了华人 的心头伤。因此,许多初来乍到,尚未明白何为投票的新移民渐渐开始适应美国的选举方式,而“华裔选民联盟”也应运而生。在联盟的推动下,为数以千计的华裔登记为选民,华裔选民的提票率也一路走高。直到2009年,纽约华人社区终于诞生了首位全市性民选官员刘醇逸。

对于这个问题,郑时甘(Jimmy Cheng)说,“现在在纽约华人圈,无论什么社团,都在融入主流。

我们一定要坚持不懈,让主流社会听到我们的声音,爱拼才会赢。”这位来自福建福州的中年男性笑着说。这场纽约市长选举,也许不仅是决定市长的一次性博弈。于纽约华人而言,在华裔政治觉醒的历程中,刘醇逸已争取到了破冰的47286条裂痕,尽管只占总投票人数的6.84%。

 

深度传媒新闻中心 港澳记者站 记者 金璐颖(发自纽约)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消失中的麻风村
大学生党员,路向何处?
“我是给京剧打工的” ——专访民间京剧爱好者刘鸿麟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