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 22, 2017

Archive for TECC

还好,爱不脆弱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参访回顾

还好,爱不脆弱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参访回顾

Posted On: January 31, 2015

灵魂的高度永远不能拿身高丈量,心灵的坚毅不是骨骼可以比拟,人生的道路也绝不是双腿的长度。 ——《瓷娃娃》期刊卷首语 做实效公益、创意公益,一直是TECCers 追求的目标。这一次的参访,我们的目的地是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一个在公益之路上不断发展、求取、蜕变的民间公益组织。走进瓷娃娃,我们感受到的不仅仅是感动,还有来自心灵的震撼。 几经地铁换乘,我们到达了位于芳群公寓的终点站。在这里,热情而又专业的负责人晧宇接待了我们。他帮助我们更多地了解了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感触到了那份并不脆弱的爱。 所见 这是一个并不大的工作室,几张办公桌分区而放,便是几个主要的负责部门,屋子里光线充足,在各个小物件的点缀下,温馨之态显而易见。穿过次卧的走廊,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南北通透的由主卧改造而成的会议室兼活动室。白板上 ,还有着大家讨论过的思路痕迹。一旁的沙发上,瓷小宝静静地微笑着看着我们。柜子里,许许多多的荣誉和证书向我们讲述着中心的一步步的脚印。 所闻 负责中心的外联工作的皓宇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向我们介绍了他所热爱的这个有爱的民间公益组织。皓宇自身是一名非典型的瓷娃娃,借助着双拐,他能够很灵活地行动着,甚至独立站立一段时间。从他的视角,我们可以更清楚地来了解中心的发展、运营和未来构想。 中心是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的。从论坛到协会,又从协会发展为五脏俱全的关爱中心,这一路上,许许多多的人都为此付出了努力。 现在的关爱中心发展成为了一个从事公益性、非营利性社会工作的民间公益组织,致力于为脆骨病等各类罕见病人士开展医疗康复、关怀服务、赋能发展、公众参与、政策研究等工作。在罕见病患者群体中,毋庸讳言的是因病致贫而带来的经济问题。中心为此开展了“钢铁侠计划”、“零花钱计划”等资金救助项目。然而,“授人以鱼不若授人以渔”,对于瓷娃娃的赋能培养也是一个值得重视并投入的方面。“自立生活”、“I Can青年协力营”是主要的项目。正如创始人王奕鸥8月份在CC论坛讲演时所说,“(罕见病)尽管影响了身体,但是完全没有阻止这样的人去追求美好生活的这样的意识和权利。”提升自信、面对公众。实现创业、就业等是这些项目的目标。皓宇本人对此深有感触和体会。他本人参加过一期“I can青年协力营”,在介绍时,他不由自主地有了更多的笑容,想必这是他的一段充满快乐的经历。协力营关注于罕见病群体中优秀青年人的成长,通过讲座、艺术、沙龙、小组协作等形式,增进他们的自信力和实践力。在编排舞蹈、合作表演的过程中,大家感受到了更多的生命的活力。同时,分组去设计并实践一个公益项目,为这些青年人提供了交流、讨论、合作的展示自己的平台。皓宇自己的团队成员构想的是一个名为“真人图书馆”的项目。每个人都是一本书,瓷娃娃作为并不大众的人,本身的经历和心路历程更是一本有着丰富的内蕴的书。通过40余分钟的聊天,听众能够更好更深入地去读懂这样一本书,讲述者能够更多地传递自己的想法和思考,从而也更好地发现并表现自我。也许,在某个日子,“真人图书馆”便来到我们的大学,让我们“阅读”、了解和思考。 所问 在皓宇的详细地介绍之后,我们有许许多多的困惑想要得到一个解答,大家将自己一些思考进行交流和提问。我们也得到了更多的讯息和解答。 Q:中心的各项资金的来源是? A:1、基金会。瓷娃娃便是挂靠在中国社会福利教育基金会。另外,南都基金会、李连杰的壹基金也都有过资助。 [...]

专访TECC创始人陈斓杰:我的十年与TECC的十年

专访TECC创始人陈斓杰:我的十年与TECC的十年

Posted On: December 05, 2014

陈斓杰 TECC(科技教育交流协会)Co-founder。福建人,80后。200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软件学院,毕业后加入Goldman Sachs(高盛)投行部,2008年赴斯坦福大学攻读MBA,2010年起于Farallon Capital Management (崇天资本)担任基金经理一职,负责大中华区的直接投资业务。 在寒冷的初冬夜,Jefferson陈斓杰(TECC Co-founder)走进清华大学荷塘月色咖啡馆,接受了TECC Alumni人物志的专访。距陈斓杰创立TECC已经十年了。这十年间,他从清华大学软件学院毕业,进入高盛投行部,后赴斯坦福深造,加入崇天资本任职至今。他是金融界的青年佼佼者,光鲜简历让人艳羡。但谈及TECC,他的眼睛里依然有掩饰不住的光亮,十年前的往事竟如数家珍。 “TECC是我大学里最骄傲的事情” TECC的诞生既是机遇使然,也离不开创办人的处处留心。陈斓杰于2003年作为清华大学的代表赴美参加Goldman Sachs Global Leader Program(高盛全球领导者项目)的领导力培训,结识了来自斯坦福大学的代表Joshua Reeves,两人皆对中国尤其是中国西部的贫困地区感兴趣,遂一拍即合,决心一起做一件改变社会的事情。恰巧陈斓杰想起大一暑假参加过的清华思源计划的支教项目,当时去的是甘肃黄羊川,当地落后的师资尤其是英文和IT教育的滞后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于是陈斓杰和Joshua决定创立一个公益组织,通过培训西部教师改善教育资源不平衡的状况。陈斓杰的项目构想得到了Goldman Sachs Foundation [...]

