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 21, 2017

国民党抗战老兵的世纪独白

Written By:

|

2013 年 8 月 9 日

|

Posted In:

国民党抗战老兵的世纪独白

抗战中的1944年,河南西峡口战役吃紧,高地失守,则陕西不保。20岁的浙江奉化人邬汉忠任新编第一师的见习排长,所在的部队被调去夺回高地,两天两夜的奋战后终于取得胜利。在豫西的下半年,因为得到美国十四航空中队的协助,日方空军力量得到了压制,部队也因此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解放后,邬老本想隐姓埋名安稳度日,没想到遭到亲外甥的检举:1954年邬汉忠被打成了历史反革命,被判三年,而后与妻子离婚,下放到内蒙古煤矿,和死刑犯一起劳动改造。头三年,每天要扛280斤煤。

2013年7月3日,民政部颁布了《符合条件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将纳入社会保障》的通知,这意味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首次就国民党抗战老兵的生活问题给予制度保障。

抗战老兵,是指参加抗日战争的国民党和共产党两党军官、士兵。新中国成立后,留守大陆的国民党官兵在此后“左”的运动中受到极大的冲击。在20世纪70年代后,已经老去的战士们因为历史身份的原因,得不到政府的救济、补助,不为社会和民众知晓、认可,很多人生活无依、晚境凄凉。

从“士兵”到“靶子”

记者见到邬汉忠时,老人身体瞿瘦,左手肿胀,手背上还贴着膏药。文革时期,邬汉忠遭到红卫兵的毒打,用手护头,双手就此落下残疾。反“右”运动中,邬老被打成右派,再次下放到内蒙,在冬天零下40多度的天气里,老人的双脚被冻成残疾。

1969年,邬老从内蒙回到了老家农村务农, 直到1984年去南京投靠唯一的儿子。之后的日子里,老人看过大门,卖过报纸,日子艰苦,无人问津,既收不到政府方面的补贴金,也没有任何固定的收入来源。

江苏地区现已知的老兵生存状况大致有三种,第一类是南京城内部分有经济保障的老兵,生活境况尚可,但需要精神慰藉与社会认同;第二类是城内、郊县及周边城市仅有基本的生活保障——每月两百多元养老金的老兵,占江苏老兵总数的百分之六十;第三类是极端贫困,无任何收入与保障的贫困老兵,完全依靠志愿者救助金维系生存,占江苏现知老兵总人数的百分十五。

另一位国民党老兵石永固回忆战后的遭遇,忍不住流下眼泪:“我们有历史问题,是‘地富反坏右’的黑五类,一直是被打击的对象,运动的靶子。”

1949年5月5日,39岁的石永固作为国民党四十军三一六团上尉连长,参加了河南新乡起义。

“小部分的国民军队退到了台湾,留在大陆的军士基本都起义、投诚了。”

石永固后来由于老家的财产在土改中被没收,只能流亡南京,进入板车队工作,给房产局拉建筑材料。

新中国成立后,建立了全国户籍制度,由居民户籍员组织、管理各区的居民。对社会和国家有不满言论的,都会被扣上“现行反革命”的帽子。1958年,一个朋友说户籍员制度管制太严,让石老代写了一张大字报批判这种严苛的管制。然而,正因为代写大字报,石永固而被遣送回河南老家重新审查,再扣上一个“起义国民军官”的帽子,被定性为“历史反革命”,判“三年管制”。

遣返南京后,石老被取消了南京户口,丢了工作,断了经济来源。石老只能到新疆的建筑公司当小工,由于气候寒冷,腿冻坏了,至今仍需依靠拐杖和轮椅出行。

1961年精简下放,老弱病残打回原籍。石老领了两个月的工资,和新疆的单位“一刀切”。从这一年起,41岁的石老开始靠捡破烂、收旧货维生。直到65年,石老才才得以获得新的户口,这时他已育有四子。当时南京建邺区和莫愁路整条街都是旧货店,妻子不容易在那里找到了一个工作,但是石老没有工作,也没有退休金,生活堪忧。

石老清晰的记得,70年代末,住处的22户人家除他每家都有一个新电表,石老的旧电表总出问题,组长还是按老电表收费,受到石老抗议。后来干部来找石老的麻烦,说他是历史反革命,被判过三年管制,现在又“翘尾巴”了。对此,石老的大女儿愤愤不平:“我父亲是1958年被判三年管制,不是三十年!”

