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 27, 2017

京温女子离奇坠楼调查始末

Written By:

|

2013 年 5 月 19 日

|

Posted In:

京温女子离奇坠楼调查始末

5月12日,22岁的安徽籍女孩袁丽亚的骨灰,已经被家属捧回了家乡,安葬在安徽芦江县同大乡姚湾村的一片再也平凡不过的黄土里。“我不知道她为何自杀?”袁丽亚的父亲说。5月3日,袁在北京京温商城坠亡,官方随即给出其自杀的调查结果。很快,远在安徽农村的家人来到北京,他们不认为自己的女儿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并且希望得到女儿的死亡“真相”。5月8日上午,数百名商户和安徽同乡聚集京温商城,要求彻查死因,警方迅速出动大量力量到现场维持秩序。据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消息表示:“袁女死因并无可疑之处。”北京市局的正式回复引起网友激烈的讨论和质疑。如今,事隔多日,商城内和网民对此事关注的热度相比——格外平静,一切貌似尘埃落定。然而对于该事件仍有诸多疑问存在,它们像死者压破的棚子一样,至今还是一片颓垣败瓦。

离奇的“自杀”

乘北京地铁10号线在大红门站下,就是木樨园商圈,这里有30余座批发商厦,袁丽亚生前就是在这商区的京温服装商城四楼工作。袁坠楼身亡后的第8天,5月11日,中央电视台报道该事件,也是事件发生后官方媒体第一次正式回应这个案件。记者采访了北京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重案支队副支队长齐世铭,他表示在观看所有的监控视频后,发现袁某是在前一天下午5点08分进入商场,然后乘坐观光电梯上的7楼。周围商户则向深度记者透露:“大约是第二天早上五点的时候才发现她的尸体的。”

深度记者5月13日来到京温商场,商场内各通道都布满监控探头,观光电梯业已停止使用,停滞在了二楼到三楼之间。央视新闻频道公开播出的视频只有四十九秒,时间分别锁定在5月2日的晚上10时35分和5月3日的凌晨4时19分,该两段时间之间的视频却没有提供,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不少网友质疑官方刻意隐瞒真相,其中一些人认为视频是伪造之前的监控录像来向公众播放的。记者乘坐升降机到商场管理人员办公区的7楼,工作人员正在7楼后楼梯至天台间的窗户上安装监控镜头,此措施是在安徽女孩坠楼后采取的,而其它楼层的相同位置未有准备安装的迹象。我们走向警方所指的跳楼位置,试图打开面前的窗户,多次尝试仍然无果,后又尝试打开其他楼层的窗户,都遭遇了同样的困难。为了模拟真实的“自杀”场景,身高与死者相近的记者试图爬出窗户,然而这必须跨过高度到腰间的栏杆,这很难做到。网友指出,通常跳楼死亡死者会有大量出血,但现场图片显示死者出血少;另外,公开的视频中女子的穿着和坠楼后完全不一样。根据以上种种疑点,有人怀疑死者是死后被抛掷出窗外的。警方称:“现场的勘查、尸体的检验、以及侦查通过调查走访监控录像的观看,来排除是不是刑事案件的认定。”

下午4点45分,商城各商户一一收拾关门。记者在下午5点仍在商城内闲逛,被保安发现后对方向记者大声说︰“快关门了,出去吧﹗”。记者之后在外观察,直至下午5点15分左右,仍然未见商城下铁闸上锁,有人还在断断续续从里面出来又进去。曾经在京温商城一楼卖服装的苏先生表示,如果对商城熟悉的人想要在5点后再进去,其实不难,“有2个出入口在地下停车场的,可以进出。”相比之下与京温商城一街之隔的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在管理上就要严格得多,大红门户外保安说:“他们每天下午5点准时上锁,也不能再进去,外面有保安看守。”相反,京温商城各门口外鲜见有保安的踪影,尽管京温服装商城在案件发生后承认自己有管理上的疏漏并赔偿40万元给家属,然而京温内的商户指出,京温的管理模式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谣言与维稳