杨炜乐:离开公益如是说

杨炜乐:离开公益如是说

Posted On: October 25, 2014

在一次黄油青年会议上认识杨炜乐,他是讲者,那天的主题是“折腾大学,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冲突”。炜乐讲了自己在大学期间做过的很多公益尝试和最终的职业选择。他是91年的,福建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大四学生,市场营销和社会学双学位。目前已经拿到游戏公司的offer,毕业之后去杭州工作。他挺有意思,讲话兼具缜密的逻辑思维和人文情怀,我很好奇他如何在被称为“社会毒瘤”的游戏行业和他热爱的公益事业之间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平衡点,于是又约他,我们在北大光华学院的小咖啡馆愉快地胡扯了一阵。 Q:大学的市场营销的专业是你自己选的吗?这是你的兴趣所在吗? A:我刚进学院没有专业,是之后大二自己选专业。我其实不喜欢金融,不小心高考考太好就报了光华,其实自己对于怎么赚钱和资本运作的都没兴趣,我对跟人有关的行为感兴趣,而营销就是研究人的行为。这个专业在我们院很冷门,因为人很少,我觉得进去能和老师多接触和交流。但别人会觉得你是个loser,只有理性思维不够数学学不好的才会去选这个专业。实际上我觉得选了最适合自己的专业。 Q:还辅修了社会学?为什么? A:那是大二下,因为选择了市场营销,还想学一些相关的比较基础的东西,都是研究人的行为,我同样对社会学感兴趣。另外我觉得如果来了北大,不学学优质的学科很浪费,所以选了它。我真的很喜欢这个专业。 Q:讲讲你大学时候折腾的事儿吧,可以按照时间轴说。 A:大一的时候知道的信息不多,除了没参加团委,别的学生会和社团啥的基本都参加了。所以我大一上成绩不好,当时还自己搞了一个小小的话剧团队,参加比赛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选择参加的社团一部分是基于兴趣,另一部分是想可能对我的未来有帮助。 Q:还自己编话剧,文艺青年啊! A:其实我高中是豆瓣青年,大学就没有那么文艺了,很少花时间在音乐影视书记的观赏和评价上。写东西完全变成了吐槽,觉得也挺悲哀的! Q:接着讲讲大一之后的折腾吧,每个大一新生都会加一堆社团,最后好像都退了。有什么是你一直坚持做下来的吗? A:其实那也是一种探索。我加入TECC(科技教育交流协会)一直呆到现在,它是一个公益社团,最早是清华做的,主要工作是去中国西部的一些小学,给那里的老师做教师培训。我在项目创新部,刚进去就跟这一起做了一场Brain Storm来解决实际问题。我喜欢带着批判视角去解决问题,和这儿的人臭味相投,部长就是一个特别喜欢创新和反思的人。所以我们经常一起探讨和挖掘项目本身存在的问题,试图找到切实的解决方案。一整个学期都是那种氛围,特别激励我,后来我就留下了。 Q:你觉得这个公益组织和其他的公益社团有什么不一样? A:它很强调创新,一般学生社团很少有专门的创新部改革部。即便TECC的项目已经发展十年,但是我们还是会去思考项目存在的问题,力图做到更好。而且它非常理性,大部分高层都是男生。大家不是用很感性的力量去做事情,而是想真的做出改变和实际效果。它很客观,不会因为受那些很温暖的煽情的东西去做事情,而是理性有原因的,比较踏实。在现在的大环境里有这种态度挺难得的。 Q:能具体跟我说说你们办的一个公益项目吗? A:大一暑假,我自己带队去甘肃,我是协会创建以来最年轻的领队,团队成员几乎都比我大,也都是大学生。当时我们去当地给小学老师做英语和计算机的技能培训。这之前,我们自己做了备课,也在北京和专门研究教育的老师们取经。去之前,其实当地的学校有自己的培训,但是非常死板,大多为了应付教育部的安排。我们的方式是非常平等的,一对一,每天都是教到会为止,培训效果也比较好。我们切实让他们学到一些技能,这些机会对于他们之前来说是不可能的。最后我们做了问卷反馈测试培训成果,发现教的那些计算机的操作他们基本都学会了。做英语培训的最后我们会让老师自己设计一堂课。 Q:你们和当地的老师交流多吗?他们都跟你们聊什么? A:挺多的。老师们会倾吐很多负能量,他们讲自己在那种小地方无受到到尊敬,很无助。当地教育资源匮乏,孩子们大多是留守儿童,老师遇到问题无法和家长交涉,只有爷爷奶奶,却也老护着孩子,家庭教育这部分是缺失的,当地政府对小学老师也不重视。我听完这些,想想觉得我们做的事情真的有意义,另一方面也在想如何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好更大。后来我就要求志愿者们更多地去和老师交流沟通。他们很想有人和自己讲话,我们对他们的鼓励和肯定对他们来说是非常有帮助的。每次下课我们都会去和他们聊聊天,分享生活,鼓励他们。有时候我们专门空出一个下午,放有趣的电影给他们看,他们笑得特开心。我们虽然不能在这里呆很长时间,但是还是可以在短暂得时间里做一些让他们开心的事情。这个项目最后,我们还采访了3个老师,把他们得的故事带回来,让更多人看到并了解到他们的生活。 [...]