1999年, 80多岁的石老没有固定收入,民政局按照低保户的标准每月给石老614元补助。

救援力量在民间

1979年,中共中央就批准了中央统战部等六部门请批的《关于落实对国民党起义、投诚人员政策的请示报告》。报告提到“党对起义、投诚人员‘既往不咎’的政策在一些地区和部门还没有真正落实”;“ 不少人因历史问题被戴上历史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判刑、关押、劳改、管制,或开除公职,强令回乡,家属子女受到株连。

一年之后,中央统战部等六部门在《关于落实对原国民党起义投诚人员政策的若干问题的说明》中再次强调“起义投诚人员因追究历史或主要因追究历史被开除公职或受到刑事处分的,经复查纠正后,应分别情况,逐步解决,适当安置”。说明对原有工作的或在劳改单位的几种国民党起义投诚人员的安置做了较为明确的指示。

2010年9月,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中央财政拨出专款,向全国12.3万在乡抗日老战士发放一次性补助金,每人3000元。同是抗日力量的国民党中,只有一小部分争取到了这份生活补助。

而事实上,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上万名孤苦年迈的国民党抗战老兵在最新的政策颁发以前,主要由民间自发的组织进行救助。在这过程中,当地的民政部门和红十字会对民间组织和志愿者的求救信号常常置若罔闻。

“1213志愿者同盟”的志愿者组织是南京地区最主要的关注并援助战争幸存者的公益组织。文心是这一“同盟”的创立者。从2005年开始,她便在全国范围内寻访抗战老兵及南京大屠杀幸存者;2008年由她发起成立了“1213志愿者同盟”。

据1213志愿者不完全统计,全国正面战争幸存抗战老兵约四千多名,其中近两千人生活贫困。这些贫困老兵平均年龄93岁,因种种原因,他们中的多数人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依靠子女或者社会的救济为生。其中一部分可以领取国家最低保障的养老金,极个别的一些老兵,则没有任何收入,无劳动能力、无存款、无医疗保障,甚至无子女,靠接济甚至乞讨度日。而这样一群人,也正在贫困中相继离去。

迟来的慰藉

除邬汉忠,石永固外,还有抗战老兵沈时杰、赵绍祥也被1213救助后安居在南京市向阳敬老院。据介绍,1213得知老人的困难处境,将四位老兵接入养老院,负责吃、穿、住、用,从牙膏到袜子的所有花费。通过联系一家通信公司,他们拉到一定的的赞助,捐给每位老人一部老年手机,而志愿者们也每个月固定至少会探访一次老人。

四位老人都在革命、运动中受到过冲击和伤害,身体留下不同程度的残疾。 “以前吃饭第一,身体第二,有病全拿身体扛,”石老说:“不像现在有了1213,还给我们找来中医调理!”

据志愿者介绍,南京地区的老兵大多数生活状况稍好,江苏其他地区的老兵多有生活上的困难。江苏地区现知老兵102人,南京54人,溧阳16人,金坛4人,常州16人,苏州2人,无锡3人,镇江1人,丹阳4人,徐州2人。同盟为江苏周边特别贫困的14名老兵建立一对一养老保障,每月由志愿者登门服务并给予老人每月500元的生活保障金,同时负担老人医疗以及协同家属处理老人逝世善后事宜。

志愿者一洋来自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团队,他告诉深度记者:“谦恭,温和,与坚韧,是我对老兵们最直观的感受。但是他们最缺的,我想是一个承认,不仅仅是政府的,也是我们这代年轻人的。很多时候老兵们需要的不仅仅是生活上的改善,更重要的是心灵的慰藉。

记者到访时,邬老和石老在的敬老院的房间里,与刚到访的家人围坐聊天。墙上贴着南京大学弘毅社赠送的书画对联:鹤算千年寿,松龄万古春。

今年 6月3日,在志愿者和媒体记者的陪同下,石老去湖南凭吊英雄故地,寻访抗日旧址。中共南岳巴店宣传部赠送了“向抗战老兵石永固先生致敬!”的卡片。

赵绍祥老人也激动地拿出一张照片,说这是韩国的同学来看望时的合影。照片背后写着:“韩国来访的客人”和他们的名字。老人又拿出一个志愿者赠送的日记本,上面记着同学们对老人的赠言:

“祖国和人民不会忘记你们,祝老兵爷爷幸福安康”。

“汝辈精神,吾等传承,祝福你们”。

“历史将永远记住你们这些英雄,爷爷们身体健康”。

更有北京的志愿者送来“我们爱老兵”纪念衫,商标名正是黄埔军校的校训:亲爱精诚。

“这些都是很珍贵的收藏啊!”赵绍祥老人说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们是一个为自己民族赎罪的组织。”一洋说,“当你由衷的向老兵伸出大拇指,敬他为民族英雄时,或许一个老人的伤痕累累的心就此痊愈。”

 

深度新闻中心华东记者站   王晓静 周玲羽

图片来自山东商报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消失中的麻风村
大学生党员,路向何处?
“我是给京剧打工的” ——专访民间京剧爱好者刘鸿麟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