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 27, 2017

【社论】从白宫信访办看中国政治参与

Written By:

|

2013 年 5 月 22 日

|

Posted In:

【社论】从白宫信访办看中国政治参与

奥主任的无奈还是中国公民的无奈—公民政治参与度不足与社会凝聚力的缺失

    近日,复旦投毒案浮现在世人眼前,沉冤十九年的清华女生朱令也再次回到大众的视线。在广大热心网民的参与下,这起陈案竟一跃成为了国际问题——5月3日,美国白宫网站上出现一名缩写为YZ的人士所发起的请愿,要求美国政府驱逐并遣返朱令案的最大嫌疑人孙维。请愿信在中国的各大社交网站上疯狂传播,截至五天前已经获得超过十四万签名,白宫俨然被中国网民当成了“信访办”。日前,北京警方迫于压力,公开宣布朱令案由于证据不足已经被迫结案。朱令案暂且不提,中国网民在这次白宫请愿中表现出的狂热值得深思。看似荒谬的白宫上访和娱乐化的诉求表达背后,是中国公民政治参与失声的无奈。

    从本次事件中,我们能看到中国公民政治参与渠道的匮乏。由于体制的诸多不健全,中国民众的政治参与极为有限。微博的出现,终于让多元化声音的出现成为可能。一方面它在信息不对称的大环境中促进了信息的流通,使得社会不公更容易被揭露。另一方面,通过社交媒体宣泄的情绪无法切实转换成效果,让它自身的运营风险得到自抑。例如在郭美美事件中,尽管她通过微博揭发出了红十字内部的腐败,但响应公众缺乏进一步的行动渠道,除了“围观”和怒骂之外无所作为。最终,郭美美本人却毫发无损,红十字会的内部体制也并没有因此做出调整。类似微博的平台,尽管推动了民众的政治参与,却无法进一步满足民众将诉求实现的现实愿望,使得人民对推动制度变革的信心受到伤害,进而导致即将固化的社会凝聚力丧失。本案中,尽管微博提供了一个让朱令案重见天日的平台,但在中国有关当局的消极反馈下,朱令案又回到冰冷现实前。失望的网友们只得死马当活马医,越洋寻求白宫的帮助。

   反观美国,国民参政热情虽然可能不及我国民众,但政治参与渠道的完善程度则远远超过中国,一个典型案例便是互联网监管法令SOPA的搁置。SOPA全名为“Stop Online Piracy Act”(禁止网络盗版法案)。该法案如果通过,将扩大美国执法部门及版权拥有者在面对网络盗版产品时的权力。反对者表示,SOPA过度干涉了互联网体系,违背了互联网资源共享的自由精神。在反对SOPA的运动中,有几方推力对汇聚民众力量,将政治情绪转化为政治行动尤为重要。在政府政策制定上,美国的重要法案咨询文件制度使得民众可以及时查阅法案并及时向政府反映意见。而各州议员的直接联系方式以及投票公开,更意味着他们要对自己的选民直接负责。此外,一些大企业如谷歌和脸书作为利益相关方,也积极站出来提醒公众SOPA的危害。美国谷歌将主页标志大部分打上黑框以示抗议,卡巴斯基表示退出支持SOPA的商业软体联盟(BSA)以示抗议。一些非政府机构,如Avaaz,维基百科亦通过邮件和社交媒体等对普通公民进行知识普及,引导他们以有序正当的方式进行抗议。官方与民间多管齐下,最终,SOPA法案未获通过。在整个法案的抗议过程中,民众的信息畅通,参与有序,官方、企业、民间的声音都得到了充分反映。这样一个自由公平开放的环境无疑有利于保证公民的足够政治参与度,使得公民更有身份认同感。

    美国SOPA法案的审议过程对于中国体制发展的借鉴意义主要有以下几点:首先,尽管普选不能够一步到位,但以听证会为代表的协商民主建设可以进一步发展。目前,我国价格听证制度长期以来都是越听越涨,听证会中市民比例小,某些地方甚至出现 “职业听证代表”,听证制度有名无实,损害了公众政治参与的信心;其次,在地方政策、公共事业投资等行为上, 应该设置一些的法定咨询制度,给与民众参与的空间 ;再者,应鼓励企业家积极参政。这些人拥有比普通老百姓更多的资源,理应有更大的社会责任感,而不是仅仅做政府的传话人;最后,民意咨询类项目的操作规范也应该直接和官员的考核挂钩,如此才能更加促使官员对于政策的负责和对于民意的尊重。

    政治参与度看似是一个相对抽象的概念,确是社会凝聚力的重要体现。只有当公民参与的程度高了,才会让老百姓觉得自己是国家的主人,而这一信念恰恰是支持着社会进步的不可或缺的动力。同样是面临工业化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环境污染,在上世纪70年代的日本,我们看到的是政府企业民众一起治理的决心,这正是强大社会凝聚力和归属感的良好互动;而在今天的中国,中央政府的治理决心尚未敌过地方政府GDP的追求,企业的社会责任也没有打败竞争和利润的压力,只剩下普通民众在沙尘和污水阴霾下的无力感。如何提高企业与民众的政治参与,加强社会凝聚力是我们亟须解决的一个课题,只有这样,中国社会才不会在少数掌权的精英的移民和贪官的外逃中渐渐溃败;同样,从执政党的角度,人民的力量也恰恰是最有力的帮助党反腐败的坚盾,只有把民众的监督力量在一定的空间内利用起来,才能使那些“村骗乡,乡骗镇 一路骗到国务院”的不法官员无处遁形。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社论 | 没有党组织,就没有中国梦
我们塑造了朝鲜?
【社论】重建独立媒体界的信心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