5月8日上午,几百名安徽同乡聚集到京温商城外游行示威,要求有关部门查明真相,当时网上已有传言指女孩坠楼与京温的保安有关,甚至扯上了富二代、官二代。几个商户向记者说:“保安并没有像网上说的跑了两个人,人员没有减少。”一位消息人士透露,当时游行人士计划前往天安门方向继续示威,警方于是出动大量防暴警察,以几道人墙将簇拥的人群分隔开,甚至还为此动用了直升机。商城近处的一家商户老板留意到当时人群聚集的情况,他表示:“5月7日,死者的家属首次在京温门外举牌子、嚎哭、申冤,但当时并没有引起很多人围观,第二天来自农村的家属通知了一班同乡,(第二天)才有那么多人的。”至于有人指当日众多同乡聚集可能有人幕后指使,游行当天参与示威、一位在与京温商城有一条马路之隔的服装店老板认为不太可能,“有的人还说,是不是某个中央大人物来了”。他坦言当时围观者人数众多,但不是每个人都清楚情况,“真正参与游行的大概有两三百人”,警民双方有发生过推扯,但没有暴力冲突。小卖部老板表示,事件当天京温商城并没有停止营业,正门关闭但侧门仍然打开,但周边的商户却被迫关门,造成了他们生意上的损失。

人群聚集事件发生后,网络上一度屏蔽了“大红门”“京温”“木樨园”等字眼,北京丰台一位女士因为在微博上传播谣言而被捕。据商区内的店主反映,位于大红门一带的京温服装商城,还有它旁边的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的各店店主,都被要求递交身份证的复印件,而且他们还收到一张通告︰“此事件是由于5月3日凌晨安徽籍女子袁某因个人原因自杀引起的。这次群体事件造成了辖区社会秩序严重混乱,极大地破坏了大红门商区良好的经营环境……大红门街道工委、办事处要求广大商户要相信政府和公安机关能够依法办理、妥善解决此问题,做到不参与任何群体事件,坚决不信谣、不传谣、自觉依法经营……今后一段时间,区政府和公安部门将进一步加大对大红门地区的安全稳定、社会秩序的管理力度……”记者13日上午在现场看到,即使事件已过去一个星期,仍有装满三辆旅游大巴的警察到现场巡逻,京温商城附近有七八辆警车驻守。商场内可以见到不少身材高大的男人,拿着对讲机观望,周围小区居委会组织了退休老年人带着首都治安志愿者的袖标值班。商城外面,依然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只见女儿已成灰

袁丽亚生前分别在雅宝路和京温两家服装商城打工,工作时间由早上4点到下午5点。一位在京温卖内衣的店主表示,袁性格开朗活泼,不敢相信她会自杀,当记者问到死者当天有否上班,店主则表示不清楚。京温四楼卖女装的店铺只有三、四行,记者根据店主指示,找到袁丽亚生前工作的一带,然而,当记者问及那些和袁丽亚生前做同类型职位———能穿版(试衣,一般要求身材较好)的售货员时,她们大多脸带冷漠地而且煞有介事地表示︰“不清楚、不认识她、没听过”。记者从网上联系到死者生前的朋友,他们都表示︰“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对问题均不作任何回应。

从事维权活动已经有十几年的柴先生得悉事件后,5月8日去到了袁丽亚在安徽的老家,并一直关注着事态的发展,柴先生表示,当他找到袁丽亚的家乡安徽芦江县同大乡姚湾村时,发现其屋里有十几个穿便服的男子,男子发现柴先生后不停追问他的资料:“谁让你来的?哪个单位的?和我们外联部门打过招呼没有?”并阻挠他进屋。柴先生经过访问周边的住户得悉,死者家属由头到尾都没有被允许看到女儿的遗体,甚至在尸体火化前也没有和他们商量过,柴先生质疑警方的行为不合理。深度记者就法律问题,专门咨询了北京的一位资深律师,他认为,如果一个人在工作单位自杀,他的家属可以请求公安机关代为调阅监控录像,虽然没有法律规定公安机关有责任帮助调阅,但他指出,当公安机关认定案件为自杀时须拿出证据,他指出尸体相关权利归属家属。然而,来自农村的袁妈妈并没有相关的法律知识,甚至她一开始时只希望追讨几万元,柴先生直言︰“他们不敢找律师。”

袁丽亚在安徽庐江县的老家住所十分破旧昏暗,家里只有一台老旧的冰箱和一台黑白电视。听闻女儿出事,袁丽亚的母亲和父亲都迅速赶到北京,家里只剩下她13岁的弟弟。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已经去世。袁丽亚的骨灰,已经在5月12号安葬在她老家,由于家里条件不允许,家人没有替袁丽亚办丧事。家属这趟来北京,唯有捧着骨灰,拿着没有和他们商量过的赔偿金额,以及一堆没有解开的疑问伤心而归。对于一对老迈的农村夫妇来说,这就是他们送女儿的最后一程。

 

本文作者 深度新闻中心北京记者总站 邝惠敏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饥饿的信阳
子禁城—开学季,非京籍儿童学归何处?
变形计之后:少年笑与痛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