锵锵三人行-对话YAPM兴义志愿者

锵锵三人行-对话YAPM兴义志愿者

Posted On: October 11, 2014

编者按:YAPM兴义项目作为YAPM的传统项目,今年也是同样吸引了16位来自五湖四海的志愿者们共赴贵州兴义,进行为期一周的志愿活动。这次,我们邀请了其中的三位志愿者,希望能够在与他们的对话中,一同分享此次兴义之路上的欢笑与泪水。 三位采访对象简介:陈逸鹏(YAPM兴义支队志愿者,TECC-TR VP),刘雯莉(YAPM兴义支队志愿者),李中昊(YAPM兴义支队志愿者,TECC-OP VPA) 选择YAPM兴义 Question(以下简称Q):能简要介绍以下YAPM兴义的项目或者谈谈你是如何加入YAPM兴义的吗? 陈逸鹏(以下简称“陈”):每年YAPM招募来自北京、上海、香港、美国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志愿者,在少数民族聚居区开展“调研+主题日”形式的夏令营活动,引导当地学生进行田野调查,以及通过参观博物馆、采访少数民族艺术家、走访当地民族食品店、民族服装店、搭建民族建筑模型、展开主题讨论等活动与青少年们共同探讨民族文化保护与传承的意义、方式等内容。而兴义八中是我们合作时间最长的项目点,我们通过服饰,美食,歌舞,建筑,民俗共五个主题为当地学生全面的展现了布依族苗族的文化。 刘雯莉(以下简称“刘”):我是在宿舍楼的海报上看到YAPM的招募志愿者消息的,觉得很有意思,因此就报名参加了。YAPM以一种建立价值观的方式来帮助少数民族青少年珍惜与保护少数民族文化,这种理念和创意很吸引我,它和我之前所做的支教活动的理念是一致的。此外,这个活动能让我有机会认识一些著名高校的志同道合的同学,建立友谊,这一点也很吸引我。参加活动意味着要到一个自己不太熟悉的地方去住一阵时间,与一些陌生人建立联系,还要设计好整个活动、做好预案、保证活动顺利实施,这都充满了挑战,让我觉得很能锻炼自己的能力。 Q:兴义支队的团队前期磨合和准备工作是怎样进行的? 陈:我们的志愿者团队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前期,我们通过分组,全体培训,转项技能(摄影)培训,组内交流等方式进行了磨合,在到达项目点的时候已经对彼此有了熟悉和默契。 刘:首先是前期培训,我们基本都参加了。然后我们在QQ上进行了一次全体的线上会议,明确了许多注意事项。在这一段时间,我们分组完成了活动的策划和预算,做好了PPT,准备好了活动需要的资源,并准备了在兴义无法购买到的物资。到达兴义后,我们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踩点,将活动所需的物资全部准备妥当,将活动所要联系的所有商家、场所都踩点、联系完毕,并与学校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迎接我们的营员。 李中昊(以下简称“李”):我是歌舞组的成员。歌舞组主要负责策划歌舞日当天的活动。当天的活动由几个部分组成:上午的苗族布依族歌舞介绍和少数民族歌曲“不要怕”的阿卡贝拉合唱实践,下午的少数民族艺人讲座和民族集体舞教学,以及晚上的“兴义梦想秀”。前期的准备工作围绕这几个活动展开。歌舞组三位成员准备了苗族布依族歌舞的材料,准备合唱教学,联系少数民族艺人和开展集体舞教学的同学,联系校方确定“兴义梦想秀”的场地等等。 我在YAPM兴义的日子 Q:在正式开展活动前,你有什么期许么? 陈:认识背景、性格完全不同的同学,为当地学生提供一个了解本民族文化并且开阔眼界的机会。 刘:我希望我们能够顺利地展开活动,能够与小营员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同时我们志愿者之间也能建立起深厚的友谊。 李:因为之前对兴义缺少了解,因此并没有特别的期许吧,期望中这里应该是充满少数民族风情的地方,孩子们应该也是特别纯朴天真的。 Q:当你们实际来到兴义后,对这里有什么印象?与之前想象中相比呢? [...]