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 27, 2017

【社论】从葛兰素史克到医改

Written By:

|

2013 年 8 月 8 日

|

Posted In:

【社论】从葛兰素史克到医改

作为全球第二大医药巨头,葛兰素史克中国分公司为达到打开药品销售渠道、提高药品售价等目的,利用旅行社等渠道向个别政府部门官员、少数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行贿。行贿案曝光后,举国哗然。应当注意的是,葛兰素史克行贿案尽管牵涉面特别广泛,影响特别恶劣,在行业中却绝不是唯一一例。这起案件背后折射出的,是药价虚高的现实。其根源,则在于我国目前“医药不分,以药养医”的畸形制度。

自从80年代开始医疗改革,我国药价就以每年超过10%的涨幅一路蹿升,时至今日,医药支出占患者医疗花费比例已经超过了40%。尽管政府数十次出手调控,但被强制降价的药物很快便会在市场消失,改换处方,以价格更高的“新药”名义重新上市。所谓“看病贵”,很大程度上说的是“买药贵”。然而,药价高的原因显然不是正常的市场作用。目前在我国医药行业中,小药厂众多,大型医药公司少,而又由于集中优势进行研发的成本高,导致中国药厂一般只是低水平的仿制,仅仅阿莫西林就有200多家企业生产。然而对于患者而言,药品价格却并没有因为市场饱和而下降。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原因在于“中间环节”的层层加价。

尽管处于市场机制下,但我国的药品定价由国家发改委价格司按医保用药、非医保用药,处方药或非处方药以及精神类专用药的不同分别采用国家定价、国家指导最高零售价以及市场价等方式实施。厂家在药品出厂后以出厂价将药给各地区总经销、总代理、市级、县级批发商,经销商再以直接联系或招标的模式向医院销售。此外,厂家往往要设立办事处,与各级批发商及医院或零售药店打交道。通常,各级批发商和厂家办事处都可直接对医院和零售药店进行销售。根据相关机构的调查显示,去年,我国176家上市药企的营业成本总和为3474亿元,而销售费用达591亿元。而很多上市公司的销售费用甚至远远超过营业成本。以瑞恒医药为例,该公司去年的营业收入为54.3亿元,营业成本为8.7亿元,而销售费用高达23.3亿元,销售费用比营业成本高出14亿元。而之所以有如此巨额的销售费用,我国目前“医药不分”的制度缺陷“功不可没”。在目前的制度下,医院不仅负责开处方,也自设药房,包揽药品销售。在目前药品市场过度竞争的情况下,各路厂商为了打开销路,便纷纷向医生及掌管医院药品采购的部门单位行贿,贿赂成本则自然转嫁给患者。尽管医生收受回扣是违反医德的行为,理应受到谴责,但另一方面我们需要看到,在现行医疗体系下,医生获得的收入明显跟其劳动不成正比。目前在中国大城市医院中,一位接受五到八年专业训练的住院医生收入仅为3000-5000元,即使晋升至主任医师,除去灰色收入,其薪资也与其劳动价值不能匹配。如此看来,也许只有诊疗费用在医疗费用中的总比例得到提升,这一症结才能被化解。

医药不分的真正危害,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医药不分导致医生盲目追求权力,而不是业务水平的提升。在医药不分,以药养医的体制下,职位更高,权力更大的医生对于药品的选购拥有更大的话语权,也因此可以得到更多的回扣。而技术水平却不能给医生直接带来经济收益的提高。在这样的背景下,医生为了生活,容易步入盲目追求权力而忽略技术进步的误区,从而间接损害了患者的权益。与此同时,由于以药养医的体制缺陷,一些非技术类的职位却因为掌握药品采购渠道而成了“肥缺”,一批腐败温床自此产生。患者本应节省的医疗费用,医生本应得到的薪资,最终都流入了这类关系户的腰包。最后,由于医药购买渠道的复杂化,层层分销产生的大量体制成本,最终还是都转嫁到了老百姓身上。在整个医疗产业的利益链条中,医生与患者的权利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得利的只有降低市场效率,危害整个行业健康发展的中间环节从业者。面对第一次医疗改革失败后我国医疗领域错综复杂的局面,即将来临的第二轮医改有两件事情迫在眉睫,一是医药分离,二是提高医生薪酬和福利。

从医药分离的角度,一方面,由医生开出适用的药品,一方面,患者拿到处方自行去独立的第三方药品销售渠道买药,两者之间的信息沟通要严格杜绝。这样当开具处方的权利和具体销售的权利被完全拆分,药企即便想贿赂也无迹可寻。当然这只是第一步,随着全民医保的政策和实施逐渐完善,药品能否进入医保体系决定其销售是否具有极其稳定保障——这同样是滋生腐败的温床。因此在医药分离之后,进一步引入市场机制在改革医保体系中仍特别重要,应将医保药品核准权逐步交予具有医药审核资质保险公司,进而把医保体系用药的权利过渡到保险公司,而监管部门则按责任制来管理保险公司,则可以通过市场来分散腐败的风险。

从医生薪酬的角度,医生作为全球化的人才,是各国争相吸引的目标,因此对于医生的考核和薪酬标准应该进一步同国际接轨。根据医生的技术水平而非手中的权力给与报酬,这样才能够留住优秀的医务人员,同时吸引许多海外的人才回国发展。

葛兰素史克案只是我国新一次医疗改革的开始,尽管中央撼动国际医药巨头的决心值得称赞,但要彻底解决看病贵问题,不仅需要公安部的努力,更需要从顶层设计上完善制度缺陷,有撼动既得利益集团的勇气和信心,将医药分离,让医生坦诚开药,患者放心买药。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社论 | 没有党组织,就没有中国梦
我们塑造了朝鲜?
【社论】重建独立媒体界的信心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