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 22, 2017

专访刘慧卿

Written By:

|

2013 年 5 月 3 日

|

Posted In:

专访刘慧卿

刘慧卿,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民主党主席。原任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曾在香港电视台、英国广播公司、《南华早报》、《远东经济评论》任记者。

 

深度:如何看待香港对于整个中国的意义?

刘慧卿:香港的重要意义在于它是一个相对自由的环境,这很大要归功于法制。“一国两制”让我(作为一个议员)在这里工作。

深度:您曾经是一名记者,怎么看待它和作为一个政客的区别?

刘:一个政治家是人民的代表,但是记者不是,它只能代表你所在的组织。任何人都可以声称自己代表其他什么人,但一个能代表人民的人必须要经过民主的选举过程,记者不是人民选择的。

深度:您如何看待民主和选举制度?

刘:我认为一个地方有民主,那就必须有选举。但另一方面说,尽管你有了选举,但是你没有民主,参选者不能自由的竞争,那也没有用。自由的选举意味着,你有A的选择,但你仍然可以选择B。而且,在这其中,媒体应该有自由去报道他们的情况。最后,人民可以平等的获得信息,自由的做出选择。

深度:现在的情况是香港人民不能自由选择,怎么解读这个情况?

刘:所以我们现在没有民主。我和民主阵营将会为一个平等的选举制度而奋斗。我们提问、辩论、游行,到中央政府去抗争。但是我们的能量还很小,和别的组织团结起来特别重要。

深度:我们观察到立法会现在行使的很多权利是《基本法》不赋予的,你怎么看这个事情?

刘:以前(香港回归前)立法会是有这些权利的,殖民地的时候立法机关都是有这些权利,后来《基本法》拿走了,我们的权利变得越来越小。议员本来是可以提出立法草案的,我以前提过,尽管票数不够,没能通过。而现在却连提都不能了。台湾当局的一段时间前来了,就很惊讶,立法机关居然不能立法了。

深度:有消息说,2017年香港可以普选,你的认识是什么?

刘:这不是真的普选。他们担心有些人,可能是民主派的人,如果当了行政长官,不能控制。所以他们不会让他们参选。也就是说,只有他们批准的才可以参选,最后选出来是谁对他们来说都没有问题!

深度:香港现在有没有可能理性讨论政改的环境?

刘:以往是有的,讨论了几十年,肯定是有的了!就是因为讨论得这么理性,才没有货真价实的东西——普选,所以戴耀廷才说要占领中环啊嘛。议会都很理性,一直都没出事的

深度:你如何看香港人对大陆政体的看法?假如真正意义的普选,香港人最有可能选出什么样的行政长官?

刘:香港人是不喜欢的,但他们最后不会选出一个反对者来做行政长官。香港人明白,香港是中国的地方,我们喝的水、吃的东西都是大陆卖给我们的。

深度:你对香港现在的政治局面如何看待?

刘:我是不支持梁振英的。而司法机关现在还是相对比较独立的,在香港人的心目中,司法机关的名望是很高的。

深度:2010年的时候,民主党去了中联办谈判,之后被人骂民主党出卖香港。怎么样看待这样的声音出现呢?

刘:我们是不同意。但是,如果有市民真的这样认为,我们是尊重他的。一个社会是应该容纳不同的意见。如果讲言论自由,这些就一定是言论自由了。就是我做了一件事,你觉得我做得很错,你出来讲我是错的、我为什么错,你是有表达你的言论的自由。这个讨论没问题,但是当年的讨论呢,是远远超过了这些东西。而是用非常之恶毒,甚至是人身攻击的东西。而且没有证据的,是不单只语言啦,还有行为去冲击。我们去年开会,大家都同意:谈判没有错,去拿了那十席议会,因为我们拿了那十席呢,才有今日讨论普选。中央政府说要循序渐进。如果你不是循序渐进,是没有讲的。所以零五年,我们全部在立法会一起否决了那个方案,又五年原地踏步,去到一零年。一零年当然我们也可以重蹈覆辙,又再否决他,那就原地踏步到一个五年。但是因为一零年我们同意了,所以实行了一二年的选举方案,中央觉得这个就是循序渐进,所以一七年是可以普选行政长官,之后,也可以普选立法会。那这是中央的承诺。

 

深度传媒 港澳站记者 潘泽威、李嘉耀(发自香港)

深度传媒 总监 叶凝(发自香港)

分享这篇文章

最近文章

杰弗里•亚历山大:重视新闻业的危机
对话剑桥大学历史学者方德汉:中国、中国人与国家
言论自由的十条规则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