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 21, 2017

www.colornote.com/pres.php discount illustrator cs6

从牛津到哥大:薄姓少年留学路

Written By:

|

2013 年 8 月 2 日

|

Posted In:

从牛津到哥大:薄姓少年留学路

当丑闻缠身的重庆市前市委书记薄X来因其腐败和滥用职权被起诉时,他的儿子薄某某则在太平洋的另一岸备受关注:据闻,他已被美国哥伦比亚法学院录取攻读法学博士学位。

薄某某在中国民众中的名气不仅仅是因为他父亲曾在党内占据的显赫地位,他在就读的一流学府中的奢侈作风同样让他名声在外。2012年他从哈佛肯尼迪学院毕业后,公众便早已开始猜测如果他不能获得有效签证而被迫返回中国时将面临的处境。深度传媒此前就薄某某的情况向美国国务院和哥伦比亚大学发出邮件请求官方回复, 美国国务院一名官员于7月31日回复拒绝评论,哥伦比亚校方在回信中也未提供有效信息。

七月二十九日牛津著名的学生报刊《查维尔》在其网站头版刊出了题为《薄某某入读哥伦比亚法学院》的报道。文载,“薄某某将继续在美国学习,很多人将此理解为他不太可能返回中国的预兆”。

据一位来自牛津大学瓦德汉学院的学生回忆,“薄某某曾尝试用金钱贿得牛津辩论学会的会长席位。他自费让中国学生在选举前一日购买会员身份,但是辩论学会未允许新成员投票”。

“我也听说他为中国学生购买辩论学会会员身份,而且他邀请这些中国会员去享用名贵的餐饮,之后以’组织出游’的形式让他们为自己投票。基本上就是贿赂选票。”一位前牛津学生说。

其间,一位同薄某某同期在牛津联合会会竞选同一职位的牛津学生表明:“他(薄某某)看起来是个友善的人,对中国有很强烈的责任感。换言之,他想要回到中国并且协助他的国家发展。”他不愿多谈这一事件并且表明,“我也竞选了会长,并为他落选感到遗憾”。一位曾是剑桥联合会资深会员的剑桥学生声称,“我认为他在竞选图书管理员(辩论学会的一个职位),但他落选了。有谣言说他在给中国学生买会员资格并让他们投票,但我的朋友怀疑这是不是真的——虽然他确实很鼓励他们这样做。”

从一些学生的角度来看,薄某某的所作所为只是他为了成为牛津辩论学会会长的策略中的一部分。“薄某某总是给学生们买各种东西,从雨天的伞到辩论学会的终身会员资格。”另一名前牛津学生对牛津著名报纸《牛津学生报》如是说。

薄某某在牛津就读期间,不难在《牛津学生报》的小道消息一栏中找到他。他两次荣登该报的前五十牛津学生名人之列。薄某某也同样以开法拉利在牛津兜风著称。他流连于奢华派对而荒废学业,招致了贝列尔学院导师们的不满,并最终导致了他被停学。一些薄X来的外交家朋友拜访了贝列尔学院院长,并尝试说服其撤回贝列尔学院的停学决定,但这一请求被驳回。薄某某在牛津最好的酒店之一,兰道夫酒店,度过了他停学的一年。

“薄先生没有被牛津或是贝列尔退学,”牛津贝列尔学院的资深导师兼学务尼古拉•特洛特在回复中国媒体于2009年的提问时回答,“但他被要求在大学外度过一年,并在2010年夏天返回参加期末考试。”薄某某最终在牛津以哲学-政治-经济学位毕业。

年轻的薄先生已经从两所最严苛昂贵的大学获得了学位:他本科就读于牛津大学,并且去年从哈佛肯尼迪学院获得公共政策硕士学位。

在他毕业一年又三个月之后,公众迎来了爆炸性的新闻。消息先从上周一传出:中国记者文森特•倪公布了一张哥伦比亚大学在线学生名录的截图,其中有薄某某的档案和个人信息。涉及薄某某的部分随即被从网站上删除,但《纽约时报》引证“一名亲属和在北京高层有联络的线人”确认了他将就读的信息。在哥伦比亚法学院就读的学生们也告知深度传媒,在学生检索对公众关闭之前,很多人都在其中找到了薄某某的档案。校方拒绝评论移除薄瓜瓜检索资料一事。

如此看来,薄某某应是开始了他在全美排名第四且最昂贵的法学院(根据USnews和World Report排名)获得学位的征程。这一三年项目的学费至少十八万美元,还不包括在纽约这一全美最昂贵城市居住的约六万三千美元生活费用。有些人怀疑薄某某从何处获得这些资金,因为他的母亲谷开来被判处死缓而他的父亲也面临审判。除却诸多疑云,薄某某已经在他未来的同学中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哥伦比亚大学有数目众多的中国国际学生和非常活跃的中国学生学者组织。一位来自中国的哥伦比亚法学院在读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要求匿名,并表明他期望薄某某在哥伦比亚期间保持低调,“我不认为他会加入中国学生会,我也不想揣度他的个人决定”,他说,“我希望他能学有所成,并且做好自己。”

入学哥大将保护薄某某免于薄家的法律纠纷:他的父亲薄X来刚刚被指控接受贿赂,滥用职权和腐败。薄某某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新生培训正好与薄X来的审判同在九月进行,而薄瓜瓜是否会回国参与庭审尚且未知。关于薄某某对他父亲审判的计划,路透社与《纽约时报》提供了相矛盾的信息。

一位在薄某某于牛津读书时也在英格兰读博士后的重庆市政府官员告诉深度传媒,“我认为薄某某很聪明,他的行为和其他官二代没有什么区别。”

 原文请见深度国际en.cncurrent.com封面报道

深度新闻中心北京站(发自北京)北美站(发自麦迪逊)

深度国际中心(发自英国剑桥)

翻译:深度研究中心评论员 吴昕悅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消失中的麻风村
大学生党员,路向何处?
“我是给京剧打工的” ——专访民间京剧爱好者刘鸿麟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